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他去洗澡了,你有什么事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回到酒店,和他们二人互道了晚安之后,顾晓依拿着自己的“战利品”回了房间。

    将衣服都收拾好,自己也洗漱完毕,坐到了床上,她拿出手机,漫不经心的翻看着通讯录,不自觉的滑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上——。

    “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起床了吧?”

    想到之前在餐厅时傅槿宴说的那些话,顾晓依的心不可抗拒的颤抖起来。

    他……现在很颓废吗?因为我的不告而别而难过吗?

    咬着唇,心里经历了一番斗争之后,顾晓依终于下定决定,按着手机上的名字,将电话拨了出去。

    等到电话被接通的时候,她的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电话接通之后,自己要说什么。

    要说“你还好吗”?还是说“你最近怎么样”?或者是说自己这两天的遭遇?

    一堆一堆的问题在她的心间萦绕,扰乱得她不知所措。

    但是这一切问题都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

    “喂,你好。”

    听到声音,顾晓依脸上原本的紧张和焦虑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和悲伤。

    接通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很年轻的女人,绝对不是的母亲。

    这个声音她听过,虽然仅仅只听到过一次,但也是足够的印象深刻——是沈芳菲!

    为什么她拿着的电话?

    为什么她会和在一起?

    是不是……

    咬着唇的力度更大了些,顾晓依深吸了口气,缓缓的问道:“请问在吗?”

    “你说哥哥?他去洗澡了,你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的沈芳菲声音娇弱,带着明显的挑衅。

    闻言,顾晓依仿佛是被雷劈中一样,整个人都愣住了。

    洗澡去了?

    是什么情况下,他会在一个女人在的情况下去洗澡?

    问题的答案昭然若揭,但是她不想知道,也不想去询问。

    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的想法简直是太可笑了。

    居然还奢望着这一切都是误会,现在看来,现实的打脸真的是防不胜防,真特么疼啊!

    自嘲的笑了笑,顾晓依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用尽全身力气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算正常,“这样啊,也没什么事情,既然他正在忙,那烦请你转告他一声,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不合适,所以之前的婚约还是取消吧,以后一别两宽,各自心安。“

    “原来是这件事情啊。”沈芳菲的语气中充满了喜悦,仿佛马上就要抑制不住的大笑出来了,“之前哥哥也有跟我提过,意思和你说的差不多,只是他又说了,毕竟这种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说影响都不太好,所以他想着等你想提出来,这样既能全了你的面子,也能解决事情。现在听到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省得还要担心他为这件事操心。”

    “唉,哥哥就是心地太善良了,所以才会事事都为别人考虑,到最后,吃亏的都是他,我看了真的是心疼得不行呢。”

    闻言,顾晓依咬着唇的力气越发的大,柔嫩的唇瓣已经被她无意识的咬破,有点点的红色正在缓慢的流淌而出,蔓延在唇上,显得妖艳又绝丽。

    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将眼眶中蔓延的泪水忍了回去,她的声音听起来无波无澜,仿佛丝毫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有所波动一般,“是吗?那还真的是委屈他了,不过这些都跟我没有关系了,你跟我说也没什么意思,反而会让我觉得,你是一个沉不住气又肤浅得令人感到可笑的女人。之后要如何,都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不想知道,所以烦请你再告诉,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谢谢,再见!”

    一口气说完,顾晓依毫不犹豫的将电话挂断,垂着头,紧紧地攥着手机,沉默不语。

    半晌之后,有一滴透明的液体从她低垂着头的方向滴落,掉在腿上,溅起一个小小的水花,然后透过菲薄的布料,消失不见。

    随后,更多的液体溅落,数量多到甚至来不及被衣服吸收,渐渐地,那一处已经被泪水浸泡了,若是伸手触摸,甚至能摸到一手的水渍。

    顾晓依垂着头无声的哭泣,渐渐地克制不住,演变成了小声抽泣,再到后来彻底忍不住,抬起头开始嚎啕大哭,明明是想抑制着自己的声音,但是悲伤已经蔓延到了心里,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忍住的。

    相邻的房间里,宋轻笑正躺在床上玩手机,突然,她划着屏幕的动作停顿了下来,皱着眉头屏声静气的听了一会儿,转身摇了摇身旁正在处理事务的傅槿宴的手臂,悄声说道:“槿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傅槿宴正在专心的看文件,听到她这么问,不明所以,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什么声音,我没有听到,你是不是玩手机玩太久了,出现幻觉了?”

    “才不是,我才玩了不到半个小时,怎么会出现幻觉。”

    瞪了他一眼,宋轻笑放下手机,直接趴到了墙上听了听,眉头皱得更紧了,“不会错的,是晓依的房间传出来的声音,好像是……哭声?!”

    哭声!

    宋轻笑猛然怔住,表情凝固。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能够让她哭成这个样子,明明刚才回房间的时候她还是笑呵呵的样子,而且还偷偷的跟她说,回去之后要给打电话聊一聊的,现在这是……

    想了想,宋轻笑越来越担心,始终是放心不下,披了一件外套就走了出去。

    站在顾晓依的门口,她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却没有人来开门,她心中越发的惴惴不安,敲门的力气也逐渐变得大了起来,一边敲一边喊,“晓依?晓依!你把门打开,出了什么事了,你开门啊!”

    刚想要再继续敲,身旁伸过来一只大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动作从半路拦了下来。

    宋轻笑刚想要骂人,扭头一看却是傅槿宴,生生的将已经到了嘴边的“三字经”又给咽了下去,噎的她差点儿翻起白眼儿。

    “你干什么呀,放开我。”

    “再敲下去,你的手还要不要了?”傅槿宴皱着眉,表情不善,“你自己看看你的手。”

    闻言,宋轻笑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发现已经是红红的一片,刚才太心急没有感觉,现在感觉到有些酥麻麻的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