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进行光合作用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将脑袋在他腿上蹭蹭,感激又依恋的说道:“嗯,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没有那么郁闷难过了。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觉得好受了许多,想必,顾老爷子的觉知,也还存在在哪里,只是不知道他是否还会选择这个人间的游戏场呢。”

    “他愿意的话,仍旧可以继续来这里玩。”傅槿宴说道。

    宋轻笑躺在他的腿上,久久没有说话。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很快就到了顾老爷子的葬礼。

    这天,似乎是为了衬托这种肃穆沉重的氛围,天下起了小雨,一大群人身着黑衣,别白花,站在宽敞的大厅里。

    大厅最中央摆放着两个巨大的花圈,还有很多花,中间是一个小小的精致的盒子——那是顾老爷子的骨灰盒,旁边放着一副黑白遗照,淡淡的哀乐响起,衬得空气中的氛围越加肃穆沉重了。

    葬礼仍旧是一手操办的,顾晓依默默的站在他身边。

    这个样子,在外人眼里,已经默认两人和好了——其实,他们也是真的合好了。

    追悼会上,顾晓依出面致辞,细数顾老爷子一生的丰功伟绩,以及他为顾家做出的贡献,随即便是来客一一上前,对着顾老爷子的骨灰以及遗照鞠躬。

    结束后,来客都关心的让让顾老夫人和顾晓依保重身体,说些逝者已矣生者继续往前看之类的话——除此之外,他们在没有更合适的言辞了。

    宋轻笑他们是最后走的,在追悼会上,经过了与傅槿宴那一番神秘莫测的对话,宋轻笑似乎看淡了几分,对于顾老爷子的去世,悲哀淡去,她更多的是祝福。

    然而对于顾晓依,她仍旧心疼。

    “晓依,几天不见,你都瘦了,这几天你是不是就没有吃饭,光进行光合作用了!”宋轻笑捏了捏顾晓依的胳膊,眉头轻轻皱起。

    顾晓依摇摇头,诚实的说道:“笑笑姐,我是真的没有胃口。”

    虽然有了的帮衬,她并没有多累,但她觉得这几天是她生平最累的时候,也是最脆弱的时候,当初旅游时被人贩子绑架都没这么累,这么痛苦。

    “好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只相信一点,顾老爷子一定希望你们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的,而不是愁眉苦脸,你要连带着他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照顾好顾老夫人,打理好公司。”

    “嗯,我会的。”顾晓依点点头,随即又愤恨的说道,“只是那个始作俑者,我是不会放过她的,希望在这点上,爷爷不要责怪我。”

    宋轻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对于沈芳菲,除开初时见的那种柔柔弱弱的形象,后来她做的每件事,都跟柔弱沾不上边,连她这个旁观者都看得毛骨悚然。

    一个女人做到这份上,的确心够狠够辣。

    她自愧不如,敬而远之。

    “嗯,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你们的家事,如果不是最好。但万一要是了,怎么对对方,你还是征求一下顾老夫人的意见吧。”宋轻笑理性的建议着。

    “我一向奉行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计较到底,后面的事走着瞧吧。当然,有些重要的事我会向奶奶征求意见的。”顾晓依眼睛射出一抹冷光,转瞬即逝。

    如果有可能,她很想把沈芳菲的头摁在爷爷的墓前,让她好好忏悔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

    看着外面细细密密的雨帘,顾晓依说道:“雨下大了,笑笑姐,你们先回去吧,你穿得也薄,别着凉了。等我这里忙完了,手头上的事理顺了就去找你,这段时间你们因为我的事也累得够呛,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聚一聚。”

    宋轻笑环视了一圈,也点点头,和傅槿宴开车告辞回家了。

    顾晓依看着站在身边不离不弃的,眼中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爱恋,“这段时间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帮我,我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你才没有这么弱呢,我眼里的晓依,是一个行事泼辣作风犀利的可爱女人,只是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让你有些力不从心罢了,哪里就还应付不来这些事了呢。”摸摸她的脑袋,心疼的说道。

    虽然眼前这个女人看上去很柔弱,他十分心疼,但他最最喜欢的,还是那个敢做敢冲,爽朗不做作的顾晓依。

    那是他黑白生命中的一抹亮色,一刹那间,就点亮了他的整个人生。

    “接下来也有得我忙了,公司那边的事一大堆,不知道有没有乱成一锅粥。”顾晓依自嘲的笑了笑,突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无比沉重,她瘦弱的肩膀不知道能不能扛下来。

    “公司那边有顾爷爷生前的得力助手管理着,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况且顾氏是一个成熟了企业了,内部制度都很完善,即使一段时间没有董事长掌管,也不会出太大的乱子的,别担心,晓依,会有人帮着你的,顾奶奶还是有一定权利的。”

    还是忍不住,将她轻柔的搂在怀里安慰着。

    年纪轻轻的就要顾晓依去担起这么大的担子,他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但没办法,有些宿命是不可更改的,既然生在了顾家,就要在关键时候扛起这面大旗,承担人所不能承担的。

    这是生在豪门世家里孩子的命运,谁也逃脱不了,包括他。

    最近,宋轻笑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些不舒服。

    因为今天她好不容易难得勤快的上了班,可是从早上来了,在办公室坐着还没有十分钟,她就觉得,自己的肚子仿佛是在打鼓一样,“咕噜咕噜”叫个不停。

    皱着眉头,捂着肚子,她直接冲进了卫生间,和马桶进行了一番“亲密的接触”之后,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一脸轻松的回到了办公室,准备好好工作。

    只是当她拿着笔,在图纸上刚刚画了两笔,熟悉的声音和感觉又一次袭来,宋轻笑的脸都白了,捂着肚子,再次用相同的姿势冲进了卫生间,进行了新一轮的……“访谈”。

    等到她再出来的时候,趴在门框上,脸色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轻松愉悦,皱着眉,白着一张脸,像是一个被渣男抛弃的怨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