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找回行李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吃过早饭,三个人出门开始这一趟真正意义上的旅行。

    走着走着,顾晓依突然觉得,傅槿宴来了,其实也是挺有好处的。

    ——毕竟若是只有她们两个,照相的时候要么就是自拍,要么还要去找别人帮忙,十分不方便。

    现在好了,有了现成的摄像师,走到哪拍到哪,服务的简直不要太到位啊!

    走走停停,三个人将附近的景点逛了个差不多的时候,宋轻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眼睛猛的一亮,忙不迭的接通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宋轻笑宋女士吗?”电话是警察局打来的,对方带着浓重的口音的叫着她的名字,听起来有些怪异,还带着好笑的感觉。

    “是的,我是,请问是事情有了进展了吗?”

    “没错,那名司机我们已经找到了,现在正在警察局,您们的行李也都找到了,请时间空余的时候前来认领。”警察公事公办的说道,语气倒是很和善。

    宋轻笑自然是感恩戴德,说了好几声感谢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是警察局的电话吗?”身旁的傅槿宴低声询问着。

    “是。”点了点头,宋轻笑脸上笑容灿烂,十分的兴奋,“他刚才跟我说,那个人已经找到了,行李也都找回来了,让我们有时间去认领一下。”

    顾晓依闻言也十分开心,丢了好久的东西终于又找回来了,简直是不要更兴奋好吗?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拿行李?”她的样子看着已经有些跃跃欲试,“我想念我的可爱的小钱包了。”

    只有在没钱的时候才能体会到——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宋轻笑将目光投向傅槿宴的方向,后者沉吟片刻,提议道:“这里我们也转的差不多了,不如现在去吧,正好也顺路。”

    其余两人没有意见,于是三个人一拍即合,开着租来的车直接去了警察局。

    进去之后,宋轻笑和顾晓依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被一个警察带着进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屋子里面,一个男人正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身材魁梧,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但即使是这样,宋轻笑也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就是那天的那个司机。

    没办法,记性就是这么的好,好脑瓜,一般人都是羡慕不来的。

    “这个就是那个司机,你们的东西在这里。”说着,警察将两个行李箱拿了出来,摆在了她们的面前,“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缺失的东西吗?”

    宋轻笑和顾晓依接过自己的行李箱,打开仔细检查了一番。

    检查完后,宋轻笑合上箱子,对警察点点头,感激的说道:“东西都在,实在是太谢谢你们了。不然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其实她们并不担心里面的东西被盗,毕竟这个行李箱可是花了不少钱买的,结实得很,密码锁也不是一般人能解开的,但就担心对方求财心切,会暴力破坏箱子,毕竟行李箱再结实也抗不过一把大斧头的冲击。

    然而在看到箱子外面完好无损时,宋轻笑就能猜到,里面的东西必然也都还在。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司机没有暴力破坏掉它。

    警察见状,也松了一口气,然后拿出一个本子,在上面写了些东西,递给两人,“不用客气,这些都是我们的职责。你们远道而来,我们就更应该要保护你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了。既然东西都在的话,那就麻烦两位核对一下笔录,核对无误的话,在上面签个字就行了。”

    顾晓依率先接过,全部扫了一眼,跟宋轻笑点点头,两人便挨个签字按手印了。

    “我想请问下警察先生,按照贵国的法律,这个人会接受什么样的处罚?”顾晓依问道。

    警察想了想,最终还是如实告知,“像他这样的情况,属于恶意敲诈乘客,还带走乘客的行李,主观上罪恶的成分更多,虽然最后你们的东西都安全的追了回来,但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他会被判处六个月有期徒刑。”

    这还仅仅是看得见的一例,看不见的那些,或者被司机敲诈成功了的例子不知道有多少,这种行为会严重抹黑国家形象,让人家对自己国家产生不好的影响,从而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宋轻笑听得暗暗咋舌,听说有些国家把偷窃盗窃量刑非常重,远不是中国那点小打小闹所能比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为了一点点利益就要被关六个月,给自己的一生烙下污点,真的是太不划算了,傻子才会这样做吧?

    那男人一听,唰的一下抬起头,神情中满是惊慌失措和惊恐,他不想在那个地方待六个月,外面的世界多自由自在,他不想进去。

    他再也顾不得什么,面红耳赤的咆哮着,“不,我不去,你们凭什么关我,她们的东西我都没有打开,从事实上来看,最多也就是绕了路,你们凭什么判我六个月的有期徒刑,我不服。”

    “闭嘴!”警察神情严肃的吼了一声,“再嚷嚷我就把你的嘴堵起来。有不服气的,你自然可以上诉,在这里嚷嚷也没用,谁叫你触犯了国家法律呢。”

    男子一听,一下子像霜打了的茄子,焉了,眼神中满是后悔,跟之前敲诈她们时的张狂样子判若两人。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行为会给自己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不然的话,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会去做。

    但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人因为无知所以无所畏惧,又哪有什么早知道,法律的存在就是要最大程度的避免这些无知的发生。

    先要认定人性本恶,所以才会诞生法律,这样才能把人向善的一面教化——虽然有恐吓的味道,但不得不说还是很管用的。

    这个司机不是她们能管得了的了,于是宋轻笑和顾晓依什么都没说,跟警察道了谢之后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出来了。

    宋轻笑跟两人说道:“时间不早了,附近也转得差不多了,咱们回酒店吧,明天再出来玩。”

    两人自然是没什么异议,况且,被这事一打岔,游玩的兴致也去了好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