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隔音效果不好的房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好哇,你嘲笑我,看我不收拾你!”宋轻笑张牙舞爪的从他身边坐起来,然后就着他光滑结实的胸膛就是一口下去,末了,还满足的砸了砸嘴,似乎在回味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

    傅槿宴结结实实的承受了她这……小猫挠痒似的一下,“夫人这下满意了?”

    “嗯,满意了。”宋轻笑点点头,一脸傲娇的说道。

    “看样子夫人精力不错,既然你满意了,那……”傅槿宴眼里蓦地跃起一簇簇小火苗,压低了嗓音说,“为夫就要继续了。”

    不再折腾一下,免得这个小野猫还有精力咬人。

    宋轻笑哪里知道,自己这一次无心的恶作剧,付出的代价相当的大。

    很快,她便又被傅槿宴热情又不容拒绝的拖进了快乐的深渊,连个浪花都没扑腾起来。

    就是这么的轻而易举。

    再次鸣金收兵,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宋轻笑苦兮兮的揉着自己的腰,像一条搁浅在海滩的咸鱼——还是最咸的那条,嘴巴有一下没有一下的张着,费力的呼吸。

    “咱们才分开一天,一天啊,大兄dei,不是一个月,也不是一年,有必要这么饥渴吗!”她愤愤不平的吐槽,眉头像毛毛虫似的皱着,悲愤的样子看起来相当搞笑,“你这样子,我下午还怎么出去玩啊。哎哟,我的腰啊,这下怕是真的断了。欣赏不了美景,吃不了美食,这一趟不就白来了吗!”

    看着她不像作假的样子,傅槿宴有几分讪讪,连忙认错,“老婆,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把持住自己。我只是觉得,哪怕我们分开一天,我也觉得像是过了好久了。我来给你揉揉,就当赔罪了好不好?”

    光说不做假把式!宋轻笑撇了撇嘴,小脑袋一痒,示意他快点动手。

    “晚上不准再动我了知道不!”

    “好!”

    “再动我就另开一间房,自己一个人去睡知道不!”

    “好。”才怪!

    傅槿宴笑吟吟的回答着,心里却十分不以为然,反正晚上什么情况,不是这只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小猫咪说了算。

    两人亲亲昵昵磨磨蹭蹭的一直到下午一点,宋轻笑才起床收拾好自己,去隔壁房间敲门。

    “晓依,醒了吗?”

    话音刚落,门就一下子从里面打开了,吓得宋轻笑差点一蹦三尺高,“我去,你开门这么速度!”

    顾晓依幽怨的撇了她一眼,“能不快吗?某些人吵得我简直没办法休息。这不,我都收拾好了,正准备去叫你们来着。”

    可怜她这个单身狗,以为自己一个人住一间就没问题了,然而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天!真!

    声音是可以通过墙壁这种介质传播的,尤其是在做某些事情时,那声音的穿透力非比寻常,让你捂着耳朵也不行,蒙在被子里也不行,抓狂得恨不能打开音响,放上一段摇滚乐。

    宋轻笑被她的话弄得很不好意思,她不知道,这个酒店房间的隔音效果原来并不好,而她刚刚还……

    卧槽!

    简直是太丢脸了!

    宋轻笑在心里不仅把设计这个酒店的人恨了个千百八十遍的,而且还把傅槿宴用各种姿势yy了一下。

    “呵、呵呵,既然收拾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我去叫下槿宴。”宋轻笑强行转移了话题,恨不得当场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说完这句话,她就落荒而逃。

    直到一行三人出了门,宋轻笑还有那么点小尴尬,想到自己这么奔放的声音被顾晓依听了去,她就觉得浑身不得劲。

    “你怎么了,笑笑,是哪里不舒服吗?”傅槿宴发现了她的心不在焉,关心的问道。

    宋轻笑摇摇头,又恢复成了一脸淡定,云淡风轻的说:“没事,可能是……有些饿了吧。”

    说起来,她还真是有点饿了呢,毕竟刚刚体力消耗太大,之前吃的那些饭菜,早已经消耗完了。

    “那我们去吃点东西怎么样?刚好这里好像是一条小吃街。”傅槿宴很有绅士风度的征求着顾晓依的意见。

    “既然笑笑姐饿了,那我们去尝尝这里的特色美食也不错。”顾晓依意有所指的说道,眼神向宋轻笑那边一瞄,意思很明确:我知道你是怎么饿的,不用再装了。

    宋轻笑读懂了她的意思,大囧之下恨不能将她一脚踢到海里去游泳,省得在这里有事没事的找她麻烦。

    于是几人风景没看多少,倒先吃了起来。

    不过这也符合了宋轻笑和顾晓依两人的心意——毕竟不吃饱哪有力气逛嘛。

    三人品尝着地道的当地美食,也是以海鲜为主,但口味各不相同,他们吃得也相当嗨。

    期间,傅槿宴没有吃多少,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宋轻笑这个小吃货剥壳,剥各种虾壳蟹壳蛤蜊等等。

    然而架不住宋轻笑有一个饕餮般的胃,他剥的速度赶不上她吃的速度。

    “你慢点吃,你看,吃得到处都是。”傅槿宴轻声叮嘱着,顺便取下一次性手套,扯了张纸,帮宋轻笑擦了擦嘴角的油渍,宠溺的说了一声,“小花猫。”

    见状,坐在对面的顾晓依差点没被东西呛死。

    可怜她孤家寡人的,没人剥壳没人擦嘴也就罢了,这两个没良心的还要到处撒狗粮,让她眼红。

    “喂喂喂,你们两个,能不能关注一下我的心理健康?这明明是我和轻笑的蜜月行,现在倒好,我成了陪衬,成了电灯泡,你说你们这样做厚道不?我的心啊,碎成了一瓣一瓣的了。”顾晓依举着一个空了的大蟹壳反抗着。

    她的话配合着她的动作,看起来异常……诡异。

    看见她的样子,宋轻笑眼里的笑意忍不住流露了出来,她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晓依,你还是先把嘴角的蟹肉吃掉再来说话吧,不然我真怕那块肉掉到你衣服上去,沾了油可就不好了。”

    啊咧?

    顾晓依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在宋轻笑嫌弃的眼神中,用手抹了抹。

    敢情自己刚刚是白表演了,人家的关注点压根就没在她的话上面嘛。

    真是气人。

    哼,撒狗粮,自己又不是不会,只是那个能配合她撒狗粮的人暂时不在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想到那个人,顾晓依突然心里一痛。

    自己一气之下消失了这么多天了,对他避而不见的,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她?

    还是,继续跟他那个青梅竹马在一起,早已经把自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