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投桃报李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着顾晓依的话,戴安娜眉头轻轻的皱起,原来这里还有这么一段,怪不得,见她们两个衣着打扮和谈吐都不俗,却什么都没有。

    “以后你们出门要留个心眼,尽量坐那些正规的车。这些黑出租呀,专门坑骗外来人,你们女孩子家家的,争吵起来超不过那些人的,那些都是不讲理的人,遇到了就远离。”

    闻言,宋轻笑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哪里都有黑出租,在我们中国,也有这种情况发生呢。”

    “那些都是游走在灰色利益链条上的,只要法律没有明确提及,就会有人冒险去做。何况这边管得也并不严格。”戴安娜说道。

    “嗯,吃一堑长一智,我们以后会留心的。多谢姐姐的饭菜了。”顾晓依笑眯眯的说。

    “这没什么,举手之劳。这几天你们就安心住下吧,等我忙过了,带你们出去玩。”戴娜娜热情的说道。

    宋轻笑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点点头,“对了,姐姐,你这里有电脑吗?”

    “有啊,你等下,我给你拿。”戴安娜没有问为什么,很快便取出一个电脑,放到桌子上。

    “姐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帮你重新设计下那个放珠宝的橱窗,美丽的珠宝需要别致的橱窗相配,这样才能相得益彰。我是个设计师,想必能帮上你的忙。”宋轻笑想到了今天看到的场景,觉得自己有必要帮这个忙。

    闻言,戴安娜立刻摆摆手,“轻笑,这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你来我这里做客,我就很高兴了,怎么还能麻烦客人帮主人做事情呢。”

    宋轻笑笑了笑,解释道:“不麻烦的,姐姐,我们中国有句话叫投桃报李,就是你给我一个桃子,我回报你一个李子,说的就是礼尚往来,表达友好之意,你这么热情的不计回报的收留我们,我们一直这样白吃你的住你的,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就让我帮你设计下橱窗,权当代表我们友好往来的证明好不好?我知道姐姐也不缺那个橱窗的设计,但如果姐姐不嫌弃的话,就让我试试行吗?刚好好几天没有设计了,手痒痒的呢。”

    听到宋轻笑这善解人意的话,戴安娜心里涌起一种莫大的欣赏,这真的是一个很优秀很懂礼貌的女孩子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庭养出来的。

    这边的设计师并不好找,尤其是优秀的设计师,都有一定的傲气,或者拿大笔银子往里砸,他们才能帮忙设计,宋轻笑故意这么说,是为了让自己心里高兴。

    想到这里,戴安娜也不再拒绝,大方的点点头,“如果不嫌麻烦的话,那就拜托妹妹了。”

    “是我的荣幸。”宋轻笑笑眯眯的说道。

    “对了,妹妹,你刚刚说的那个什么给我一个桃子,再回报你一个李子是什么?怎么说来着?”戴安娜对中国文化挺感兴趣的,只是苦于平时接触得并不多,此时遇到两个中国女孩,自然要好好交流一番了。

    “这句话呀,流传了几千年了,桃子和李子都是水果,意味着一种情谊上的交换,大家心甘情愿的愿意为对方给出自己的东西。还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琼瑶是美玉,就像刚才那样,我在你的店里,不过说了几句,你就热情的邀请我们来你家,而且还说是举手之劳,就是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回报的东西价值远远高于我们给出去的东西的价值,表现的是你对这种情谊的珍视。”

    宋轻笑仔细的解释着,这对翻译功底要求很高,毕竟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又言简意赅,需要翻译得信达雅,就很需要功力了。

    戴安娜听得如痴如醉,一脸向往,末了,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中国文化真的是太博大精深了,你刚刚一说,我就觉得,这些关水果什么事呀,听完后才知道,还有这么深的含义,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欢迎您来中国旅游,姐姐,如果你去中国的话,一定要记得告诉我们一声。”宋轻笑笑道,“对了,姐姐,你这里有手机充电器吗?我和晓依的手机都没电了,充电器又被那个黑出租司机拉走了,现在联系不上家里人。”

    说着,宋轻笑将手机拿出来,给戴安娜看了看,“是这种充电器,家里人联系不上我们,一定很着急。”

    戴安娜看了看,点点头,“这个我这里有,等下,我去给你们拿。”

    说着,她便从抽屉里拿出两个充电器,分别递给两人,然后交代道:“那你们先休息下,今天吃了不少苦头应该累坏了,我先去一趟店里看看,等晚上,姐姐给你们做好吃的。”

    “嗯嗯,谢谢姐姐。”听到吃了,两人眼中都放射出了一阵绿光,像很久没有吃到肉骨头的狗似的。

    戴安娜被她们两个的表情逗笑了,真是两个可爱的小吃货,怪不得会选择这里来旅游。

    这里靠近海边,鱼虾海鲜非常多,而且很美味。

    顾晓依选择这里作为第一站,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照顾到宋轻笑的口味,不得不说是很用心了。

    戴安娜走后,宋轻笑就把手机充上电,等了几分钟,估摸着能够支持开机了,她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机,果不其然,手机里有好几通未接来电,都是傅槿宴打来的。

    宋轻笑心里一暖,连忙回拨过去。

    “槿宴,你睡了吗?”

    虽然国内还是深夜,但傅槿宴的声音毫无睡意,“没呢,我算好了你们飞机落地的时间,就开始给你打电话,但一直是关机的。”

    宋轻笑听了,有几分愧疚,几分心疼,“抱歉啊,槿宴,手机没电了,现在才充上电,让你担心了。”

    “没事,照理说,你们吓了飞机应该很快就能住进酒店休息的,怎么现在才开机,是出什么事了吗?”傅槿宴的直觉很敏锐,这种直觉不是靠凭空想象的,而是推理出来的。

    就像现在这样,宋轻笑她们下飞机的时间应该很早了,不应该一直关机到现在才开机,其中必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她现在能给自己打电话,说明这件事不算很严重,不然这通电话就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