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佛系旅游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辰辰,吃饭了。”

    傅槿宴将做好的饭菜端到桌子上,朝客厅喊了一声。

    这一声就像一个神奇的按钮,按下去后,下一刻两道人影嗖嗖两下就跑到了餐桌旁,那速度,比起专业运动员的速度也不差。

    看得傅槿宴目瞪口呆的。

    望着那两双水润润的大黑眼睛,里面闪着同一种对食物热爱的光芒,傅槿宴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这莫不是养了两条宠物狗吧?

    呼喊一声就巴巴的跑到自己身边讨吃的来了。

    还真是……可爱得不行。

    一顿无比满足的晚饭后,傅孟辰消食了一会就乖乖睡觉去了,宋轻笑和傅槿宴两人躺在床上聊着天——毕竟明天就要分开了,睡太早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不你侬我侬一番怎么可以。

    “槿宴,明天我和晓依一起去机场,你就不用来送了,你去上班吧。”

    宋轻笑觉得还是不要让他来送机了,免得自己舍不得,伤感。

    傅槿宴想了想,体会到了宋轻笑的心思,便点点头,温声说道:“那好吧,我就不去送你们了,免得你这个小丫头大庭广众之下哭鼻子。”

    “才不会呢!”宋轻笑当即不服气的反驳着,“要哭也是偷偷的哭,才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哭。”

    傅槿宴:“……”

    所以这有什么区别吗?

    都是哭好吧!

    “这次出去玩不能在外面喝酒知道吗?你们两个女孩子万一喝醉了没人照顾就危险了。”傅槿宴不放心的交代着。

    不管什么地方,不管身边有几个人,女孩子喝醉酒总是让人不放心。

    而且,他媳妇喝醉酒的样子,真的是……很恐怖。

    “好,我们绝对不去那些地方,也不出去喝酒。”宋轻笑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她也知道其中的利害。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宋轻笑的脸突然红起来,扭扭捏捏的看着傅槿宴,“槿宴,我明天就要走了,今晚,你……”都不做点什么吗?

    后面的话她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上了。

    饶是她一向脸皮比较厚,此时也禁不住一阵面红耳赤,毕竟女性的矜持还是有的。

    见状,傅槿宴明知故问,嘴角微微上翘,不明所以的问她,“我怎么了?”

    他特别喜欢看她羞恼囧的样子,红着一张脸,简直就是引人犯罪,这也算是一点他的小趣味吧。

    看清他眼底的调侃时,宋轻笑一下子恼羞成怒,反身坐在他腰上,一把纠起他胸前的睡衣,像个女土匪似的恶狠狠的威胁,“你竟然敢耍我,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本大王怎么收拾你!”

    其实她内心的s是这样的:这么美味,从哪里下口比较好呢。

    然后,在傅槿宴带着笑意的眼睛里,她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影子越来越大,最后占据了他的整个瞳孔。

    这一夜的宋轻笑一反往日的被动,无比热情。

    第二天,由于要赶飞机,她忍着浑身的不适坚持着爬了起来,同时在心里给自己颁了个奖——身残志坚奖。

    一番洗漱后,她随意吃了点早餐,顾家来接她的车便来了。

    宋轻笑依依不舍的抱了抱傅槿宴,两人腻歪了一会,她便拖着行李箱上车了。

    离开前,顾晓依坐在车里笑眯眯的看着他,“傅先生,那我和轻笑就走了哈,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绝对不让人伤到她一根头发丝。”

    “好,你们注意安全,保持电话畅通。”傅槿宴点了点头,目送车子离开。

    车上,坐在后座的顾晓依心情愉快的哼起了歌。

    “你在唱什么呀,晓依?”宋轻笑好奇的看着这个精神很好的小丫头。

    “我在唱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闻言,宋轻笑眼睛一瞪,不服气的说道:“凭什么是我是疯儿,你不是疯儿?这不拐着弯的骂人吗!小心我揍你丫的!”

    说着,她还挥舞着拳头,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见她演得这卖力,顾晓依实在没忍住,爆笑起来,“哈哈哈哈,行行行,宋女侠手下留情。为了不挨揍,我改改歌词吧——你是疯儿我是傻,缠缠绵绵到天涯,这样总行了吧?一个疯一个傻,刚好是一对绝配呀!”

    “这还差不多。”宋轻笑满意的点点头,神情悠然自得。

    顾晓依:“……”

    请大家收看本期节目——智障是怎么炼成的。

    喜欢的话,请为我们的女主角疯狂打all。

    “轻笑,我突然有一种拐跑别人家媳妇的成就感,就像是自己挥着锄头挖墙脚挖成功了那种感觉。”顾晓依突然十分自豪的说了一句,“我觉得我应该去蓝翔开挖土机,绝对是个牛逼的司机。”

    对于她的蜜汁自信,宋轻笑不客气的怼道:“你能挖成功,这里面可少不了我的功劳,要不是我愿意让你挖走,你以为你可以吗?就像是那些出轨的人一样,要不是两方都有意,那事可成不了,必然是一个有心等待,一个蓄意勾引,才能一拍即合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

    “所以,你要感谢我知道不!”

    她说了一长串,然后下了一个结论。

    顾晓依不解的眨眨眼,“为什么说起这些,你这么的……兴奋?简直就是变态的兴奋,连成语都不带重复的。”

    “……”宋轻笑敲了她一个爆栗,恨铁不成钢的说,“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你是不是得拿些什么好吃的感谢我?”

    “好吧!说了这么多,铺垫了这么多,原来只是为了吃。”顾晓依脸上不动声色,心里一片弹幕:hhhhh……

    两人说说说笑笑的,将离别的氛围冲淡了不少。

    很快就到了机场,司机目送她们进去后,就开车回去了。

    宋轻笑她们不紧不慢的办着各种手续,然后卡着时间登机,在经历将近八小时的行程后,飞机终于降落。

    这一路,两人是睡过来的,早上起太早没睡成懒觉的愿望,在这飞机上达成了。

    站在宽敞高大的机场里,看着各色人种来来往往的,宋轻笑突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