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牛逼的一个存在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翻了个身,趴在他腿上继续发表感慨,“槿宴,我以前总觉得人死是很遥远的事情,小时候还太小,爸爸就去世了,那个时候对死亡这个概念还不是很深,现在乍一觉得,身边随处都围绕着死亡呢?好像看谁都觉得我们离分开不远了?”

    听到她的话,傅槿宴饶有兴趣的重复道:“死亡这个概念么?”

    顿了顿,他笑了,“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呢,傻丫头,不过有件事你还真是说对了,死亡就是一个概念而已,对于死去的那个人,死亡就是一个概念,虽然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件真真切切发生的事。”

    顾老爷子走了,他也固然很悲痛,不能再与他一起共事了,是一份莫大的遗憾,但他对此也有着一份清醒的认知,是一种超脱世人的认知。

    死亡,很可能只是个游戏。

    宋轻笑抬头看了一眼他,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确认他没发烧,喃喃自语道:“没烧啊,怎么听不懂这孩子在说什么呢……难道是我幻听了?”

    下一刻,屁股上受到了一下轻轻的一拍,惊得宋轻笑差点坐起来,但她够懒,好歹躺住了没失态,顿时横眉怒目视之,“你打我屁股干嘛!”

    “打你说话不经过大脑!你口中的孩子比你年龄大了去了,哪里能让你在这里装老成!”傅槿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宋轻笑撅起了嘴巴,不服气的反驳,“可是我就是没听懂你说的话嘛,还不允许人家有质疑了,哪有你这么霸道的!什么叫死亡只是个概念,我们分明再也看不到死去的那个人了,也听不到他说话了,看着他的由人形化成一捧骨灰,从此之后,都只能在回忆里找到他的影子,这么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事情,仅仅用一个概念可说服不了我。”

    不得不说,宋轻笑的头脑还是很强大的,反驳起来头头是道。

    傅槿宴不以为意,微微一笑,说着自己的观点,“你认同有一个不生不灭的存在吗?永远不会消减,不会消失,也不会增加一分的存在,当然我说的这个存在不是作为物质而存在的东西,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无相的,只能去感知它。”

    宋轻笑摇摇头,暂时想象不出这个东西是什么。

    “是我们的觉知啊傻丫头。你所有的心理活动,所有做事的说的话看见的东西,都只是觉知这块屏幕上闪过的剧情罢了,觉知作为一块屏幕,允许任何东西站在它面前抢镜头。而觉知不会多一份不会少一分,也不会随着这个肉身的死亡而消失。”

    觉得以宋轻笑的脑袋瓜,可能不会理解这么高深的认知,他继续说道:“嗯,你可以感觉一下,屏息凝神,你的手指是不是在转动?”

    宋轻笑老实的点点头,“嗯,在的,在你的腿上画圈圈。”

    “那你的感觉退后一步试试,看看是不是除了你的眼睛能看到这一幕之外,还有一个觉知,在‘看’这一幕?就是有个东西不仅能看到你的手在我腿上画圈圈,而且还能看到——你的眼睛能看到你的手在动。”

    “……”宋轻笑突然不动了,静静的感受了一会,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喜的叫道:“好像是真的哎,有个‘我’能看到我在看自己的手,甚至还能看到听到我们的谈话。嗯,它是不动的,但好像又是什么都知道的。”

    “嗯,那些所谓的开悟,其实就是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意识的意识。”傅槿宴说着听起来就很绕的话,笑着总结道,“身体呢,其实什么都看不见听不着,能看见听着的能分辨味道和触觉的,都是那个觉知,或者说那个意识。就像人们常说的眼神,眼睛只是一个工具,一个通道,真正看世界的是眼睛里面住着的那个神。或者再举个例子,心不在焉的时候,人们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不知道,这个身体没办法知道,因为心不在此时此地了,身体在有什么用呢,所以这具身体就是我们的一个壳子,装这个神的壳子。身体会遵循无常的变化而消失,但这个神却不会。”

    “啊?听你这么说,感觉自己可以活很久很久,那不就成了神仙了嘛,名副其实的小仙女呀。”宋轻笑听得目瞪口呆的。

    原来自己竟然是这么牛逼的一个存在吗!

    插个腰嘚瑟会先!

    “不是的,我们不是神仙,神仙都还是有寿命的,只是比人多肉身寿命长,他们可能是以万年为单位计算的,不像人类,以年为单位。觉知就是这颗心灵,身体就像我们这个心灵的潜水服,死亡,就是脱掉潜水服,然后换另外一件。或者说,死亡,就跟打游戏里的下线是一回事,掉线了,换另一个号登陆去了。所以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我们来到这个时间后才被教导的,是无常的,本质是虚幻的,因为不能永恒存在,所有的一切,都装在我们的意识里。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说的就是我们的意识。或许你会以为,人死后世界本来就还正常维持着,世界没有崩塌,比如就像顾老爷子死了,世界照常存在,但这仅仅是你以为而已,你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的经历,也只是一个概念而已。”

    “说到底,我们都是别人人生剧本里的甲乙丙丁,同样,所有在‘我’之外的人,也都是我人生剧本里的配角。我这场人生游戏结束了,角色们都自然退场了。”

    宋轻笑听得入了神,喃喃自语的说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在她小时候,她爷爷经常念诵经文,以求菩萨保佑,所以这篇心经她很早就会背了,只是一直不得其意,今天听了傅槿宴这番话,好像有什么东西豁然开朗,一直横亘在其中的关节打通了,只觉得天地一片清朗。

    傅槿宴继续接着念道:“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他的声音低沉优雅,念起经文来只觉得好听极了,有一种直击灵魂的震颤,真是一种享受。

    “我说的那些,其实就是心经的真意。”傅槿宴低头看着她,眼中带着浓浓的怜爱,“所以笑笑,我说这么多,只是希望你的心胸能够开阔些,想开些,那些悟到人生如梦的人,其实境界已经很高了。人生,回头一看,不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梦么,我们现在也身处梦中,往往要回过头才能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