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几个路过的员工一看到陈盛的表情,偷偷的笑了。

    “哎,你说陈助理是不是又要被总裁修理了?”

    “看样子很有可能,毕竟他最近实在是太跳脱了,让我把我表妹的一闺蜜介绍给他,哼,他都不想想,我还是一个单身汉呢,怎么可能让他抢占先机。”

    “哈哈,陈助理平时工作太忙了,估计也没时间谈恋爱,真是可怜。”

    “我觉得吧,这个问题总裁得负起责任来。”

    “那你去跟bss大人提提?”

    “才不要咧,我怕怕啊!”

    ……

    他们的窃窃私语陈盛一句都没听到,要是听到了,也……就这样了。

    战战兢兢的来到办公室,陈盛正想开口,就被傅槿宴抢了先,“陈盛,最近有个叫沈芳菲的女人,自曝自己是顾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女,你配合好顾家把这个新闻压下去知道吗?要快,不能再让这件事蔓延了。”

    “好的,总裁,我马上去办。”听到他的话,陈盛终于呼出一口气,立马放松下来。

    只要不是把他赶走,什么都好说,哪怕让他当众跳脱衣舞,他也是愿意的,毕竟,他这么一副好身材,万一真有不长眼的妹纸看上了呢?

    “顾家那边,你可以联系顾晓依,一会我把她的联系方式发给你,看她需要做些什么,你听她的就可以。”傅槿宴仔细的交代着。

    陈盛自然是一一答应下来,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其实他心里已经跳起了脱衣舞,哦不是,是恰恰!

    陈胜走后,没多久,便到中午了,宋轻笑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提议道:“槿宴,我们去傅氏的员工餐厅吃饭吧,那里的饭菜还蛮好吃的。”

    虽然傅槿宴是她的老公,但她去傅氏餐厅吃饭的次数寥寥可数。

    然而那里的味道却让她一直很难忘,经常惦念着什么时候再去吃一次。

    她的想法与傅槿宴的不谋而合,他站起身,穿上衣服。

    “嗯,那我们走吧,听说餐厅最近又招了一个厨师,做的菜很好吃,每天人都爆满,那些人外卖都不叫了。”

    闻言,宋轻笑自然是期待满满。

    吃了一顿美味的食堂菜系,又撒了许多狗粮后,宋轻笑回自己的办公室工作去了——虽然不是很忙,但还是要跟两个小助理培养一下感情,免得她们哪天跑了怎么办。

    第二天,傅槿宴抽出时间去探望了一下顾老爷子,他还是没有清醒,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

    见状,傅槿宴也没多待,安慰了一番后,便留下一堆高级营养品告辞离开了。

    由于顾老爷子陷入昏迷,所以外界对沈芳菲的各种猜测也甚嚣尘上,毕竟顾家掌门人到现在还没清醒,顾晓依也暂时没精力管这事,没有人站出来给个说法,大家的好奇心也就无法止息了。

    沈芳菲身份成谜。

    对豪门的八卦一向是民众最喜欢的娱乐之一,因为那个世界离他们的现实生活太遥远,基于对未知事物的想象,以及对奢侈生活的向往,他们自然会脑补出许多狗血剧情,好满足自己那颗心。

    在他们眼里,恩怨情仇你死我活九子夺嫡,或者各种阴谋陷阱轮番上阵的剧情,这才是正儿八经的豪门生活呀。

    像傅家那样,还有之前顾家那样的,太平淡了太平凡了,没有一点噱头,比普通百姓的日子还安稳,没有可咀嚼的地方。

    看热闹的人,永远都是不嫌事大的。

    因为顾天卧病在床,顾晓依每天都奔波于医院和公司之间,短短几天,人已经累得消瘦了一圈,原本还可爱的鹅蛋脸型,现在都已经瘦得出现了尖下巴。

    顾老夫人见了,心疼的不行,一直念叨着让她在家好好休息,不要这么疲惫的奔波。

    “公司里面还有副总和各个经理,医院也有我和护工在,你都不用担心,回家去,好好地睡一觉,这几天,你连个好觉都没睡好。”

    顾老夫人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眼眸中满是心疼,“我的好孩子,看看你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

    对此,顾晓依却只是摇了摇头,扯着嘴角轻轻地笑了笑,说道:“没事的奶奶,公司那边我就是每天过去看一看,因为有些事情,他们不好下决断;至于医院这边,虽然有护工,但终究是自己的亲爷爷,您不让我照顾,我心里更不舒坦。况且您还在这里呢,我怎么能回去睡觉。虽然我知道您不想承认,但是没办法,我就是比您年轻,折腾折腾也没有什么事的。”

    闻言,顾老夫人哭笑不得,佯装成恼怒的样子,伸手打了她一下,力道却是轻飘飘的,没有什么感觉,脸上更是绷不住的笑意,“你这个臭丫头,连你奶奶我的玩笑都敢开了是不是?看来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今天当着你爷爷的面,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你奶奶的暴脾气!”

    她说着,举起手,装出一副要实行家法的模样,但是手没打下去,笑声都已经抑制不住了。

    听见她笑,顾晓依在心里默默的松了口气。

    这几天,因为家里的这些变故,顾老夫人已经好久没有展露笑意了,虽然忍住了哭泣,可脸上的担忧也是磨灭不掉的。

    而现在,她终于笑了出来,至少能够轻松下心情,不然的话,若是她再郁结于心,病倒了,顾晓依就真的崩溃了。

    “奶奶,您可不能打我,我现在不是小时候了,我会跑,您说您要是在医院里面追着要揍我,那画面,是不是有些太美好了?到时候新闻出来,啧啧,您一定是妥妥的上头条。”

    顾老夫人被她逗得哭笑不得,“你这个小坏蛋,居然……”

    “谁要打我的宝贝孙女?”

    身旁突然传来的一个沉稳中带着沙哑的声音,引起了她们两人的主意。

    听到声音,顾晓依猛的回过头去,瞪大了眼睛看着病床上的顾天缓缓的睁开眼睛,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爷爷,爷爷您醒了,您终于醒了!”她俯身在他的病床边低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