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嗯,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你喜欢吗,晓依?”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笑容中的真诚让路人看了都忍不住为之动容。

    顾晓依眼中的温度一下子将至冰点,她冷着一张小脸,往后退了一步,嘲讽的说道:“抱歉,郑先生,怎么大的阵仗,我当不起,你送错人了,还是留给你家里那位比较好,免得别人吃醋。毕竟,我们的婚约早已经解除了,现在不过就是一对陌生人罢了。”

    一见她这样子,一下子急了,神情焦急的说道:“晓依,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你听我解释好吗。”

    “没什么好解释的,都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和我亲耳所听的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真实的呢?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欺骗的开始。”顾晓依现在是一句话都不想说,甚至都不想看他一眼。

    虽然她心里其实也很痛,但就是有一股傲气和一股倔强支撑着她,让她不至于在他面前失态。

    “请让让吧,郑先生,你挡着我们的路了。”

    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这里,心里也涌起一股倔强,不服输的说道:“我要是不呢?”

    闻言,顾晓依笑了,反问道:“呵,不?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还是你想用这么多无关紧要的人逼我就犯,觉得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好歹会顾忌一下双方的面子?”

    顿了顿,她的口气像凝满了霜雪,决绝的说:“要真是这样想你就太天真了,郑先生,这招对我没用,你的道歉我不接受。我们从现在开始没有关系,以后,更没有关系!”

    说完,她就拉着行李绕路走了。

    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宋轻笑眼神复杂的看了看一脸失魂落魄的,拉着自己的箱子也跟了上去。

    这满地的鲜花无异于一把把刺刀,硬生生的刺进了的心里,红色的玫瑰像极了鲜血,让人捂都捂不住,汩汩的流了出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明明他们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夕之间,两人由爱人变成了仇人了呢?

    不,不是仇人,仇人至少还证明有爱,看顾晓依的态度,分明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陌生人,连一丁点爱的痕迹都找不到了。

    是他哪里做错了吗?他可以改啊!

    可是她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判了他死刑啊。

    顾晓依拉着箱子走到机场外面,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回头望着宋轻笑两人,笑了笑,“笑笑姐,我还没给我爷爷说我今天回来的事呢,他们也没派人来接我,我就不要脸的蹭你们的车了。”

    宋轻笑望着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里一痛,但没说什么。

    她知道,现在所有安慰的话都是隔靴搔痒,起不到真正的作用,除非她愿意敞开了心扉让人去安慰,除非她真正走出了这段情绪,否则,那些都是无关痛痒的话。

    “嗯,你无家可归,我自然是要收留你的。走吧,我们的车停在那边。”宋轻笑开着玩笑,试图调节此刻有些沉重的氛围。

    顾晓依一听,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不服气的反驳,“什么叫无家可归,我只是没给我爷爷说罢了,我才不要你的收留呢。被你收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宋轻笑好奇的看着她。

    “当然是吃狗粮了!你还嫌我吃得不够多吗?”顾晓依振振有词的说道。

    宋轻笑像是不理解她的话,皱皱眉头,故意说道:“你又不是狗,吃什么狗粮!你明明是个人啊,为什么非要说自己是条狗呢?”

    顾晓依:“……”

    丫的这波操作我服气,给你双击!

    “走吧,送我到我家门口就行了,好像顺路。”顾晓依最终没围绕自己是人是狗的事来说。

    这不明摆着的事实嘛,自己活生生一个大活人就是证明,多说反而多错。

    况且,她要是狗了,那宋轻笑和傅槿宴他们又算什么!

    上车后,顾晓依一直沉默的望着窗外飞速而逝的风景,脑中乱得像一团乱麻,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像电影情节一样,一幕幕闪过她的脑海。

    她就像个观影人,看着这些情节,有几分抽离的感觉,也有几分心痛和不解。

    宋轻笑非常识相的没去打扰她,等她想说了,自然会说,她现在还是安静如。

    车子平稳的在宽大的路上行驶着,很快就到了顾家,下车时,顾晓依来了一句,“有空咱们常出去玩啊,笑笑姐。”

    宋轻笑翻了个白眼,无语问苍天,“旅游一时爽,事后火葬场,你不知道这趟旅游我要熬多少个夜加多少班才能补回来呀。”

    顾晓依吐了吐舌头,然后真诚的道着谢,“笑笑姐,傅总,谢谢你们这趟陪我出去,我无以为报,改天请你们吃饭。”

    “哈哈,你说无以为报,我还以为你下一句是要说以身相许呢!结果是请吃饭这么老套的剧情,不过我喜欢,那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休息好了,情绪稳定下来了,很多事情的脉络才会浮现出来。”宋轻笑深深的看着她,一脸的欲说还休,“所以晓依,不要轻易下决定,也不要轻言别离,人生经不起别离。”

    顾晓依沉默的点点头,挥了挥手,便转身进了别墅。

    车子继续往前开,宋轻笑惆怅的说道:“槿宴,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她问的是在机场道歉被拒的那件事。

    “他们之间发展不应该如此,两人都是成熟的理智的人,按照常理,不会做出这种举动,可能其中还有些什么变故吧。”

    傅槿宴淡淡的分析着,对于别人的事,他一向不是很关心,他只关心宋轻笑的事。

    听着傅槿宴的话,宋轻笑想到了顾晓依给她说的关于沈芳菲的事,在心里感慨了一声,他们之间还真的有些变故。

    就是不知道这场变故是好是坏了。

    她有预感,这件事还没完,沈芳菲看起来不像是个安于平淡的女人,就凭她能当众破坏别人的订婚宴就可见一斑,这个女人不是个善茬。

    但愿晓依能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