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 不是去市区的道路 第八百五十三章 这特喵的是什么骚操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揉揉眼睛,咕哝的说道:“晓依,你说我是不是还没睡醒呀?其实我们原本还在那个茶室里喝酒,然后喝醉了,才做了这一场梦吧?”

    听着她说的话,顾晓依抽抽嘴角,递给她一瓶水,“来,喝点水清醒下吧。或者,你也可以掐你自己一下,看看疼不疼,做梦的人是不会疼的。”

    宋轻笑喝完水果然照做了,下一刻,龇牙咧嘴的嚷嚷起来,“我去,疼死我了,不是梦呀!看来是这一路睡太久了,睡迷糊了。这下好了,连时差都不用调了。”

    “清醒了咱们就走吧,先把行李放酒店,再出来逛吃逛吃拍照拍照。”顾晓依被她逗得忍俊不禁,拖着行李箱就率先往外面走去。

    看着手机地图上的路线图,顾晓依皱了皱眉说道:“人生地不熟的,我们还是打车去市里吧。”

    “好,在这里一切都听你的,我只负责吃吃吃就行了。”宋轻笑点点头,说出来的话却像个小媳妇。

    两人出来后,随意招了一辆出租车,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就坐到后排上去了。

    顾晓依用英语说了一个地址,司机点点头就出发了。

    司机看上去四十多的年纪,看上去有点凶狠的样子,宋轻笑中中国话悄悄的跟顾晓依耳语,“哎,晓依,我怎么觉得这个司机看起来有点怕怕的?”

    “可能是这边的人都是这种造型吧,毕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们身材高大壮实,面部稍微严厉一点就会让人觉得害怕,不敢接近。”顾晓依想了想说道。

    “有道理,有时候真的不能只凭表面去看人,那样就太武断了。说不定一个彪形大汉也有一颗柔软的心呢。”宋轻笑调侃着。

    “那同理的,是不是一个温婉的女人说不定也有一颗彪悍的汉纸的心?”顾晓依意有所指的看着宋轻笑,非常有姐妹爱的补了一刀,“比如……轻笑你?”

    “好哇,你竟然说我彪悍!”宋轻笑一下子怒发冲冠,从眼里嗖嗖嗖的射出好多飞刀,江湖人称小宋飞刀。

    顾晓依才不怕这个纸老虎呢,轻轻松松的接招,“这不,刚说你胖你就喘上了,这不是彪悍是什么!”

    “……”宋轻笑哭丧着一张脸,戏精上身开始悲悲戚戚的演戏,“说了要一辈子做彼此的天使的,你说过要好好爱我的,结果我一离开我老公的视线,你就可着劲的欺负我!呜呜呜呜呜……我要跳车别拦我,债见!”

    “嗯,你跳吧,债见!”顾晓依将一个十足负心汉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哈哈哈哈……”

    随即,也不知道是谁先绷不住了,丧心病狂的笑起来。

    等到两人都笑够了,宋轻笑这才惊喜的看向窗外,“哎,晓依,这里好漂亮啊,像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刚刚出机场那会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看,感觉就不在同一个世界嘛。”

    “那是,我挑的地方,能差到哪里去!”顾晓依得意的说道,“我可是个资深驴友,留学那几年没少出去玩。”

    说着,顾晓依笑着扭头看了看窗外的风景,也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叹,“不过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里的风景确实是很不错,值得来这一趟的。”

    两人说说笑笑的闹了许久,车子也在平坦的大路上快速的行驶着。

    半晌之后,顾晓依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感觉到她的脸色变化,宋轻笑愣了一下,关切的问道:“晓依,你怎么了,怎么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应该是晕车了,没什么事。”

    她掏出水瓶喝了一口水,压下了胸腔中翻涌的感觉,用手做扇,在脸颊旁扇了扇,望着周围陌生的景色,眉头依旧没有松懈开,嘴里还在喃喃自语:“不对啊,我记得从机场去市里坐车的话,最多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咱们这都已经一个小时了吧,怎么还没有看到该有的场景呢,也没有堵车啊。”

    宋轻笑耳朵尖,听到了她的自言自语,下意识的也看了看窗外的景象,不能说是荒无人烟,但绝对不是快到市里的模样。

    “确实是时间有些长了……晓依,你看看地图,我们距离市中心还有多久啊?”

