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后悔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不和开车的人发脾气,这是对自己生命负责。

    她生气的环抱住手臂,回家说就回家说,她才不信,没理的人还能站住脚不是!

    等一回到家,她这暴脾气就忍不住了,指着傅瑾宴的鼻子质问,把什么债主欠债人的关系全都抛到了一边。

    “你刚刚跟我妈那么说是什么意思?”

    傅瑾宴面色平静,语气淡定,“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你到底想干嘛?不是说好了只是演戏吗?演戏需要到父母双方见面的地步吗?你这分明,分明…”

    说道这儿,不知道为何说不下去了。

    傅瑾宴却趁此靠近她,眼神紧盯着她,直把人逼进墙角。

    “分明怎么?”

    “你这分明就是逼我嫁给你的节奏!”

    傅瑾宴手撑上墙,将宋轻笑固定在他视线范围以内,并不否认:“你说的没错。”

    “你!”宋轻笑推着面前如山般威严的男人,奈何却悍不动他半分,顿觉手足无措,“合同里根本就没有结婚这一项!我的确是欠你钱,但我说了会还你,你怎么能这样!”

    提到了合同,傅瑾宴也就将计就计:“我后悔了,你还款的方式太慢。”

    what?

    当初的还款方式可是他自己定的,这是打自己脸不嫌疼吗?

    “那可是你自己定的!”

    “没错,所以我现在要更改。”

    债主就可以这么任性吗?合同想改就改?问过她这个欠债人的意见吗!

    “已谈好的债务减半依然生效,你答应和我结婚,不仅能快速还清债务,这期间你所收获的任何东西,都归你所有。”

    “包括,我的一半财产。”

    傅瑾宴的身价多少她不得而知,但看他这几处的房产加上傅家那气势,估计也不会少。

    她脑子里迅速的翻转过无数个0,只是一想到此刻的场景,又强自镇定下来。

    宋轻笑啊宋轻笑,你是这么物质的人吗,肤浅!

    “你以为我会心动?我才不稀罕你的钱。”话是这么说的,但想着自己与这些钱无缘,尼玛心口还是有点疼呀。

    傅瑾宴始终保持的很平静,听到她这样说,也没有太明显的情绪波动,继续说道:“婚后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如果你找到喜欢的人,我们也可以协议离婚。”

    这么听的话,似乎也还不错?

    自己没喜欢的人,她妈又催得紧,傅瑾宴这人其实也没那么讨厌,不如将就?还有钱赚?

    不行不行!宋轻笑你要克制住对金钱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傅瑾宴突然靠近许多,直逼得宋轻笑只能与他正面四目相对,“难道你不想听到沈心愿心不甘情不愿,却不得不尊称你为‘小舅妈’吗?”

    沈心愿就仿佛是一个开关,宋轻笑的眼睛瞬间亮了。

    她只要一想到沈心愿那副又憋屈又不敢忤逆的模样,心里的天平就倾向了傅瑾宴的提议。

    “我…”

    刚张嘴想说点什么,傅瑾宴却打断了她:“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考虑。”

    说完也不等她回复,突然在她唇上亲啜了一口,然后就神色自然的转身走了。

    “靠!你怎么又亲我!”

    直到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宋轻笑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偷袭了。

    这个伪君子,还占便宜占上瘾了是不是!

    她愤愤的擦着自己的嘴唇,心里倒真将傅瑾宴的话听了进去,综合考虑来说,其实也算不差。

    不过她可不是这么轻易能做下决定的人,没多少时间犹豫纠结,就被一通电话给召回了a市。

    本以为可以暂时逃离恶魔傅瑾宴,却没想到回程的飞机上还是有他。

    “你去a市干什么?”

    傅瑾宴挑了挑眉,恶趣味的一笑:“忘了告诉你,我最近的办公地点,在a市。”

    某人咋舌:“你公司不是在市吗?”

    “分公司。”

    宋轻笑当然不会知道,这个所谓的分公司,成立时间还不到一星期。

    况且她也没有那么自作多情,以为傅瑾宴会去a市会是因为她的关系,只当是和一个认识的人同飞机罢了。

    两人下飞机以后也是分开走的,宋轻笑是上次出的设计稿有问题,而傅瑾宴,当然是有别的事情要忙。

    回到a市后,傅瑾宴除了偶尔会和宋轻笑联系,表现的倒真像是在给她考虑时间,丝毫没有逼她的意思,也没有像之前那样随意占她便宜。

    她最近改设计稿忙的飞起,对这一点,倒是满意。

    好不容易改好了之前的稿子,她舒适的伸着懒腰,正打算去补眠,母上的连环all就打了过来。

    “妈,没急事我先挂了,我太困了,要去再睡一会儿。”

    “宋轻笑,你现在还有心情睡觉?”谁知道一听她这软糯糯没精神的声音,苏梅一下火起,“你婆婆今天来a市,你不去接机?”

    what?

    宋轻笑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确定的问了一遍:“谁?”

    “你这孩子赶稿子脑子坏掉啦,你婆婆当然是小傅的妈妈。别尽说没用的,赶快收拾好了去机场。”

    等等?她怎么不知道傅夫人要来?

    仔细搜寻脑海里的有用信息,似乎昨天晚上打电话时,傅瑾宴是有淡淡提过,让她今天出一次门,可也没具体说是干啥。

    她当时赶稿正在兴头上,没仔细听,就含糊的应了下来。

    卧槽!不是说给她考虑的时间吗?他妈妈怎么会突然来a市?

    重点是,苏梅女士为什么比她还清楚!

    难不成,两个老太太已经牵上线了?

    一想到这层关系,宋轻笑就坐不住了。

    她边起身去卫生间,边气势汹汹的给傅瑾宴打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你说你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半个月时间考虑吗?怎么你妈和我妈都勾搭上了!”

    那边一阵沉默,似在压抑什么,隔了一会儿才道:“开门。”

    “啊?”宋轻笑嘴里咬着牙刷,满嘴泡沫,一脸懵逼。

    她不确定的移步到大门口,一开门,果然看到穿着正式的某人。

    傅瑾宴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头发半扎着歪在耳后,乱糟糟的程度简直不忍直视,洗到变色的家居服挂在她身上,皱成一团的模样尤显廉价。

    那张因赶稿没睡好的脸黑眼圈明显,看起来着实不算美丽。

    傅瑾宴推开宋轻笑进门,她含糊不清的张嘴问:“侬啦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