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打听消息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咬了咬唇,顾晓依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期期艾艾的看着傅槿宴,也不气愤了,也不冒酸水了,而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对了,傅总,你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吗?”

    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还是想要知道他的近况,尽管是从别人口中了解到。

    闻言,傅槿宴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能憋到什么时候呢。”

    “轰”的一下,顾晓依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脸红得跟盘子里的虾有得一比。

    感受着胳膊上传来的同感,傅槿宴看了一眼始作俑者宋轻笑,只见她不停的在跟自己使眼色,示意自己不要逗顾晓依了。

    傅槿宴在心里叹了口气,暗叹自己这个正牌老公的地位可能真要不保,而且还是输给一个女人,不是男人。

    憋屈不!

    “其实你们刚走没多久,就来找过我。”傅槿宴淡淡的说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话对于顾晓依而言是个多么爆炸性的消息。

    “什么?你说他去找过你?他找你干什么?”

    顾晓依连美食都顾不上吃了,声音惊讶得都有些破音了。

    对此,傅槿宴丝毫不觉得意外,一对有情人就因为这些乌龙而天各一方,实在是很遗憾。

    明明两人都关心着对方,还偏偏一个明着打听对方的消息,一个躲起来暗着打听。

    “你对他避而不见,顾家自然也不会给他好脸色,不会告诉他你现在在哪里,他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找到了我。他知道你跟笑笑是好朋友,所以开始是拐着弯的问我笑笑的消息,后来才问出了你在哪里。”

    闻言,顾晓依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继续急切的追问着,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对对方那种在乎有多么深重。

    “那你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我自然是说你和笑笑出国散心来了,毕竟这种事只要有心人一查,就会查到的,没必要隐瞒他。”傅槿宴想起来找自己时候的样子,颇有几分唏嘘。

    明明堂堂八尺男儿,一身铁血刚毅之风,却偏偏带着几分脆弱,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跟普通的伤情男人没什么两样。

    可见,情之一字,实在是害人不浅,但同时,也救人无数——比如他。

    “我跟他说你们散散心就会回去的,让他放心。”傅槿宴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补充下,为这两人的和好加一把柴火,“他看起来,过得很不好的样子,整个人都颓废了。”

    闻言,顾晓依心里一颤,沉默的看着盘子里的东西,没再说话。

    宋轻笑见状,有些担心,“你没事吧,晓依?”

    “没事。”顾晓依长叹了一口气,迷茫的问道,“笑笑姐,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觉得没什么呀。”宋轻笑严肃的看着她,“伤心了,自然要躲起来疗愈,不让人见着。这是人的本能,哪有什么好坏对错的。”

    “可是,刚刚傅总说,他看起来过得很不好,他应该是在担心我吧?”顾晓依有些不确定的说着,清秀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

    “嗯,他是在担心你,所以你现在想通了吗,晓依?”宋轻笑眼里带着几分狡黠,试探的问道,“你要不要跟他说说话?想必他这几天尝试着打你的电话都打疯了吧?”

    顾晓依想起了那上百个未接来电和消息,心里很复杂,那几天每天都会打很多电话来,但她一个也没接,消息更是没有点开看。

    甚至心烦的时候直接关机。

    这几天,或许他也累了,几乎没打电话来了,或者他知道他打了她也不会接,于是就放弃了?

    那怎么可以!

    为这点小困难就放弃了吗?那以后的路还怎么走。

    算了,这次换自己主动吧,看上天会给自己一份什么礼物。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笑笑姐。”

    顾晓依突然神情一松,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你们,傅总,轻笑。”

    看见她的样子,宋轻笑心里也是一松,愉悦的说道:“没事,想通了就好,咱们继续吃吧,海鲜凉了就腥了。”

    她没问晓依会怎么做,但她知道她不会再钻牛角尖了。

    毕竟,她是一个勇敢的姑娘。

    吃过饭后,宋轻笑提出要去逛街,理由也很充分,让人无法反对,“我们两个的行李都没有了,这两天一直都没有可以换洗的衣服,你能想象那有多难受吗……你不能想象,因为你丫的有洁癖,换衣服换的比我还要勤!”

    傅槿宴被她这么理直气壮的语气逗笑了,有些无奈的扶着额头说道:“我曾经是个军人,每天的训练几乎都是在泥土地里摸爬滚打,有的时候几天都不能换衣服不能休息也是常有的事情,就算我有点儿洁癖,那个时候也不管用了。你这么不服气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我就是觉得要是用太平常的语气说的话,显得很没有底气,所以……”宋轻笑咧嘴一笑,露出纯(bai)真(hi)的笑容看着他,再次理直气壮的说:“这些都不是你需要纠结的事情,你只需要跟着我们,然后付钱买单就可以了。”

    傅槿宴:“……”

    还是……非常的理直气壮啊!

    但毕竟是自己的老婆,为她花钱都是理所应当的。

    自己不给花,难道让别人来给吗?

    怎么可能,我不要面子的啊!

    矜贵的点了点头,傅槿宴淡声回复,“可以,这么一点儿小问题,我当然要满足你们了。正好刚吃完饭,还可以溜达溜达,消化消化。”

    闻言,宋轻笑和顾晓依很是开心,笑容满面的站了起来,毫不客气的直冲进不远处的商场里。

    那个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要进行一场丧心病狂的厮杀呢!

    ——也确实是“厮杀”,女人进商场,那都是血拼啊!

    为了解决最基本的“生理需要”,两人率先进了内衣店,在里面尽情的挑选着。

    外面的衣服穿个两三天都没有关系,最里面的还是要勤换着,不然的话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都过意不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