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善良无辜的白莲花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顾晓依收拾妥当,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拎着自己的小手包,蹬着高跟鞋,缓步走了出去,“咔哒咔哒”的声音敲击在地板上,听起来十分的清脆。

    到达事先预定好的地方,透过店面的玻璃,顾晓依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沈芳菲,抿了抿唇,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抬脚便走了进去。

    “不好意思,路上有些堵车,来的晚了些。”

    其实顾晓依来的时间刚刚好,踩着点进来的,只是毕竟主动邀约的那个人都已经坐在里面了,她只好说些场面话。

    话里的意思是真是假,就看别人怎么判断了。

    沈芳菲不是傻子,眼睛也没有问题,自然知道她没有来晚,听她这么说,抿着嘴微微一笑,模样柔弱无助,看着就令人生怜。

    ——可惜在顾晓依的眼中,却没有这种感觉。

    “没事的,时间刚刚好,况且是我来的早了些,你也知道,我腿脚不好,所以都习惯早些出发,省得路上有事耽误了,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听到她说起自己腿的问题,顾晓依下意识的偏过头去看了看,见到她还是坐在轮椅上,眸光一闪,脸上却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

    两个人端着杯子喝了几口饮品之后,沈芳菲率先沉不住气,开了口,“顾小姐,其实今天来,我是想要和你谈一谈。”

    “谈?谈什么?”

    放下杯子,顾晓依抬起眼梢望着她,画着精致眼妆的眼睛轮廓看着十分的美丽夺目。

    刚才她进来的时候,沈芳菲的目光就一直在她身上。

    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她本身太耀眼了,打扮的如此光鲜亮丽,青春逼人,脸上带妆,可是妆容清新雅致,一点儿也不显老,身上的红色衣裙更是夺人眼球,使人不由自主的就会将视线投过去,然后无法挪开。

    再加上顾晓依本人长得就十分的俏皮可爱,又因为顾家底蕴深厚,自身的气质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的,举手投足之间的韵味,不是随便一个人学一学就能够学到的。

    现在这样一个耀眼的人坐在自己面前,微调着眼梢,用着一种似嘲讽又满是慵懒的语气问自己谈什么,这一刻,沈芳菲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原本顾晓依也没给她说话的机会,顿了顿,她轻嗤一声,手指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上轻轻地滑动着,懒懒开口,漫不经心:“据我所知,我和沈小姐到目前为止,只见过两次面,外加通过一次电话,发过一次短信。这样的频率对于一般情况来说,我们应该还算是陌生人。所以身为陌生人的沈小姐,你大老远的把我叫出来,是想要和我谈什么?”

    “我……”

    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这么的咄咄逼人,沈芳菲有些招架不住,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但也仅仅是一瞬间,很快她便恢复淡定,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掩盖自己的失态。

    “顾小姐,你别这么大的火气,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甚至是讨厌我,因为我破坏了你的订婚典礼,但是我也不是有意要那么做的,只不过是因为心里的不甘心,所以想要找哥哥要一个答案,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说完,沈芳菲双手搭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前倾,轻轻地咬着唇,一脸渴望的望着她,眸光闪闪,看上去仿佛只要她说一句硬话,马上眼泪就可以下来了。

    见状,顾晓依心中冷笑。

    苦肉计?还是卖可怜装委屈?

    俗不俗!

    轻咳一声,顾晓依也学着她的动作,身体前倾,仿佛是要说悄悄话一般问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今天约我到这里来,知不知道?或者说,他会不会突然在这里出现?”

    沈芳菲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还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没有,除了你我,我没有告诉第三个人,他也不知道我约了你。”

    闻言,顾晓依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很是满意:“这样就好。”

    微抬起头,她看着沈芳菲,很是认真的说:“我现在能不能打你一顿?”

    “啊?”

    “我说,我能不能打你一顿?”顾晓依不厌其烦的又重复了一遍,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因为我也不甘心,所以想要打你一顿出出气,不知道可不可以?你放心,打完你之后,我一定会跟你道歉的,不过医药费我就不掏了,毕竟你当初毁了我的订婚典礼,也没有给我什么补偿,所以相比较之下,我这样做也是合情合理的,你说是吗?”

    “你……”

    沈芳菲真的是没有想到,她能够如此的不按常理出牌,一时之间完全愣住,不知所措。

    心中明白顾晓依是在嘲讽自己,但她却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毕竟刚才是她自己亲口道歉,说自己错了的。

    沈芳菲咬着唇,放在桌子上的双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脸色很不好看,本就有些苍白的脸,现在看上去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看着她这副模样,顾晓依不由得在心中叹息:这模样,放在电视剧里,妥妥的就是被恶毒女二欺负的善良无辜的小白莲花女主啊,多么的楚楚动人,多么的柔弱无依,多么的……令人想要一巴掌呼上去!

    装你妹的,装什么装!

    顾晓依轻哼一声,端起杯子,却没有喝,轻轻地摇动着,继续漫不经心的插刀,“沈小姐,我看你的年龄,应该和我相差不大,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你像是从上个世纪来的呢?还‘哥哥’,这样的称呼叫出来,你不觉得腻歪吗?小孩子叫一叫也就罢了,可是你这个年龄还这样……你说你是在装嫩呢?还是存心就想要恶心恶心我?”

    眼看着沈芳菲瞪圆了眼睛,牙齿咬着唇瓣的力气越来越大,她还不死心的加了一句,“不过也没关系,你开心就好,完全不用管我们的死活。”

    “顾小姐,请你口下留德!”沈芳菲白着一张脸,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和煦的笑容,脸色阴沉,神情不愉,“我约你来,是想要好好地和你聊一聊,而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所以麻烦你也放平心态,不要一上来就阴阳怪气的,有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