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我的元宝丢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跟我谈身份?”

    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顾晓依愣了一下,随即捂着嘴,笑得一脸娇羞,“拜托你搞清楚一点,是你找我来,不是我求着你见面,所以在一开始,你就没有资格要求我做什么。我想要如何,或者是我说了什么,随我自己高兴,既然你不愿意听,我还不愿意说了呢,告辞。”

    她刚一站起来,又想起了什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沈芳菲,扯了扯嘴角,轻嗤一声,“至于你找我要谈什么事情,你不说我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但是不好意思,我没兴趣,你想要如何跟我也没有关系。当初我已经说了解除婚约,那么我和之间,便没有任何关系,你想要上位还是想要怎么样,凭你自己的本事,想要拿我当垫脚石?休想!”

    说完,她转身便要走。

    身后的沈芳菲看她真的要走,情急之下,脱口喊出,“顾晓依,你说我和你没关系,那你连你的妹妹都不认吗?”

    闻言,顾晓依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她情绪激动的样子,诧异的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什么妹妹,你是在说你吗?但是不好意思,我妈可就只生了我一个,你还是不要乱认亲戚的好。”

    “我说的就是我。”

    沈芳菲挺直了胸膛,气势十足,一点儿也没有刚才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我是你妹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顾晓依抿着唇看着她,没有说话,两个人对视,谁都没有动静。

    片刻,顾晓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模样看着灵巧动人,十分的可爱,“你是在逗我吗?同父异母……你是不是以为我父母过世的早,你就可以随便瞎造谣了?不好意思,那你就失算了,就算我父母已经不在了,可是他们的名誉也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可以污蔑的,你说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你咋不说你是联合国秘书长的私生女呢?那样的位置多崇高,多有冲击力。”

    “你是不相信吗?”沈芳菲咬着牙问道,眼神不善,明显的被她的态度激怒了。

    顾晓依则是不以为然的点点头,一脸的坦然,“我要是信你,那我一定是脑子有坑了。小姑娘,想要骗人,拜托也要贴合实际一些好不好,不是每个人都是傻子,不能因为你脑子不好使,智商不够,你就觉得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赶紧回家吧,多吃钙片,多吃黄金搭档,或许还有得救。”

    说完,她自己都笑了。

    这样的脑子,那得吃多少的黄金搭档才能救得回来?

    还是直接去医院吧,不然就真的迟了。

    轻蔑的望了她一眼,顾晓依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对于这样的人,真的是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今天自己出来,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纯属闲得没事干。

    不过这么损她一次,感觉还是……挺酸爽的,不然的话,之前的气一直堵着,实在是不好受。

    顾家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在她走后,沈芳菲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看着她出门,坐上车,掉头离开,放在桌子上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尖锐的指甲都扎进了手心里,引来一阵刺痛。

    “顾晓依,你不相信是吗?觉得我是在异想天开是吗?很高傲很瞧不起人是吗?那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是到时候,真正的打了脸,你可别羞愧的无法面对。”

    轻哼一声,沈芳菲的脸上挂着与她平时不相符的歹毒表情,配着她苍白没有血色的脸,看上去十分的可怖,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楚楚可怜。

    回到家之后,顾晓依缩在自己的房间里,越想越觉得可笑,实在是没忍住,给宋轻笑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传来宋轻笑那有气无力的声音:“喂,晓依啊……”

    听着这个像是十几天没有吃饭一般的声音,顾晓依愣了一下,拿着手机看了看,确定没有拨错号,才又重新放回到耳边,好奇的问,“笑笑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我的元宝丢了……”

    “什么,元宝丢了?”

    顾晓依一听,也是十分的惊讶,她知道那只猫宋轻笑很是喜欢,乖巧又懂事,每次去她家的时候,那只猫都会过来蹭一蹭,或者是跳进她们的怀里求抚摸,一点儿都不高冷,可爱的不行。

    “怎么会丢了呢,附近都找过了吗?”

    “都找了,我和槿宴几乎将整个市都找了好几遍了,可是连个影子都没有找到。”说着,宋轻笑的语气很是委屈,“你说这个小没良心的,能跑去哪里呢?我对它那么好,吃的用的穿的住的,哪一样亏了它,宁愿不给傅槿宴饭吃,都要让它吃的饱饱的,结果它倒好,跑出去就没有了踪影,让我们找了这么好几天,你说这算什么,我是不是被抛弃了?”

    顾晓依:“……”

    你有没有被抛弃我不知道,但这些话若是被傅总听到了,估计他会疯。

    轻咳一声,顾晓依忍着笑意说道:“笑笑姐,你也别太担心了,元宝虽然是家养的猫,但也不至于什么都不会,说不定是和哪个小猫玩的高兴,忘记回来了,没准再等两天,它不仅回来了,还能拖家带口的。”

    听她这么一说,宋轻笑一口水直接呛到了气管,顿时咳嗽得昏天暗地,“它敢!它才多大,居然就……虽然我不反对早恋,但它发育都还没发育好,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反对,我坚决反对。”

    小小年纪不学好!

    “……”深吸了口气,顾晓依狠心打破了她的幻想,“姐,咱们讨论的是元宝,不是辰辰!你想什么呢!”

    “我说的也是元宝啊,”宋轻笑语气中充满了莫名其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

    顾晓依认输了。

    面对着这种已经明显精神失常的女人,你想要和她正常讨论一些事情是不可能的!

    此时此刻,顾晓依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估计和她说了,也得不到什么正常的建议。

    可惜宋轻笑虽然已经疯癫,但是脑子还没有坏,“对了,晓依,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