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七章 关爱智障儿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顾老夫人经过短暂的呆怔之后,也猛的反应过来,连忙握住他的手,哽咽的低语,“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看着身边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顾天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哑着嗓子说:“好了,我这不是都已经醒了吗,你们还哭哭啼啼的,像是我马上就要死了……”

    话没说完,两只手不约而同的捂在了他的嘴上,将他的话成功的给堵回了喉咙里。

    “爷爷,不许你乱说话!再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就,我就……”顾晓依看了看周围,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想着能怎么威胁他,“我就不给你饭吃,让你饿着,好好地反省一下!”

    “没错,没错。”

    一旁的顾老夫人点了点头,随声附和,“挺大的人了,说话能不能注意一点,真让人不省心。”

    又不省心又面临着没有晚饭吃的顾老先生心中很难过,很悲伤,差点儿流出了两条宽面条泪。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嘴上捂着的两只手很是尽职尽责,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没有办法,他只好费力的眨了眨眼,表达自己迫切的心情——先松开我再说呗。

    顾晓依看懂了他的眼神儿,轻哼一声,警告道:“不许再乱说。”

    然后才缓缓的将手收了回来。

    得到自由,顾天使劲的喘了几口气,笑骂道:“我这好不容易醒过来,差点儿又被你们两个给弄得呼吸不畅再晕过去。我说,你们两个其实是竞争对手派来的间谍吧?”

    “这都被你发现了?”顾晓依配合着他摆出一副震惊的模样,端着一杯水,神情纠结,“身份已经暴露了,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畏罪潜逃?”

    “你逃跑可以,但是晚上记得回家,家里是有门禁的。”顾天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还有,在你跑之前,把水给我,没听到我的声音很奇怪吗?嗓子都要冒烟了。”

    顾晓依:“……”

    明明刚刚醒来,他怎么这么的活泼?

    能不能表现得像个虚弱的病人?

    你这样让别的病人怎么办,给点儿面子好吧。

    顾晓依撇了撇嘴,还是拿着棉签先沾了些水,轻轻地将他的唇瓣涂湿,然后将吸管插在杯子中,小心翼翼的喂给他喝。

    喝完水后,她放下杯子,出门去找医生。

    经过了一番详细的检查之后,医生点了点头,轻声细语的说:“顾老先生已经脱离危险了,目前看来,身体没什么问题了,只是近期都不要再受到什么刺激了,毕竟您的年龄大了,身体机能都在退化,这两次进医院,身体亏损严重,一定要静养,千万不要动怒,情绪也不要有剧烈的波动。”

    顾晓依站在一旁,将医生的叮嘱牢记于心,扭过头去对着顾天严肃的说道:“医生的话您都听到了吧?为了您的身体健康,短期内,所有的电子产品,还有报纸杂志什么的,您都不要看了,若是觉得无聊,我把我小的时候看的童话书给您带来,看看那个,有益身心健康。”

    顾天:“……”

    童、童话书?!

    我这么大的岁数了,你让我看……真是亲孙女,太为我着想了!

    顾天觉得,自己嘴角抽抽的,像是得了帕金森一样。

    而顾晓依看着他一脸纠结的模样,毫不客气的大笑出来,笑声清脆悦耳,将连日来萦绕在病房中的阴霾驱散得一干二净。

    得知顾天已经清醒,傅槿宴和宋轻笑都十分高兴,下班之后便来到医院,送上一些保养品,又询问了身体的状况之后,才算是放下心来。

    “现在你爷爷醒了,你也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这段时间顾晓依有多累,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闻言,顾晓依笑着点了点头,语气轻快,“可不是,爷爷醒了,我就觉得又有了主心骨,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不少。”

    她说着,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的呢喃,“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我要睡他个三天三夜,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你要睡多久我没有意见,但是……”

    宋轻笑对着她眨了眨眼,表情戏谑,“我听说睡得太多了容易变傻,你本来就不精,万一……”

    “谁不精了!”她的话没说完,就被顾晓依高昂的声调给打断。

    只见她瞪圆了眼睛,双手叉腰,鼓着腮帮子,像是一只……河豚一样,不仅没有威慑力,反而看起来有种萌萌的可爱的感觉。

    “我可是大的高材生,大在国外多么的有名,你觉得学校会招一个傻子进去吗?”

    说我笨?纯属造谣!

    看着她一副气得头顶要冒烟的样子,宋轻笑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万一……人家学校有扶持项目,叫做‘关爱智障儿童’呢?”

    说着,她一脸的纯真无辜的表情。

    “……”顾晓依:“笑笑姐,你见过红色感叹号吗?”

    麻蛋,分分钟想要拉黑啊!

    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你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二狗子了。

    两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唇锋交战,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眷念和深情:“晓依。”

    听到这个声音,顾晓依的身体猛的僵住,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

    她缓缓的回过头去,就看到正站在距离自己没有几步远的地方,手中拎着一些礼品,正满目深情的望着她。

    “你来干什么?”她一出口,火药味就很重。

    但是站在她身侧的宋轻笑却看到,她紧张得手都紧握成拳了——都是纸老虎,看上去气势十足,其实一吹就破。

    听到她的质问,苦笑一声,上前一步,柔声的说:“我听说顾爷爷醒了,所以赶紧过来看望一下。”

    之前顾天刚刚住院的时候他就来过,但是每次都被顾晓依给拦在了门外,理由给的很硬,“我爷爷还没有醒,你进去了也没用,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了,慢走不送。”

    本来就愧对于她,她不让进去,他自然也不能硬闯,每次来都是如此。

    但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每天雷打不动地来看望。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