第八百九十四章 就吃一口好不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萱萱听了,也是一脸的无奈,毕竟几人已经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对于宋轻笑的性格,她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得到这样的答案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意外。

    “那行吧,你快给她送去吧,中午的时候,我给她定点儿清淡的食物,好好的养养胃。”

    小纯点了点头,拿着药“噔噔噔”的跑到了楼上。

    吃了药,又喝了一大杯热乎乎的蜂蜜水,宋轻笑觉得自己重新了活了过来,长长的舒了口气。

    “笑笑姐,你先去躺一会儿,让药发挥一下作用,工作先放着,不着急。”小纯一边说着,一边搀扶着宋轻笑,将她带到了休息室,躺在沙发上,盖了一条薄毛毯。

    细心的叮嘱了一番,她才不放心的关门走人。

    宋轻笑原本就透支了大部分体力,现在一躺下,顿时觉得困意袭来,没有两分钟,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叫醒她的,是她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像是在打鼓一样,声音简直不能更响亮。

    揉了揉眼睛,宋轻笑恍恍然的睁开眼睛,揉了揉肚子,心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真好,是肚子饿了,不是又要拉肚子,幸福!

    刚坐起来,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小纯探头探脑的看过来,一对上她的眼睛,裂开嘴一笑,走了进来。

    “我还担心会打扰到你休息,没想到你已经醒了。”

    说着,小纯将自己手上拿着的外卖放在了她面前,掀开盖子,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

    闻到味道,宋轻笑顿时心情变得十分的好,果然,美食是带有治愈效果的,只是……

    当她看到盒子里面的是一份海鲜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

    “怎么给我定的是粥?”她说着,不死心的翻了翻袋子,企图从里面再找出其他的食物。

    但结果是悲伤的,袋子里面除了一把勺子,啥都没有了。

    看着她一脸失落的样子,小纯哭笑不得的解释道:“萱萱说,你现在肠胃不好,不能吃太油腻了,所以才给你订的粥,这家的粥味道很不错,你尝尝看嘛。”

    闻言,宋轻笑拿着勺子,不情不愿的吃了一口,皱着眉头细细的品尝了一番,勉强的点了点头,“味道确实是还不错……”

    说着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看着小纯,“你们两个中午吃的是什么?”

    “呃……这个……”

    小纯吞吞吐吐的样子引起了宋轻笑的怀疑。

    她放下勺子,抱着手臂,挑了挑眉,一副拷问犯人的姿势,“你知道我的原则的,坦白从严,抗拒更严。说吧,不要等着我严刑逼供。”

    小纯:“……”

    她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儿,仿佛是破罐破摔一般的说:“好吧好吧,你想知道就告诉你。我们两个吃的是……小龙虾盖浇饭。”

    说完之后,就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两个人对视着,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宋轻笑掀开盖着的毛毯,一言不发,起身就往外走。

    小纯反应慢了一拍,也连忙跟了出去。

    走到楼梯位置的时候,宋轻笑就已经闻到了小龙虾香辣的味道,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牵着她的鼻子,勾引着她向着味道的发源地走去。

    萱萱刚打开盖子,准备等着小纯回来一起吃,结果没等来小纯,却等来了自家老板。

    看着站在面前,眼睛冒光的看着面前小龙虾的宋轻笑,她伸手捂住了胸口,将已经滚到舌尖的三字经又给咽了回去,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笑笑姐,你是准备吓死我,然后继承我的蚂蚁花呗吗?”

    结果,宋轻笑根本就没搭理她,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桌子上的小龙虾,吞了吞口水。

    “咕咚……”

    很大的一声。

    见状,萱萱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意图,连忙俯身护住自己的饭,义正言辞的说道:“不行不行,你刚刚还在拉肚子,不能吃这个,到时候万一更严重了怎么办?”

    “我就吃一口,就吃一口好不好?”

    宋轻笑蹲下身子,和她平视,眼巴巴的打着商量,“你们居然趁着我身体不舒服吃好吃的,我就要一口都不可以吗?”

    “这个这么辣,又这么油腻,你吃完了万一消化不良,难受的不还是你嘛。”萱萱苦口婆心的劝她,但是效果甚微。

    两人进行了一番眼神交锋之后,终于还是萱萱败下阵来,稍稍挪开一点位置,用勺子盛了两只看着清淡一些的小龙虾递了过去,“说好了就一口,你要是还要,大不了我把这份饭给扔掉,谁都不要吃了。”

    没想到她的态度竟然如此坚决,宋轻笑只好瘪着嘴,细嚼慢咽嘴里的食物,然后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感受着嘴里鲜美的滋味,宋轻笑心里想的却是:再嚼一会儿,不然咽下去就没了。

    结果因为这两只小龙虾,吃过午饭没多久,宋轻笑再一次冲进了卫生间,不过这一次不是拉肚子,而是吐了。

    闻声而来的小纯和萱萱急得不行,看着她抱着马桶,吐得胆汁都要出来了,权衡再三,还是决定给傅槿宴打个电话,告诉了他宋轻笑的情况。

    等到宋轻笑吐得肚子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之后,终于挣扎着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直接和傅槿宴打了一个照面。

    两人对视几秒,她后知后觉的一声“妈呀”才叫了出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怕我再不来,你今天就准备住在卫生间里面了。”傅槿宴冷着一张脸,情绪很是不好,但神情难掩关心。

    闻言,宋轻笑下意识的看向另外两个人,结果她们两个直接转头看着别处,眼神都不敢和她接触。

    哼,红果果的做贼心虚。

    这两个叛徒!

    宋轻笑轻哼一声,还没说什么,就被傅槿宴拉着手臂,直接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向外走去。

    “哎,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医院!”傅槿宴没好气的说道。

    听说要去医院,宋轻笑顿时哭丧着一张脸,感觉天崩地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