    顾晓依点了点头,依言掏出手机打开导航看了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宋轻笑凑过去看了看,原本还很是闲适的表情一瞬间荡然无存。

    手机上显示,两人现在距离原本的目的地已经是相距了十万八千里,这条路,根本就不是去市区的路!

    得到这一认知的两人心中忐忑不安,彼此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儿。

    轻咳一声,顾晓依用英语询问坐在前排的司机,“先生,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目的地?”

    “这个不好说,估计还要一个小时左右吧,”司机一边回答,一边目不斜视的开着车,“这里距离市区太远了,所以时间要长一些。”

    “是吗?”顾晓依的声音冷了下来,夹杂着令人难以忽略的愤怒,“是距离远,还是你根本走的就不是去市区的道路?”

    说到最后的时候,她几乎已经是吼了出来,咬着牙,脸皮紧紧的崩在一起,向来爱说爱笑的一张脸,陡然冷漠下来,也十分具有威慑力。

    司机被她这么一嗓子吓得不轻,手下方向旁没有握好,车子打了一个转,差点儿飞了出去,幸好他也只是一瞬间的惊吓,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抓紧了方向盘,赶紧调整方向,车子经过颠簸之后,重新又开始正常的行驶。

    这一个小插曲,吓得三个人都是惊魂未定。

    尤其是顾晓依,原本就因为晕车的缘故身体不舒服,这么一颠簸,更是恶心得不信,手扶着胸口,脸色越发的苍白,牙关紧闭,以免自己一不小心就吐了出来。

    第八百五十三章这特喵的是什么骚操作?

    看着她这幅模样,宋轻笑担心不已,咬了咬牙,面向司机,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还算和善,“司机先生,我们有导航,你走的路根本就不是去市里的路,麻烦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你不把我们送回去,那我就要报警了。”

    说着,她举着顾晓依手中的手机对着他晃了晃。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冷哼一声,语气很冲,“我是要送你们去市里,只是你们说的那条路不好走,又堵车,开过去浪费时间,所以我选择了另一条路,虽然有些绕远,但是算下来也没费多少时间,你们大呼小叫的,真是失礼。”

    “失礼?!”

    被批评的宋轻笑和顾晓依对视一眼,看到对方的脸上有着和自己相似的懵逼的表情。

    顾晓依深吸了几口气,感觉胸口处好受了一些之后,坐直身体,看着前方的那个大后脑勺,语气严肃,“到底是那条路不好走,还是你故意绕远?你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麻烦你马上把我们放下来,我们去坐别的车,你这辆车,我们也会投诉的。”

    听说要被投诉,司机嗤了一声,透过后车镜,可以看到他上扬的嘴角显示的不屑,“投诉我?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外国佬,跑到这里来逞强,你们还真是很有本事啊。”

    “你——”

    顾晓依气得脸涨得通红,伸着手指指着他,想要和他理论,却被宋轻笑按着手给按了回去。

    “笑笑姐,你怎么……”

    疑问还没有说出来,她就看到宋轻笑对着她摇了摇头,本来已经涌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狠狠地瞪了司机一样,扭着头靠在一旁的车门上,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见她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宋轻笑默默的松了口气,顺便抬眼看了看周围,发现车子已经行驶到了类似市区的地方,周围渐渐的可以看见高楼建筑,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多了起来。

    ——看来这个司机并不是想要谋害她们,而是故意绕远,为的就是多赚些路费。

    想到这里,宋轻笑心中更加的淡定,一边抓着顾晓依的手,以免她冲动,一边耐着性子和司机交流,“先生,我们不打算去原来的那个地方了,你在附近把我们放下来就可以。”

