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 把这个大魔怔带走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太震惊了。”

    宋轻笑捂着嘴,语气有些轻,仿佛是生怕吓到他一样,“没想到你的体力已经……没事,老公,别担心,我到时候给你找几个偏方,绝对能治好你的,你还年轻,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啊!”

    说完,她还很有安慰意义的摸了摸他的脸。

    傅槿宴:“……”

    他二话没说,按着宋轻笑的脑袋在自己怀里,起身将她压在摇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邪魅中又带着丝丝危险。

    “挑衅我?很好,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到时候若是求饶,可别怪我不同意!”

    说完,傅槿宴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低下头直接封唇,举着她的手过头顶,完全制于自己的掌控之下。

    朝阳缓缓升起,这一方天地,浓情正在蔓延……

    事后,宋轻笑终于得到了一个教训——说男人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他“不行”!否则那个后果,就是真的不行了。

    累的不行!

    宋轻笑趴在床上,被子盖到了腰上一点,露出雪白的香肩,上面有些许红痕,看着十分暧昧,她的手藏在被子下面,揉着腰,欲哭无泪。

    p,这是亲媳妇儿啊,活生生的媳妇儿,又不是充气娃娃,下手能不能轻一点儿!

    “不好意思,我还真没试过充气娃娃,所以也不知道对待那个玩意儿应该用什么力道。”一旁传来一个阴嗖嗖的声音。

    这时宋轻笑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不觉把心里话说出来了,顿时懊恼得想要撞墙。

    看着床上某只正在慢慢的向着被子里面缩,准备当缩头乌龟,傅槿宴不给面子的嗤笑一声,上前两步,将她的被子掀开,在她发出尖叫之前,言简意赅的吩咐,“赶紧起来,再不起来,你连午饭都没得吃了。”

    说到吃饭,宋轻笑的眼睛顿时瞪得像铜铃一样,歘歘歘的冒光。

    “吃饭了吗?好好好,我马上就起来,马上啊!”

    她说着,抓过放在一旁的睡裙,套进去,然后蹦到床上,一溜烟就进了卫生间。

    脚步稳健,动作麻利,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刚才还在床上要死不活的呻吟。

    女人,果然善变!

    得到了傅槿宴的同意,宋轻笑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顾晓依,然后没有意外的听到了她的抽气声,不由得哂笑,“是不是头疼?让你别喝那么多你还喝,现在知道难受了吧。”

    “还说我呢,你喝的也不比我少,我就不相信你不难受。”

    “这个……”眨了眨眼睛,宋轻笑决定跳过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话说你想好去哪里了吗?”

    “还没有,但是去哪里都不重要,我们又不是只去一个地方,走到哪算哪呗。”顾晓依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宋轻笑:“……这就是传说中的‘佛系旅游’吗?”

    无奈的望了望天,她也不再挣扎,“随你开心就好,我不管了,到时候我只管跟着你去玩就好了。”

    “包在我身上,绝对没问题的。”想了想,顾晓依又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你那两个小助理,我准备晚上请她们吃饭,你要不要来?”

    听说请吃饭,宋轻笑很是心动,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于是傍晚的时候,她开着车去到了约好的地点和她们汇合。

    开始的时候萱萱和小纯还有些懵,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就要请她们吃饭,等到吃了一半,顾晓依说出原因的时候,她们两人对视一眼,齐齐放下筷子,眼睛盯着宋轻笑,开始了无声的拷问和谴责。

    面对此情此景,宋轻笑表示……亚历山大啊!

    “那个,你们要冷静,要淡定,都是成年人了,千万不要冲动。”

    宋轻笑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两只饿狼盯着的可怜小白兔,瑟瑟发抖g。

    轻嗤一声,萱萱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儿,充满嫌弃的说道:“笑笑姐,就冲你这么消极怠工的态度,你信不信等你回来,工作室都要改成我们两个的姓了?”

    威胁,红果果的威胁!

    宋轻笑瞪圆了眼睛,瘪着嘴,委屈得不行。

    扭过头去,她拉着顾晓依就是一顿嚎,“晓依,你看看啊,我这个老板做的多没有地位!她们联合起来欺压我,而且这次还是你要出去,我只是陪你,结果就要遭受这样的威胁吗?我好委屈,好可怜啊!”

    在场的其余三个女人看着她张着大嘴嚎啕大哭的样子,不由得齐齐缩了缩肩膀。

    幸好是在包厢里,幸好这里的隔音效果不错,幸好……

    不然分分钟把这个戏精丢出去!

    太丢人了!

    嚎了一会儿,宋轻笑觉得喉咙有些干,终于闭上了嘴,拿起杯子喝了两口水,润润嗓子。

    噪音消失,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萱萱看着顾晓依,眼神恳切,语气哀求,“顾小姐,你还是把笑笑姐带走吧,与其让她在这里抽风,还不如让她去玩,这样我们至少还能落个耳根子清净。”

    “就是就是。”小纯也在一旁随声附和。

    闻言,顾晓依忍俊不禁,憋着笑,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好,既然你们强烈要求了,那我也不好拒绝,就帮帮你们,把这个大魔怔带走,让你们轻松轻松。”

    宋轻笑在一旁听着,额头上滑下几条黑线,没好气的说道:“喂喂喂,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哦,我还在这里呢,你们是不是有些太嚣张了,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话音未落,三个女人齐齐看向她,露出相似的虚假的笑容,异口同声的说道:“出门左拐,恕不远送。”

    宋轻笑;“……”

    过分,太过分了!

    满心悲愤的宋轻笑决定化悲愤为食欲,将全部怨气都发泄到面前的美食上,举着筷子吃得风生水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要去打架。

    商定好了相关的事宜,众人便放开一切,大快朵颐,边吃边聊,气氛正好。

    此时的顾晓依暂时将的事情抛到了一边,不再去想那天发生的一切。

    没过两天,她便将旅游的时间和机票一起给宋轻笑送到了家里。

    那天正好傅槿宴在家,于是他享受了一次顾晓依真诚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