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从天而降的男猪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即使没有见面,隔着电话,傅槿宴还是能够察觉到她的想法,轻笑一声,淡声说道:“那好啊,能够让我家这个小吃货这么极力推荐,味道一定是十分的美味,那我就等着你给我带回来了。”

    被他这么一说,宋轻笑原本还有些郁闷的心情也很快烟消云散,用力的“嗯”了一声,又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便挂断了电话。

    收好手机,一扭过头去,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一刻宋轻笑觉得,自己能克制住没有把手机直接砸过去,一定是因为自己担心手机被摔坏了,而不是心疼她的那一张脸!

    “顾!晓!依!”

    头一次被这么用力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出名字,顾晓依感觉还挺新鲜,但是危机感已经使得她自动向后挪了挪,远离危险地带。

    “你丫的是不是准备吓死我?特喵的这么大一张脸贴过来,我刚才以为你拿了一张饼盖在了脸上一样。”

    “……”深吸了口气,顾晓依看着她,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的脸有那么大吗?人家是标准的瓜子脸,你少在这里抹黑我。”

    轻嗤一声,她挑了挑眉梢,语气带着微微的酸劲儿,“我就是看某些人煲电话粥,太腻歪了,所以想要提醒你一声,长途话费很贵的,谁知道刚过去你就把电话挂断了,我也没有办法啊。”

    说完,她还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很无奈!

    宋轻笑:“……”

    我信了你的邪!

    不顾形象的翻了一个超大的白眼,宋轻笑觉的自己的眼珠子都要翻到天上去了——这样能够显示自己内心的嫌弃了吧?

    撇了撇嘴,宋轻笑扔下一句“睡觉,尔等跪安吧”之后,扯着被子,钻进了被窝里。

    被勒令“跪安”的顾晓依眨了眨眼,磨了磨牙,在心中天人交战,不知道是要按照她说的,还是……掀开被子把她直接踢出去,现场表演一个正式的“跪安”!

    纠结了好久,她终于还是选择了前者。

    毕竟两人还是要相处一段时间的,不能把关系闹得太僵,等到回去之后……有的是时间好好地聊、一、聊!

    蜷在被子里的宋轻笑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凉,以为是自己的被子没有盖严,下意识的又裹了裹被子,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吃饱喝足之后的睡眠最是舒坦,尤其是躺在如此柔软的床铺之上,连被子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于是,两人这一晚睡得十分香甜,一夜好梦。

    第二天,直到九点多的时候,寂静了一晚上的房间里,才终于有了些许响动。

    “嗯……”

    随着一声嘤咛,两条白嫩的手臂从被子里面伸了出来,向上用力的伸展,随后被子被掀开,一个蓬头垢面得像疯婆子一样的人从床上直挺挺的立了起来,双眼茫然的环顾着四周。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电视剧里面那种,女主角一觉醒来,美得不不可方物的情景,真的都是骗人的!

    像宋轻笑这样,头发乱得像鸡窝,眼神迷茫,睡衣歪歪斜斜的挂在身上的形象,才是最符合现实的。

    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她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原本还有些混沌的头脑一下子就清醒了。

    “我靠,居然都快要十点了!我的妈呀,这么明目张胆的赖床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

    她一边碎碎念,一边连忙穿鞋下床,跑进了卫生间去洗漱。

    一旁的顾晓依也被她的狼嚎鬼叫吓得醒了过来,看了看时间之后,和她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等到宋轻笑收拾得焕然一新走出来的时候,一边嫌弃还没有收拾好的顾晓依,一边拿着电话准备给傅槿宴报备行踪。

    拨出号码时,她正推开门走出去,就听到客厅里似乎传来了一阵悦耳的声音。

    “诶?戴安娜姐姐也喜欢听中国的歌曲吗?这么巧,和我老公的铃声一样。”

    宋轻笑有些惊讶的喃喃自语了两句,手机放在耳边,等着电话被接起。

    可是这一次,电话却被掐断了。

    宋轻笑皱着眉放下手机,看着黑下来的屏幕,想了想,心中了然,“嗯,应该是在忙吧,这个时候,没准是工作上的事情,那我等会儿再打吧。”

    她嘟囔完没两秒,就听到从客厅方向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清润中带着笑意,“我人就在这里,你有什么话直接当面说好不好,还要打电话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宋轻笑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微张着嘴,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那个是、是……傅槿宴的声音?

    他怎么会在这里?!

    惊讶不已的宋轻笑脚下生风,一溜小跑着到了客厅。

    当她看到站在那里的男人,正对着她微微浅笑的时候,她突然伸手,照着自己的手臂掐了一下,疼痛的感觉告诉她,自己不是在做梦……

    傅槿宴真的来了!

    “啊!”

    随着一声丧心病狂的嚎叫,宋轻笑一个猛子就扑了过去,直接扎到了他的怀里,又蹦又跳,兴奋得像是得了失心疯。

    “槿宴,你怎么会来这里的?明明昨天我和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还跟我说你在开会,公司那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怎么今天就……”

    “因为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你们两个,所以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就赶着最早的一趟航班过来了,省得你们两个再闯祸,那该怎么办。”傅槿宴笑着说道,言语中满满的都是对她们的担忧。

    闻言,宋轻笑有些不服气,噘着嘴反驳,“才不是呢,我们这一次只是意外,谁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嘛,况且就算我们出了一点儿小事故,但是你看现在,我们也是有吃有喝有地方住,所以说,你完全不用这么担心,我们很好,非常好。”

    说完,她微扬着头,脸上的表情又傲娇又得意。

    看着她这么生龙活虎的样子,傅槿宴哭笑不得,伸手在她的鼻尖轻轻地点了点,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