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男版灭绝师太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走出电梯,宋轻笑的高跟鞋在地板上敲打出富有节奏的声音,引得办公桌后面的陈盛率先抬起了头。

    见到是她,陈盛表情有些惊讶,“妈呀,夫人,今天是刮了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真是少见啊。”

    “刮的应该是……龙卷风。”宋轻笑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

    碰了一个软钉子,陈盛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但是夫人,你平时那么忙,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了,是不是来查岗的?”

    “忙?我不怎么忙啊?”面对他的问题,宋轻笑有些莫名其妙。

    没错,虽然她有着自己的工作室,但是接单的时候也不是随随便便都接的,还要看合不合眼缘,所以细数起来,她每天真的还是挺闲的。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每每当她想要偷懒往外跑的时候,两个小助理虽然哭天抢地,但是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拦过她。

    ——有她没她都是一样的。

    若是工作室工作量大,她敢走一个试试,保准脚还没迈出门口,腿上就得挂着两个“挂件”了——左边是萱萱,右边是小纯,一人一条腿。

    所以此时,她听到陈盛说自己“忙”,很是诧异。

    “不忙吗?”

    挑了挑眉,陈盛戏谑的说道:“可是我听总裁说,你工作室虽然不是很忙,但是还要忙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基本上还都是和你无关的,所以你的时间也不是很充裕。”

    宋轻笑:“……”

    p!什么鬼!

    劳资忙的都是正经的事情好不好,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这样?

    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们造吗?

    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宋轻笑扯了扯自己僵硬的嘴角,露出一个假到不能再假的笑容,语气阴森森的说道:“是吗?原来他是这样说我的啊,这其中应该是有些误会,但是没关系,我会找他好好的谈、一、谈!消除这其中的误会的。”

    不知道是不是陈盛想多了,总觉得她说“谈一谈”的时候,语气都是咬牙切齿的感觉。

    陈盛只觉得后背一凉,一股阴森森的风袭来,头脑瞬间清醒了很多。

    我滴个乖乖,这可是总裁夫人呀,总裁含在手里怕漏了的宝贝疙瘩,又怎么是自己能够开玩笑的。

    她说要回家找总裁谈一谈,这个谈话恐怕氛围不会太愉快,多半会让总裁不爽。

    傅总要是回家被夫人修理了,知道了事情的缘由,那火气还不得朝自己身上发呀,所以他这算是引火烧身吗?

    hnnn!他才不想承受傅槿宴那种恐怖的眼神呢,太有压力了。

    一瞬间想通的陈盛连忙露出一个和煦的笑,颇为狗腿的看着宋轻笑,“哈哈,我开玩笑的,是我乱说的,您可千万别告诉总裁啊,不然我就要被发配到非洲去了。”

    说完,他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堂堂八尺男儿露出这副样子,实在是惨不忍睹。

    宋轻笑忍住心里的笑意,看着一脸怕怕的陈盛,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我说陈盛,你干嘛这么怕槿宴啊?你们是这么多年的同事了,为傅氏集团出了这么多力,而且你之前在部队还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也算亦师亦友了吧,怎么搞得他像是会吃人一样?你就像只到处躲的小老鼠。”

    小老鼠……

    陈盛茫然的睁着眼,想象了一下自己长着一个老鼠尾巴和两只鼠耳朵,尖嘴猴腮的躲在阴暗的角落偷偷啃木头的场面,顿时胯下一凉。

    阿西吧,他这么英俊风流才情风骚的黄金单身汉怎么可能是那种形象!

    他在心里幻想完毕,对着宋轻笑就是一番奉承,“夫人你是不知道啊,总裁只有在你面前才是三月的春风,才是那个绕指柔,在我们面前那就是数九寒冬的大风,刮过去人就冻僵了那种,像个男版的灭绝师太。整个公司谁不怕他呀,总裁长得这么帅,又这么有钱有地位,公司里却连一个敢爱慕他的人都没有,由此可见一斑。”

    “哦?我原来不知道,我竟然还是数九寒冬的大风,会把你们冻僵的那种?”

    突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天要亡我!

    此时,陈盛内心只剩下这四个大字,还是大写加粗的,血红血红的,昭示着他好比卖火柴的小女孩那般悲惨的命运。

    真是日了狗了!

    “嗯?刚才不是很能说吗?怎么不说了?”傅槿宴饶有兴趣的看着瑟瑟发抖的小可怜陈盛,口气平淡得像在谈论今天吃什么,“男版的灭绝师太?这个称呼挺有意思的,原来大家都是这么看我的。”

    如果不是刚好路过这里,发现他媳妇来了,傅槿宴还听不到这番掏心掏肺的话。

    陈盛哀鸣一声,差点没给他跪下了。

    “总裁,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三缄其口,再也不八卦了,他们给我送礼都不行,请我吃饭也不行!”陈盛举起三根指头竖在脑袋边,以示自己的决心,“在我心中,您的形象高大完美,又岂是那些凡夫俗子可以说的!我坚决拥护总裁的领导,坚决支持总裁的做法,为公司的发展不惜粉身碎骨死而后已。哦对了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份文件要寄出去我这就先闪了你们慢慢聊总裁再见夫人再见!”

    陈盛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还不带歇气的,说完立马抓起几张纸一溜烟就跑了,尾巴紧紧的夹在屁股后面。

    宋轻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些列变故,好久都没回过神来。

    这陈助理简直就是人才啊人才,当着傅槿宴的面还能胡说八道乱扯一通,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拍完马屁就开溜,借口还编得这么的……假!

    一般人还真做不到这份上。

    “回神了,笑笑。”正当宋轻笑在感慨的时候,耳边适时响起一个无奈的声音。

    宋轻笑望着傅槿宴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双肩一抖一抖的,昭示着她不平静的内心。

    “哈哈哈哈,槿宴,你的助理这么的……额,活泼,以你那种性格,是怎么受得了他的?我真的很难相信。”

    一个严谨高冷不多说废话,一个活泼逗比喜欢八卦废话不少,反差这么大,竟然还能相安无事的共事这么多年。

    简直就是奇迹的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