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 九死一生的运动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好,你是认真的就行,我就放心了。这件事我其实盼了好多年了,就怕你不愿意,我也不想勉强你。现在你想通了我很开心,只要是跟你生的孩子,多少个我都愿意,不管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傅槿宴趁机表白一波。

    宋轻笑听到这些话,心里暖暖的,眼眶有几分酸涩,她眨眨眼睛,笑道:“那你就要从现在开始戒烟戒酒了啊!不管什么场合,一律不得喝酒抽烟,抽二手烟更不可以,知道不!不然会影响胎儿的。”

    对于这些小问题,傅槿宴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遵命,老婆!一切听从上级指挥。”

    “那老婆,我们现在……”

    话音未落,就遭到了宋轻笑强烈的反对,“不行!才刚确定呢,哪能这么快,再忍忍吧。乖啊,睡觉!”

    说完,她立刻闭上眼开始装睡——开玩笑,今天已经够累的了,要是现在折腾,她明天还怎么早起去上班啊!不去上班,她的两个小助理会提刀杀到家门口来的,这都多久没去上班了,这个工作室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都怪身边这个男人,真是太过分了,今天一定要凉一凉他才行,叫他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呢,哼!

    装着装着,宋轻笑一会就真睡着了。

    见自己今晚吃不到了,傅槿宴叹了口气,干脆也拉灯睡觉。

    但傅槿宴身为一个新世纪的好男人,秉持着“不抛弃不放弃死也不放手”的原则,虽然晚上的时候被自己的亲亲老婆大人残忍的拒绝,他的看着坚强但实际上十分脆弱的小心脏,受到了严重的暴击,这种滋味真是太煎熬了,又没有,唉,但是现在没办法,只能忍耐了!

    于是,经过了一晚上和平友好的盖着棉被纯聊天的过程,在早上的时候,傅槿宴醒来,扭头看着怀里抱着的人安详甜美的睡颜,终究还是没能控制住寄几心中的躁动,翻身化为狼,享用着美味可口的早餐。

    只是可怜了宋轻笑,一大清早,还没睡醒,模模糊糊,一脸懵逼的就被吞吃入腹,连皮带骨头一点儿都没剩。

    全程下来,她的内心活动十分的简单:我是谁,我在干什么……谁特么咬我!

    一场酣战结束,傅槿宴心满意足却又恋恋不舍的翻了个身,不再压着她。

    终于得到解放的宋轻笑望着天花板,张着嘴喘气,像是一条搁浅了鱼——快要翻白儿了。

    好不容易将气喘匀了,她一偏头,正好撞进傅槿宴的眼眸之中。

    看着他这么一副餍足的表情,宋轻笑的心中不是没有波澜,那已经是翻江倒海,马上就要决堤的趋势!

    “傅、槿、宴!”

    她以往每次叫他名字的时候,都是娇嗔中带着点点撒娇,有的时候为了搞怪,还要故意拉个长音,绵绵长长的,听起来像是吃了一罐子的蜂蜜,有些腻,但是很甜。

    但是像今天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像是从牙缝儿里面硬生生挤出来的语调,感觉他的名字代表的就是他这个人,每说出一个字,就是在他的头上咬了一口!

    很是惊悚!

    而对于傅槿宴来说,这样的威胁,还构不成真正意义上的威胁,毕竟炸毛的小猫,顺着毛摸,还是很轻易就可以安抚的。

    而面前这个养了好几年的“小猫”更是如此,甚至你不顺毛,只要抛出她想要的东西,分分钟就可以将这些事情抛之脑后。

    此生得遇小龙虾,从此节操是路人——来自宋轻笑的座右铭。

    但是有的时候呢,明知道危险性系数不是很高,不过为了彼此的面子,傅槿宴还是要适当的收敛自己的情绪,不能表现得太过嚣张,不然真的把人家给惹急眼了,到时候就不好收尾了。

    于是,在宋轻笑深情款款的呼唤出他名字的时候,他直接摆正表情,一本正经的,甚至……还“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静候吩咐。

    见他如此态度,宋轻笑丝毫没有感觉到心情爽快,反而有一种被挑衅了的感觉。

    “呵呵,你现在很有本事啊,居然趁着我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占我便宜,丫的是不是最近没挨揍,皮痒痒了?”

    宋轻笑一声怒吼,气势如虹。

    说完之后,可能是感觉还不解气,宋轻笑直接伸出脚,朝着他就踢了过去。

    力道看着很足,可惜她的腿早就没有了力气,和半残的区别就是……好好地休息一下,她还有康复的可能。

    于是这一脚踢是踢了,可是对于傅槿宴来说,完全没有丝毫的影响力,感觉就像是平时两人亲昵的时候,彼此间的肌肤相处。

    轻笑一声,他也不客气,一把抓住那个白皙的小脚裸,微一用力,就将她拖到了自己面前,一翻身,又给压住了。

    宋轻笑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双手环在胸前,瞪着眼睛,脸皮紧紧的绷着,十足十的防备姿态,身体甚至还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

    深吸了口气,她努力撑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对着傅槿宴笑得不知道有多讨好,声音也是谄媚到了极点,只是因为刚才……咳,所以原本柔媚的嗓音,现在有些许沙哑。

    “那个老公,我最亲亲亲爱的老公,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怎么会想要踢你呢,我刚才就是……腿有些抽筋了,所以想要伸一伸,舒展一下,结果没想到一下子就踢到你身上了,完全是个意外啊。”

    说着,她还叹了口气,摆出一副很是苦恼的样子说道:“唉,也是没办法,腿太长了,控制不住啊。”

    傅槿宴:“……”

    所以就算是在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也不忘记夸自己一下吗?

    这样的好心态,我应该说些什么吗?要不要给你双击个?

    真是爱死了你这个不怕死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