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撩完就跑,逮到就怂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状,傅槿宴终于忍不住了,俯身在她的颈窝轻轻地笑了起来,声音有些闷,像是优雅的大提琴音。

    被他这么抱着,柔软的短发刺在脸颊上,痒痒的,于是宋轻笑也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推着他的肩膀,“哎呀你起来,这样我好痒,待着不舒服。”

    谁知听了她的话,傅槿宴非但没有放手,反而故意又在她的颈侧蹭了蹭,听到她笑着求饶的声音之后,才恋恋不舍的抬起身子。

    不想松开,这么柔软又散发着甜美香气的身体,要是可以一直抱着该多好啊。

    可惜宋轻笑不是这么想的,在感受到他的手松开的一刹那,她就裹着被子,用尽毕生的力气,翻身滚到了一边,即使胳膊已经酸软得没什么力气,她依旧不服输的咬着牙,裹紧了被子,对着他义正言辞的伸出手,手心朝向他。

    “傅槿宴,我现在很是正经的和你说,你要懂得克制,要节制,不能太忘我,太放纵了不好,就算你不担心你的身体,你也要考虑一下我,万一我到时候被你吓的性冷淡了,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性冷淡……

    不得不承认,傅槿宴被这个词吓的口水都呛到了气管,捂着嘴咳了几声,好不容易缓过来之后,看着她表情又好气又好笑。

    “你是准备气死我,然后继承我的蚂蚁花呗吗?”

    没好气的嗤了一声,傅槿宴大长腿一跨,直接就到了她面前,将裹得像蚕宝宝一样的某人打横抱起,下床去了浴室。

    完了完了,按照这个节奏,少不得又是一场折腾。

    一路上,宋轻笑就像是被绑架了一样,惊慌失措的喊道:“老公老公老公我错了,你饶了我吧,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小女子的身体真的是扛不住你这么折腾了啊,有什么不满有什么埋怨,我们理性的面对面交谈好不好,不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太不和谐了……啊!”

    随着一声惨叫,宋轻笑被“扔”进了按摩浴缸里面,随后,温热的水便一点一点的蔓延上来,将她包裹在其中。

    低头看了看,她又抬头看了看站前眼前的男人,吞了吞口水,笑得十分勉强,“这是要……”

    “你不是说你累了吗?泡个澡能缓解疲劳。”傅槿宴抱着臂膀站在那里,傲慢的像个大爷一样,“你刚才叫的太惨烈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把你卖了。”

    宋轻笑:“……”

    你还不如把我给卖了!

    丫的居然吓我,简直没有人性。

    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抱着我大腿的你了。

    “你先泡着,我出去等你。”

    说完,傅槿宴矮下身子,在她的头顶揉了揉,轻笑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眼前的门被关上,宋轻笑慢慢的缩进了水里,静静地泡了两分钟,突然猛地窜出水面,瞪着眼睛盯着已经关上的门,暗暗地磨了磨牙。

    “明明我刚才还是谴责方,怎么转眼间就又被压制了?太没有天理了!”

    恼怒的拍了一下水面,溅起的水珠淋了满头满脸,宋轻笑噘着嘴,鼓着腮帮子,很是委屈的又缩了回去。

    算了算了,大丈夫都是能屈能伸的,更何况我这么一个柔弱的小仙女,没什么忍不下去的。

    宋轻笑洗漱一番,终于觉得身体缓解了不少,慢慢悠悠的从浴室走出来,又慢慢悠悠的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只是屁股还没有坐稳,她就看到冯妈快步走过来,脸上带着焦急的表情。

    见状,宋轻笑不由得有些担忧,连忙问道:“冯妈,你这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出事了。”冯妈单手握拳在另一只手心捶了一下,语气懊恼,“元宝不见了。”

    “什么?!”

    一听到元宝不见了,宋轻笑的心“咯噔”一下,猛地站了起来,语气又急又快,“元宝怎么会不见了呢,它不是一直都在屋子里面呆着的吗?”

    说完,她扭头看了看周围,却发现元宝经常待着的几个地方都没有它的踪影,她又不死心的喊了几声,也没有得到回应。

    冯妈也是一脸的焦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我准备给元宝准备猫粮,结果却发现它不在,叫了几声也没有来,我就整个屋子大概都找了一遍,连外面的花园我都看了,就是没找到。”

    闻言,宋轻笑咬着唇,双手紧握在一起,脸色有些苍白,“怎么会这样,元宝很乖的,平时不会自己偷偷跑出去的。”

    “怎么了?”身边突然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

    傅槿宴刚才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就看到她们两个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表情都十分的不安。

    看到他,宋轻笑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扑了过去,抓着他的手,声音因为担忧都带上了些许的哭腔,“槿宴,冯妈说元宝不见了,你说它怎么会不见呢,它从来不会自己偷偷的跑出去的啊。”

    “这个……”

    傅槿宴拧着眉想了想,也不明白,但是只能先安慰她,“你先别着急,元宝是猫,想要出去玩也是正常,可能是迷路了,或者是玩疯了,所以没回来,我现在就带你出去找好不好,你先别担心。”

    “好。”宋轻笑点了点头,苦着一张脸,看起来委屈得不行。

    傅槿宴回头嘱咐了一声冯妈,带着她便出了门。

    两人开着车,慢慢的寻找着。

    因为清晓园位于郊区的地方,这里不像市中心那么拥挤,人潮涌动,高楼耸立,所以找寻起来倒也方便。

    只是即便是如此,还是没有看到元宝的身影,上百万的车开得像蜗牛一般,开一段距离,两人就下车一点一点的找,可还是没有丝毫的线索。

    甚至在遇到几只小野猫的时候,宋轻笑都蹲下来,轻声地问,“小喵喵,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元宝啊?它是一只英短,长得圆圆的,胖胖的,像是一个小元宝一样,你们有没有一起玩过啊,知不知道它去了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