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健康宝宝焉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而顾晓依听了傅槿宴的话,咬紧了牙关,一个字一个字的像是从牙缝儿里面挤出来的一样:“所以,还是和沈芳菲有关了是不是?这个女人……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这一次,没有再说什么,或许在他看来,再说更多的也是于事无补了,沈芳菲做下的事情,实在是没有办法辩解了。

    见状,宋轻笑点点头,忍着难过的心情说着,“晓依,你的心情我们都很能理解,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将顾老爷子的后事安排好,剩下的事我们后面再说,好吗?你现在这样贸贸然找上沈芳菲,没有证据的,只怕她也会不认。”

    “可是笑笑姐,我心里好难过,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呜呜呜……”顾晓依通红的眼里流下两行眼泪,配着她凄楚绝望的神色,让人十分心疼,“明明一个小时前,我还在和爷爷开心的聊天。爷爷说要手把手的教我处理公司的事,将顾氏交给我打理,他好清闲几年,我还不情愿。明明不久前他还是一个鲜活的人,怎么转眼、转眼间他就面色苍白的躺在那里,再也不能动,不能说话,不能骂我了。”

    顾老夫人却在此时站起来,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随即,便听到她说:“公司事务由你先暂时代理,原因后面跟你说……对,要是有人听到什么风声趁机闹事,不惜一切代价给我镇压下去,必要的时候,辞退那些有小动作的人。”

    在这个乱成一团乱麻的时候,顾老夫人拿出了身为顾家掌舵者配偶的定力和心性,忍着心理上巨大的悲痛,冷静的处理着一件又一件事。

    直到电话都快打没电了,她才交代完毕,然后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在大家关切的眼神中,眼睛一闭,向前倒去。

    “奶奶……”声嘶力竭的喊声在病房中响起,顾晓依目眦欲裂,像是被人从悬崖上狠狠的抛下似的。

    她再也接受不了亲人一个个离她而去了。

    傅槿宴离顾老夫人最近,他身手最好,反应也最快,在顾老夫人的身体快要倒地的时候,连忙伸手一把捞住了她,避免了摔伤的可能。

    他将人轻轻的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连忙将手放在她的鼻孔下探查着,直到感受到那股活人的气息后,他松了一口气,安慰似的对几人说道:“放心,她没事,只是晕了过去。”

    然后,他又按响了病房里的铃声,没过多久,便有护士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屋子的情况,心里有几分了然,说话做事更小心翼翼的了。

    “老夫人晕过去了,你们推个病床过来,将人放上去,让医生来检查下是怎么回事。”

    宋轻笑见状,立即说道。

    沈、芳、菲!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顾晓依在心里冷冷的吐出这三个字,眼中仇恨的光芒几乎要凝成实质,就是这股仇恨给了她力量。

    她轻柔却坚定的推开了的怀抱,慢慢的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一脸抱歉的对宋轻笑两人说道:“傅总,轻笑,刚刚的事太感谢你们了。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先处理爷爷的后事,等到葬礼的时间定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宋轻笑一脸担忧的看着她,“那好吧,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就开口知道吗?我们是朋友,不需要见外。晓依,事已至此,节哀顺变,顾老爷子会在天上看着你们的,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她无力的说着安慰的话,只是觉得心里悲凉无比。

    顾晓依闻言,鼻子一酸,差点又落下泪来,但她强忍住了,点点头,“嗯,我知道,谢谢你笑笑姐。”

    顾天逝世的消息被众人得知,自此引起了业界的一阵喧哗。

    众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向来健康硬朗的顾氏董事长顾天竟然会突然离世,完全没有一丝预兆。

    但是也有的人会发现,似乎顾老先生离世,是和当初那个爆出来的私生女的新闻有关,当时也有人得到了风声,说是顾天被新闻气得直接晕倒,送进了医院,昏迷了好几天才醒来。现在骤然离世,恐怕也是……

    许多事情不能深入探究,也不能妄自揣测,因为你不知道所以为的是真是假,也不知道哪个时候你就摸到了真相的边缘。

    一个大集团的领头人,一个家族的当家者离世,需要操办的事情有很多,虽然顾老夫人已经安排了相关人员进行事宜的操办,但是有很多事情还是需要亲人进行操办。

    顾老夫人想要亲自去打理顾天的身后事,但是自打那次晕倒之后,她的身体就十分虚弱,一直窝在病床上无法下地。

    而顾晓依也听了医生的建议,不允许她再去操心这些事情,安心的留在医院好好地调养身体。

    至于丧事……她自己一个人全力承担,但又怎么会允许她如此操劳呢,于是干脆担起了这个担子,事无巨细的全帮她打点完毕。

    这边,宋轻笑和傅槿宴回家后,心情低落了很久,整天闷闷不乐的。

    元宝失踪了,顾老爷子去世了……哪件事情都不是小事,压得她胸口闷闷的,透不过气来,晚上睡不好觉,吃饭也没多少胃口。

    一向都是健康宝宝的宋轻笑难得的焉了。

    傅槿宴见状,自然是心疼不已,一有时间就回来陪着她。

    这天,宋轻笑窝在傅槿宴怀里,敛着眉目说道:“槿宴,后天就是顾老爷子葬礼的时间了,感觉时间过得真快呢,关系还比较亲近的人一眨眼就没了,然后再一眨眼,就要下葬了。你说我们会不会这么一眨眼就分开了,然后再一眨眼,这辈子就这么孤零零的过去了?”

    傅槿宴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宋轻笑的脑袋,像在抚摸一只小猫咪,神情悠然自得,闲适的说道:“我们只会一眨眼,这一辈子就幸福的过去了,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的。即使分开了,我也会找到你,哪怕走到天涯海角,掘地三尺都要将你挖出来。”

    “挖、挖出来?”宋轻笑听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舌头都打结了,随即没好气的说,“说得好像我被埋在了地下似的,还挖出来,你以为你开挖掘机的吗!我怎么不记得傅氏还有教挖掘机这一项目呢!”

    “要是你喜欢,我就去增加这一项。”傅槿宴神情温和的说道。

    宋轻笑立马将手摇得像风扇似的,“得了,别别别,我就顺口一提,你老可千万不要当真啊,傅氏跟挖掘机八竿子打不着好吧,你要是真的增加了这一个项目,以后我走出去都觉得大家都带着有色眼镜在看我了。”

    闻言,傅槿宴低沉一笑,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