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 丫的一定是在外面有狗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开着车回到了清晓园,傅槿宴抱着宋轻笑回到房间,与她经历了一番搏斗之后,终于给她洗了个澡,又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将她塞进了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的,像是一只蚕宝宝。

    “喝醉了就是能折腾是吧?等你明天酒醒了,我们好好的聊一聊。”

    傅槿宴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被弄湿了的衣服,摇着头叹了口气,转身又进了浴室。

    稀稀拉拉的水声响起,可惜宋轻笑已经陷入了沉睡,根本就影响不到她。

    一夜安稳。

    第二天,一声突兀的惨叫声,打破了一室的宁静。

    “啊,我的头,好疼!”

    宋轻笑缩在被子里面,手捂着头,小脸皱在一起,像是一朵娇艳的菊花一样,整个人看上去都是苦哈哈的。

    头疼啊!

    宿醉的下场啊!

    傅槿宴原本还没有醒来,毕竟是周末,不用去公司,赖床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可惜随着他亲亲老婆的嚎叫,这个愿望,还是破灭了。

    他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手就已经轻车熟路的轻抚着她的后脑,声音还带着刚刚醒来时的惺忪,“不疼不疼,给你揉揉啊。”

    简直就是清晨的暴击!少女心都要炸裂了。

    于是宋轻笑一边抵抗着头疼,一边享受着他的爱抚,逐渐变得平静下来,老实的缩在他怀里,乖巧得像是元宝一样。

    这时傅槿宴也已经彻底醒来了,搂着她呆了一会儿,突然松开手,掀开被子走出房间。

    宋轻笑不明所以,躺在床上一脸的呆愣。

    没过多久,傅槿宴又推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不明物体,向她走来。

    “来,醒酒汤,喝点儿能缓解一下头疼。”

    宋轻笑点了点头,坐在床上,双手捧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喝,眼眸低垂,纤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

    好不容易将味道不是很美好的醒酒汤喝完,她将杯子放在一旁,对着他又伸出双手。

    抱抱。

    傅槿宴喜欢粘着自己撒娇耍赖的宋轻笑,见状没有丝毫犹豫的搂着她,将她抱在怀里,轻抚着她的肩膀,开始……批斗。

    “说,昨天出去的时候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你又是怎么答应我的,嗯?学会阳奉阴违了,还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是你飘了,还是我挥不动刀了?

    这一次,宋轻笑整个人僵硬得像块钢板一样。

    沉默了片刻,就听到一个微弱又心虚的声音从怀里闷闷的传了出来,“我错了。”

    认错态度还不错,傅槿宴很是满意,点了点头,沉吟一声,“知道错了就行了。头还疼吗,要不要再躺会儿?”

    “不躺了,躺着更难受,”宋轻笑摇了摇头,“你抱着我呆着吧,这样舒服。”

    闻言,傅槿宴不置可否,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到阳台的摇椅上坐下,两人缩在一起,望着窗外淡薄的朝阳。

    静谧的片刻之后,宋轻笑伸手轻轻地点了点他的胸膛,低声说道:“槿宴,有件事我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说。”

    “昨天晓依跟我说,想要出国玩一玩,散散心,想让我陪她,我……问问你同不同意。”宋轻笑小心翼翼的提了出来,但却还是不敢看他,生怕自己被拒绝得太惨烈。

    唉,在家里活得一点儿地位都没有,真可悲。

    半晌没有得到回答,宋轻笑有些失落,语气显得更加低沉,“那个,要是你不愿意,那我就,我就不去了,但是晓依刚刚受到打击,心情不好,她要是自己一个人出去,我又不放心,毕竟她脑子还不如我好用,出去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傅槿宴:“……”

    所以你这是陈述事实的同时夸了一下自己是吗?

    操作真棒,要不要给你双击?

    轻咳一声,一只大手按在了她的头顶,傅槿宴没什么好气的说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自己到先委屈上了。”

    “你不说不就是代表……”话说到一半,宋轻笑突然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眼睛晶亮的望着他,“你这个意思,是同意了吗?”

    “我也没说要反对啊。”

    傅槿宴耸了耸肩,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的,但是你要出去,必须随时向我报备你的行踪,绝对不能让我找不到人,否则的话,你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我身边,哪都不要去了。”

    闻言,宋轻笑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刚才还是落败的菊花,现在已经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傻子了,“那是当然,我一定让你随时随地都知道我在哪里,在干什么,好不好?我是不是超乖,有没有奖励?”

    看着她仰着头,眼眸闪闪发光,一副求表扬的样子,傅槿宴轻勾唇角,低下头,声音喑哑的说道:“奖励?当然有。”

    话音消磨在两人相触的唇间。

    缠绵悱恻。

    一吻完毕,宋轻笑的脸红得仿佛像是晚霞一般,咬着唇娇羞的嗔道:“你干什么突然亲我?”

    “你不是要奖励嘛,这是我给你的奖励,还满意吗?”傅槿宴回答的很是理直气壮。

    “……”宋轻笑皱着鼻子轻哼一声,一脸的傲娇,“庸俗!”

    傅槿宴:“……”

    看来还是需要举个刀了。

    窝在他的怀里待了一会儿,宋轻笑又待不住了,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歪着脑袋问他,“你这次为什么这么好说话,这么痛快的就答应我了?说,是不是想要把我支开,然后去找哪个小妖精?”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丫的一定是在外面有狗了!

    见她一副准备撸袖子去捉奸的模样,傅槿宴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感受着指下光滑的触感,没好气的说道:“小妖精?有你一个小妖精我就已经要扛不住了,哪里还有精力去找别的小妖精。”

    话音刚落,他就发现宋轻笑看着他的眼神儿有些不对劲儿,充满了怜悯和惊讶。

    皱了皱眉,“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