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这个老板特喵的不做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小纯正好路过要去接水,看到她这副模样,吓得手里的杯子差点儿都抛了出去,幸好她本来性格就稳妥,所以终究是冷静下来,没有失手。

    若是换成萱萱,只怕现在不仅是杯子碎在地上,连她也能趴在地上了。

    “笑笑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看着怎么这么不好,身体不舒服吗?”

    宋轻笑摆了摆手,瘪着嘴,委屈得都要哭出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拉肚子,可能是昨天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就这样了。”

    闻言,小纯一脸的无奈。

    自家老板喜欢吃,是个妥妥的吃货,这是她们早就知道了的事情。

    但是……

    身为一个吃货,是不是应该具备基本的辨别能力?

    知道什么能吃,什么吃了对身体有害之类的?怎么自家老板却是……生冷不忌,能放进嘴里就行呢?

    无语的望了望天……花板,小纯将杯子放在一边,走过去搀扶着她,关切的建议道:“笑笑姐,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挂个水什么的,应该就能好了?”

    听说要去医院,宋轻笑顿时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脸颊上一边写着一个大字——拒绝!

    “不行不行,我才不要去医院。去了那里,不管你有没有毛病,不管你生病严不严重,上来就让你去抽血化验,我靠,多疼!我最怕扎手指头了。”

    “可是……”小纯顿了顿,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是一个设计师,平时缝制衣服的时候,扎到手是经常的事情吧?为什么还会……”怕得这么严重?

    简直就是闻风丧胆。

    “这能一样吗?”

    宋轻笑瞪着眼睛,一本正经的和她解释,“我缝衣服扎到自己的手,那是意外,你不能准确的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扎到手。但是抽血不一样,那是一个已知事件,所以一直都要提心吊胆,精神高度集中,这种情况下,疼痛都会放大十倍的好吗?像我这么心理脆弱的人,又怎么能够承受得住这样的折磨呢,所以医院我是不会去的,坚决不去!”

    她头一甩,一声哼,气势很足,摆明了绝对不会妥协。

    一旁的小纯:“……”

    所以你跟我倔强有什么意义吗?

    到底是谁不舒服啊!

    脑子是不是被卫生间的味道熏得已经神志不清了?

    不知道是不是两人也心有灵犀,小纯刚刚在心里吐槽完,宋轻笑就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感觉我现在身上都是一种浓郁的……粑粑的味道!不行,我要回去喷点儿香水,驱散一下,不然一会儿若是有客人来了,闻到这样的味道,心里指不定要怎么想呢。”

    说着,她便捂着肚子向着办公室走去。

    小纯搀着她,以免她腿发软,再摔在地上。

    走了两步,宋轻笑扭头对她说:“纯呐,你不用扶着我,我还是能走的,你帮我倒些热水来吧,我喝点儿水应该就没啥事了。”

    “好,我去给你冲些蜂蜜水吧,”小纯点了点头,又说道,“我记得萱萱那里有一些常用药,我一会儿去翻翻,有没有适合你的,不去医院,药总是可以吃一点儿吧?”

    宋轻笑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就听到她又接着说道:“你要是还不听话,那我可就要给傅总打电话,告诉他说你生病特别严重,一定要去医院检查才可以。怎么样,二选一,你自己看着办吧。”

    闻言,宋轻笑整个人都愣住了,膛目结舌,一脸懵逼,仿佛不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居然……被威胁了?

    身为老板,居然被自己的助理威胁了?

    我靠!是不是太过分了!

    谁还不要个面子的吗?

    深吸了口气,宋轻笑觉得自己体内任督二脉中的真气正在流窜,分分钟就要爆体而出了。

    临近爆发之时,她咬着牙仔细的想了想,觉得……有的时候吧,还是不能要面子的,大丈夫都是能屈能伸的,更何况她这样柔弱的小仙女呢,该怂就怂,完全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面子?那是什么,很重要吗?

    如此想着,宋轻笑觉得刚才流窜的真气渐渐地归于平静。

    她闭上眼睛沉寂片刻,裂开嘴,露出一个看着真诚,实际上很假的笑容,捏着嗓子语气做作的说道:“哎呀,瞧你说的,不就是吃药嘛,我当然会吃啦,毕竟身体是自己的,一定要好好的呵护是不是呀小纯纯。”

    很明显,小纯被她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搓了搓手臂,嫌弃的撇了撇嘴,“笑笑姐,有话好好说,你这样我会忍不住想要拿拖鞋拍在你脸上的。”

    宋轻笑:“……”

    这个老板特喵的不做了!

    还能不能一起好好玩耍了,居然要袭击老板,看来今后的工资奖金补助啥啥的都不想要了是吧!

    似乎是察觉到了宋轻笑的想法,小纯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哎呀笑笑姐,我不和你说这些没用的了,我先去给你倒水,然后给你找药,你赶紧回办公室休息去吧。”

    她说完,一转身,一溜烟的就跑没影了。

    奔跑的背影看上去就像是在逃命一样。

    宋轻笑嘴角抽抽得像是中了风似的,眉头横挂着三条黑线,额……外加一条竖线。

    小纯动作麻利的冲了一杯热热的蜂蜜水,端到了她的办公室,又赶紧回到楼下,找到萱萱:“我萱,你那里有没有治疗闹肚子的药?”

    “闹肚子的……我找一找哈。”

    萱萱低头在自己的抽屉里翻了翻,找到一盒药递了过去,“小纯,你闹肚子了吗?”

    “没有,不是我,是笑笑姐,我刚才上去接水,正好看到她走出来,脸都白了,有气无力的,一点儿精神都没有。”

    闻言,萱萱惊了一下,连忙说道:“那就赶紧带她去医院啊。”

    “她不去。”小纯的语气十分无奈,“她非说自己没什么事,连药都不想吃,还是被我威胁了之后,才不情不愿的愿意吃点儿药。你说她这个样子,我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