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自欺欺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抿了抿唇,她有些心虚的嘟囔着,“我刚才太着急了,你别生气。”

    “我生气还不是心疼你,你这样……”

    傅槿宴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紧闭着的房门突然被打开,顾晓依红肿着双眼站在门口,泪水还在不停地往下落,抽抽噎噎的喊了一声,“笑笑姐……”

    声音都哑了。

    宋轻笑一下子就心疼的不行,连忙上前一步,搂着她轻轻地拍了拍,扭头对着傅槿宴说道:“槿宴,你先回房间吧,我陪陪晓依,晚上就不回去了,你别担心。”

    看着顾晓依那么难过的样子,傅槿宴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轻声叮嘱,“有什么事马上通知我。”

    “好,我知道了,没事的。”

    搂着顾晓依走进去,宋轻笑随手将门关上,带着她坐在床上。

    看着她眼泪不停地流,像是坏了的水龙头一样,宋轻笑也无可奈何,只好去卫生间,用温水洗了一条毛巾,拧干之后拿出来,动作轻柔的给她擦了擦脸。

    她一边擦,一边轻柔的询问,“到底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哭成了这样呢?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

    提到这个名字,顾晓依一下子哭的更凶了,一边哭一边抽抽噎噎的说,时不时地还要打个嗝,宋轻笑听着,努力的理解着,很是辛苦。

    “我刚才,刚才给,打了电话,结果、结果是,是那个女人,接、接的,她说……然后我一生气,就,就直接说,说我要,解除婚约。”

    宋轻笑听了,满头黑线,心情复杂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么狗血的事情都发生了,这个世界真的是……呵呵了!

    对于刚才她说陈述的事情的经过,宋轻笑觉得其中疑点很多,但是看着她哭得这么伤心的样子,恐怕她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这姑娘,典型的已经被感情伤透了心。

    这个时候劝她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顺着她,这样还能让她感觉好受一些。

    叹了口气,宋轻笑轻抚着她的肩膀,声音温柔得像是三月的微风,带着安抚人心的奇效,“晓依,这件事情我不是参与者,所以不好发表意见,但是我觉得,既然你决定要解除婚约,那就不要因为他再伤心,你哭你闹你崩溃的要疯了,他也看不到,你的伤心,只有你自己能感受得到。与其难过,还不如暂时将这件事放开,就像是咱们当初要出来玩,不也是一样的嘛,放开一些事情,不去想他,尽情的放纵自己,等到我们回去了,真的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候,你再考虑该如何,现在就当没有这个人,刚才的电话也都是幻觉,你的记忆,只需要存留在我们互道晚安的那个时候就好了。”

    “可是这样、这样不是在自欺欺人吗?”顾晓依哼哼唧唧的说道,泪水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只是红肿的眼睛看着还是十分的可怜。

    像是一只受了极大委屈的兔子。

    闻言,宋轻笑轻轻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在安抚她一样,低声的说:“就是在自欺欺人啊,若是事事都要去面对,那日子过起来岂不是很累?很多的时候,我们都要学着当一个瞎子,或者是一个聋子,理所当然的逃避一些事情,这不是什么难堪的事情,而是我们面对生活的苦难时做出的合理反应。”

    我们看上去柔弱可欺,内心也是柔软得像是云朵一般,有些时候,面对威胁的时候,我们可以傲然挺立,但是有的时候,我们也会适应的展现出自己的软弱,因为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强硬的对待就可以解决的。

    谁都不是钢铁侠,就算是钢铁侠,也有弱点。

    顾晓依抬着头看着她,眨了眨眼,半晌没有说话。

    虽然她没说话,但是她的眼睛,已经说明了一些答案。

    “晓依,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也没有什么忘不掉的人,谁都不能确定的告诉你,就是你最终的那个人,或许你现在很喜欢他,放不下他,但是以后呢?万一你遇到了更加适合你的那个人呢,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现在的心痛和难过,都变的像是别人的事情一样。你还年轻,不要太早的因为感情就给自己判了死刑,很多时候,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以为前方昏暗无比,看不到希望,可是只要你勇敢的向前走一走,你就会发现,光明就在不远的前方。

    而你需要的,只是迈开脚步那一瞬间的勇气。

    顾晓依依旧是抬头看着她,只是这一次,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嗓音因为哭泣显得像是被砂纸打磨过一样,带着丝丝沙粒的感觉,“我知道了,我会学着好好地调整自己的心态,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我要保持开心,不能因为这件事,让我的心情都变得丧气。我不是为他而活的,前二十几年没有认识他,我也活的好好地,没有谁会因为失去谁而活不下去。”

    看着她眼神坚定的样子,宋轻笑感到感慨的同时,还是有些心疼。

    明明是那么活泼的小姑娘,每天脸上都带着明晃晃的笑容,喜悦的心情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可仅仅是遇到了那个他,受到了伤害,笑容消失了,明亮的眼眸也被泪水侵染,楚楚可怜。

    无声的叹了口气,宋轻笑搂着她在自己的怀里,一边轻拍着,一边柔声的劝慰,“你能明白就好,有些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你现在不知道,所以也不要提前下结论,很多时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总要亲自到他的面前问清楚,再下结论,不要提前判了别人的死刑,这对他不公平,对你也不公平。”

    顾晓依闻言,有些不明白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刚想要问,又想到刚才她说的话,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算了,先不管了,这些糟心的事情,留在以后再说吧,现在先管好自己的心情才是最主要的。

    抽了抽鼻子,顾晓依扯了扯宋轻笑的衣袖,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咬着唇,委屈兮兮的说:“笑笑姐,今天你留在这边陪我睡好不好?我自己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