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名字叫“地道”的中国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诶,不对。”宋轻笑突然反应过来,眼神狐疑的看着他,不解的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戴安娜姐姐呢?她就这么放你进来了?”

    “当然是因为我拿出了能够证明我身份的东西,她才会放我进来。”

    说着,傅槿宴有些得意的挑了挑眉,伸手指了指桌子的方向,“我给她看了那个,她就相信我是你老公了,自然就放我进来了。然后她说有事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宋轻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当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两本结婚证的时候,她的心情……一言难尽。

    居然想到拿结婚证证明两人的关系,不得不说,眼前这位大兄弟真的是机智得一b。

    突然想要跪拜一下怎么办?

    轻咳一声,宋轻笑暗示自己要矜持,要淡定,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算你能耐,这种方法都想得出来,真是有本事。”

    说完,她又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开始撒娇,“但是一大早就看到你出现在我面前,我真的还是好激动啊,好开心,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开心得要飞起来了。”

    “那我可得把你抱紧了,省得你真的飞走了,我还得找你。”傅槿宴说着,煞有其事的将她搂得更紧,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胸膛。

    顾晓依走出房间的时候,就听到宋轻笑兴奋的鬼哭狼嚎声。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打着哈欠走过去,等到看见客厅里面相拥的两个人时,尤其是那个男人长得很是眼熟,似乎是……傅槿宴……

    傅槿宴!

    卧槽!

    顾晓依一个哈欠没打完,被惊得硬生生停在了原地,大张着嘴,看着十分搞笑。

    他是怎么神奇的出现在这里的?

    他们之间隔着的不是几座山几条河啊,而是一个太平洋好不好!

    这人是长了一双翅膀吗?

    听到脚步声,傅槿宴抬起头看了看,轻笑一声,拍了拍宋轻笑的肩膀,俯身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晓依出来了。”

    闻言,宋轻笑缓缓松开环着他的手臂,扭过头去,看到顾晓依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晓依,你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睡了一觉,睡得下巴脱臼了?”

    “谁下巴脱臼了!”顾晓依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白了她一眼,闭上大张的嘴,恢复正常,语气略带惊讶的说道,“不过,傅总,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来拯救你们两个,省得到时候无家可归,岂不是太可怜了。”傅槿宴毫不留情的又开始嘲笑她们。

    顾晓依有些不好意思,手指纠缠在一起,低头认错,“好吧,都是我当时太沉不住气了,所以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错了。”

    见她认错,傅槿宴还有些惊讶,随即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又不是专程来找你们兴师问罪的,不用这么的正式,搞得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结果他没想到,顾晓依比他更加的不以为然,“不用在意,我也就是随便道个歉,没什么诚意在里面。”

    傅槿宴:“……”

    这个回答真的是太硬气了。

    给你点个赞好不好?

    宋轻笑在一旁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简直要笑喷了。

    这时,房门突然响了一声,众人扭过头去,就看到戴安娜走了进来。

    见到她们都在一起,戴安娜笑了笑,语气轻快的说:“你们都已经起来了啊。”

    她说着,看向宋轻笑,挑了挑眉,用一种自以为是悄悄话,其实在场的人都能听得到的声音说:“笑笑,今天见到你老公我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早结婚了,你老公这么帅,看着就是一个成功人士,这样有魅力的男人,怪不得你会把持不住。”

    把持不住……

    宋轻笑被这个形容词吓得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脸色一下子就爆红了,站在那里不好意思的想要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太羞耻了啊!

    她哪有这么奔放啊啊啊啊啊,明明当初把持不住的是他,不是她,她从始至终都是一只被猎人捕获的小白兔好伐!

    轻咳一声,宋轻笑悄咪咪的抬头看了看傅槿宴,就发现后者也正垂眸看着她,眼眸中带着浓重的玩味,仿佛在说:原来你对我是这种想法啊。

    不是这样的!

    你听我解释啊!

    宋轻笑一脸的无奈加郁闷,但是还没有办法和戴安娜解释,只能干笑着点了点头,权当承认了。

    戴安娜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问题,热情的招呼他们,“别站在这了,快坐下,我去给你们做饭。”

    此时宋轻笑连忙站出来,神情恳切的说:“姐姐,这顿饭让我做吧,昨天都已经很麻烦你了,这一次换我来,好不好?”

    “那怎么行,你们……”

    戴安娜下意识的就要拒绝,结果被她下一句话说得起了兴趣,“我会做地道的中国菜,还有我老公,他的手艺比我还要好,你难道不想尝一尝吗?很好吃的。”

    这么一说,戴安娜顿时起了兴趣,连忙点了点头,“好呀好呀,那我就不客气了,等着你们的美食了。”

    她想吃中国的美食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无缘吃到,这边所有打着中国餐厅旗号的饭馆,味道好像都不怎么好。

    虽然她也不知道真正地道的中国菜是什么样子的,但直觉告诉她,不应该是她吃到的那样。

    “您就请好吧!”宋轻笑俏皮的学着北京方言说道,拉着傅槿宴就进了厨房。

    “你会做地道的中国菜?”傅槿宴一边系着围裙,一边好笑的看着她,揶揄的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本事?”

    被揭穿的宋轻笑有些恼羞成怒,握着小拳头朝着他的胸膛轻轻地捶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做的中国菜,叫‘地道’,怎么样,你有意见吗?”

    “……”面对这么生硬的解释,饶是能言善辩的傅槿宴也是无言以对,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选择认输,“好吧,我没有意见,你是最棒的。”

    “那是当然,哼!”

    宋轻笑傲娇的哼了一声,拿着戴安娜刚刚买回来的新鲜蔬菜,就开始洗起来,傅槿宴也开始动起手来。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是感情深厚的夫妻,不用多说什么,一个眼神儿丢过去,就知道要的是醋还是蒜。

    没过一会儿,几道色香味俱全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美食就已经被摆到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