    虽然知道他不是想要谋财害命,或是做些其他的勾当,但终究是有些危险的,还是在这个还能看到人的地方先下车,保证自身的安全才最是重要。

    司机闻言,瞥了她们一样,冷笑一声,方向盘打了一个转,真的随便的停在了一个路边。

    见车停下来,宋轻笑连忙拉着顾晓依走下车。

    脚刚站到地上,就听到车窗摇下来的声音,随后司机粗犷生硬的嗓音从车里面传了出来,“车费付一下,即使没有到目的地,也要按照原本说好的付。”

    说着,他报出来一个价格。

    顾晓依听了,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一脸的难以置信,声音都因为惊讶而有些破音了:“你说什么?!你骗谁呢,真的以为我们不是本地人,就不知道具体的价格吗?就算是到了目的地,价格也仅仅是你说的三分之一而已!你这个骗子,我一定要举报你!”

    司机闻言,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像是能够滴出水来一样。

    见到他的这个表情,宋轻笑和顾晓依的心里都“咯噔”了一下,腿有些软。

    妈妈咪呀,这个男人这个样子好可怕啊!

    两人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心惊胆战的看着他,结果司机却是根本就没有下车,瞪了她们一眼,脚踩着油门,车子“嗖”的一下子就飞了出去,只留给她们一个的背影和漫天的汽车尾气。

    宋轻笑&顾晓依:“……”

    这特喵的是……什么骚操作?

    两人愣了许久,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了类似的崩溃和绝望。

    “我们的行李箱还在上面没有拿回来!”

    顾晓依撒腿就朝着车子离去的方向跑了几步,可惜别说她两条腿了,就算是再给她两条腿,她也追不上那辆车了,只能望着宽敞的大马路欲哭无泪。

    身后宋轻笑追了上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无奈的说道:“车已经开走了,你追也追不上,我们还是赶紧去报警吧,希望警察可以把我们的行李追回来。”

    “笑笑姐……”

    顾晓依转过身子,低垂着头,整个人看上去低落又心塞,说话的语气也是蔫蔫的,没有什么活力,“都是我不好,刚才我应该沉住气的,他要钱我就给他好了,反正我们也不差那点儿钱,只是,只是我就是气不过,所以……都怪我太冲动了。”

    看着她这么自责的样子,宋轻笑哪里忍心再训斥她,只能摇了摇头,轻声安慰她,“没事的,那种情况下,是谁都要生气的,只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这么恶心,带着咱们的行李走了,算了,别生气了,我们先去警察局报案,说不定一会儿行李箱就被找回来了。”

    点了点头,顾晓依任由她拉着自己向前走去,沿路问了几个人之后,找到了警察局的所在地。

    找到警察讲述了两人的经历之后,警察认真的记好笔录,随后面带歉意的说道:“女士,你们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但是因为没有具体的证据,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就为你们找回行李箱,需要等一段时间。”

    “等?要等多久?”

    “大概三天左右吧,我们会在这几天做一个调查,如果你们的话是真实有效的,那么三天之后,应该就可以找回你们被带走的物品了。”

    闻言,宋轻笑和顾晓依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很是沮丧。

    想了想,宋轻笑不放弃的又问了一下,“警察先生,机场应该都有监控,可以看到我们上车的时候,行李箱也放了上去,然后我们经过的那个路口应该也是有监控的,你可以查看一下,证明我们说所言非虚,我们的行李箱确实是被带走了,里面有我们的证件和钱,若是取不回来,我们今天可能都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女士,我明白你们的处境,也很同情,但是很抱歉,我们也是按照规章办事,况且调监控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需要向上级申请,所以请恕我无能无力,但是我会尽量减短时间的。”

    看着警察一直耐心的和自己解释,宋轻笑即使无奈,却也无可奈何。

    人家已经明确的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了,难不成还要胡搅蛮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