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睡”了别人媳妇一晚上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一听就知道她又是想要取笑自己,又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轻哼一声,漫不经心的说道:“脸色好不好我倒是没有太注意,但是我觉得我挺好的,毕竟我现在岁数大了,要注意养生,总是运动的话,身体吃不消。”

    运动……

    养生……

    吃不消……

    顾晓依眨了眨眼,后知后觉的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腾”的一下子,整个脸瞬间爆红,双手紧抓着被子,盖到了鼻子的下面,声音又闷又无奈,“笑笑姐!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一言不合就开车,而且我还是一个刚刚失恋的柔弱小美女,你这样对我合适吗!”

    “当然合适,”宋轻笑回答的理直气壮,非常的坦然,“毕竟这是夫妻之间的正常生理交流,我们合情合法。”

    话说完,半天都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这一次,宋轻笑捂着被子偷笑得像个偷腥的小老鼠。

    哼!让你下午的时候嘲笑我,现在终于被我扳回一城了吧?

    劳资只是偶尔会害个羞,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强硬的一b,所以你那点儿小道行,对于我而言,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睡觉了,明天还要出去玩呢,可不能没精神。”

    扯了扯被子,宋轻笑打着哈欠说了句“晚安”,就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顾晓依嗯了一声,也回了句“晚安”。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还在被窝里面呼哈呼哈的做着美梦的时候,就听到一阵疯狂的手机铃声在安静的房间里面响起,声音震耳欲馈,令人崩溃。

    一个激灵,顾晓依“噌”的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还没有睁开,手已经摸到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放在了耳边,“谁呀,一大清早的,不知道我还在睡觉吗?扰人清梦很可耻的知不知道?”

    声音粗狂嘶哑,带着浓浓的起床气。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平板的没有起伏:“我是傅槿宴?”

    “傅槿宴?谁是傅槿宴?”

    顾晓依没有睡醒的大脑还处于混沌的状态,说话根本就没有经过脑子。

    只是等她说完之后,才突然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很是耳熟,仿佛在哪里听到过。

    傅槿宴,傅槿宴……卧槽!傅槿宴!

    想起来打电话的人是谁之后,顾晓依的眼睛“嗖”的一下子就睁开了,瞪得滚圆的目视前方,握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傅傅傅傅傅总,是是是是你啊,不好意思,刚才我没看,直接就接了电话。”

    对着他,即使是隔着手机,顾晓依都有一种莫名心虚的感觉。

    毕竟……自己刚刚把人家的媳妇儿给抢到了自己这里,还“睡”了一晚上!

    轻咳一声,顾晓依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发虚,“傅总,一大早的,您打电话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只是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看你们还没有动静,所以打电话来问一问,你们起床了吗?”

    傅槿宴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没有波澜,像是一杯白开水,但是听在顾晓依的耳朵中,却觉得那杯水里面,装了一颗定时炸弹!

    你丫的再不起床,就等着死吧!——这是顾晓依听出来的潜台词,真的是让她……虎躯一震啊!

    后怕的吞了吞口水,顾晓依很是怂包的点了点头,也不管他们之间还隔着电话,根本看不到,语气也足够尊敬,“那个……我们正准备起呢,马上哈,马上就收拾好了。您老再稍等一会儿就好了。”

    等到电话那头的傅槿宴很是矜贵的“嗯”了一声之后,她觉得自己的后背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面对着劫匪的时候,恐怕都没有现在这个心惊胆战吧?

    手忙脚乱的挂断电话,顾晓依扭过头去看了看还睡得昏天黑低的某个人,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

    劳资在这被你男人恐吓,你在我身边睡得倒是心安理得,心理素质真的是棒棒的哟,要不要给你颁朵小红花?

    皱着鼻子不甘心的哼了一声,顾晓依俯身过去,抓着她的被子用力一掀,缩在被子下面的某个人就完完整整的露了出来。

    蜷缩着身子,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颗蛋。

    对于这个形容,顾晓依很是满意,脸上挂着后妈版的笑容。

    而宋轻笑则是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本睡得好好的,突然之间,被子就不见了。

    虽然房间里面温度适宜,外面更是一片大晴天,但是睡觉,讲究的就是一个盖被子!不盖被子睡觉,那是没有灵魂的。

    所以被子刚离开她的时候,她就醒了过来,只是还没有完全清醒,半睁着眼睛,手在床上摸索来摸索去,好不容易摸到一个类似被子的物体,咧嘴一笑,刚要抽过来盖在身上。

    嗯?怎么不见了?

    顾晓依看着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一脸茫然加懵逼的宋轻笑,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笑笑姐,别摸了,被子都已经被收缴了,你赶紧清醒清醒,不然一会儿,你家那口子估计就要提着刀过来了。”

    闻言,宋轻笑皱着眉反应了一会儿,混沌的脑子清明了一些,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是说,刚才是傅槿宴打的电话?”

    虽然她没醒,但是那么大的噪音,她要是想要听不到,还是挺有难度的。

    “对呀,就是傅总,他不辞辛苦,一大清早就来查房了。”顾晓依撇了撇嘴,扒拉着赖在床上不愿意动弹的宋轻笑,哭笑不得,“所以啊,你赶紧起来吧,我跟他说我们已经醒了,马上就好,要是好长时间还没出去,恐怕咱们两个就要被鞭尸了。”

    “不会的,他知道我一般几点起来,所以……刚才打电话只是提醒我们该起床了,不用那么担心。”

    宋轻笑把脸在枕头上蹭了蹭,终于还是不情不愿的爬了起来。

    虽然说是那么说,但是傅槿宴的脾气她也是十分了解的,若是自己真的赖床不起,他恐怕能直接把她从床上拎起来,然后再拎出去,玩。

    两个人磨磨蹭蹭……好吧,主要是宋轻笑在磨蹭,顾晓依可是万万不敢耽误的,收拾完就打开门先出去“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