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这剧情开展得怎么越发离奇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愤怒的掀开被子,一副要下床的架势,只是她脚才刚触上地,就听到傅瑾宴略带威胁的声音响在身后:“你要是现在离开,协议立即作废。”

    瓦特?

    她惊得立即转过身去瞪着他!

    “傅瑾宴,你这男人怎么出尔反尔?”

    出口的话分分钟气死宋轻笑:“如果你是债主,你也可以。”

    麻蛋!宋轻笑发现,她再次无言以对。

    她默默安慰着自己,不能和钱过不去。好不容易债务可以减半,要是就这么黄了,今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好女不吃眼前亏,尼玛她忍了!

    又重躺回床上,只是被子裹得比先前还要紧一些。

    她想过了,这被子是分开的两床,这床的空间,睡四个人妥妥的。

    这么想着,她便放心不少,只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往边缘挪动了一些。

    对于她这些小动作,傅瑾宴并没有什么表示,安静得仿佛已经睡着了。

    只是一向粗神经的她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心理暗示做了那么多,却偏偏睡不着!

    妈蛋!

    不知道过了多久,始终没睡着的某人小心翼翼的坐起身,连被子都还没掀开,动作就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拦住了:“睡觉。”

    她吓得手一哆嗦,下意识的回道:“你还没睡吗?”

    傅瑾宴这才撑起身来,有些无语:“你一直翻来覆去,我怎么睡?”

    她面露难色:“我还是去睡沙发吧。”

    他看了她一会儿,吐出三个字,“随便你。”

    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像是生气了?不过宋轻笑已经无暇顾忌这些,她抱起自己的枕头和被子就愉快的奔向了沙发。

    这还是第一次,她觉得沙发是如此美好的存在。

    几乎是一躺上去,宋轻笑就觉得疲倦排山倒海般涌了过来,瞬间就将她的神智都控制住了。

    第二天一早,宋轻笑醒来时有些恍惚。

    自己眼前为什么覆盖着一大片阴影?这是还没天亮?

    等她睁眼看清楚了,才发现傅瑾宴双手交叉在胸前,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刚睡醒还有些犯迷糊,一脸懵懂,边揉眼睛边问:“怎么了?”

    傅瑾宴的语气有点刻薄:“宋小姐的睡相,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闻言,宋轻笑赶紧低头环视了一下自己,宽松的衣领已经侧滑到一边,露出一大片肩膀。而好好躺在沙发上的她,此时正躺在地上,还不知道为什么要抱着沙发脚。

    可她的重点老是跑偏,连忙捂紧自己的领口:“臭流氓。”

    傅瑾宴:“……”

    懒得理会这个二货。

    “换衣服洗漱,我爸妈在等你吃早饭。”

    一听到两个老人家还在等着,她不再墨迹,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好了自己。

    宋轻笑没怎么睡好,下楼时还在打呵欠,傅夫人见到此景,嘴角的笑容完全藏不住。

    等两人拉开椅子坐下,她突然瞪了傅瑾宴一眼:“年轻人,要懂得节制。”

    正在咬着包子的宋轻笑差点被咽到,这话又是什么鬼?

    该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吧?

    不容她多做他想,那厢的傅瑾宴却把话给应承了下来:“妈妈说的是。”

    是你个大头鬼啊!

    宋轻笑愤怒的嚼着包子,她苦苦守了26年的清白名声,就这么被他给毁了!

    她气得分分钟想杀人有木有。

    傅夫人看宋轻笑,觉得哪儿都满意。

    她又开始了夹菜工作,一顿早饭都非得把她给喂撑了,直到某人强烈表示她真的吃不下了,傅夫人才暂时放过了她。

    吃完饭后,傅夫人还想留宋轻笑,倒是傅瑾宴一改之前的温柔态度,态度强硬的将她带走了。

    两人坐上车,宋轻笑摊在副驾驶上躺尸。

    傅夫人的热情她真是吃不消,忍不住就开始说道:“你妈妈可真是太热情了,说好的富家太太难搞定呢?”

    “我从没说过,我的家人很难搞定。”

    宋轻笑偏着头想了想,好像也有些道理。她之所以会觉得傅家人难对付,全取决于沈心愿那个大小姐。

    仔细想想,傅家老两口还是挺好的。

    她正准备闭眼休息一会儿,包里的手机却响了。

    看到那跳跃的来电显示,她不由心下一紧,莫名紧张了起来。

    “怎么不接?”

    苦笑着将手机界面转向傅瑾宴:“我妈。”

    她思考着要不要假装没听到不接,电话却已经被那厮接通了。

    “喂?笑笑,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苏梅说完也,不等宋轻笑回复,声音突然变小,“你该不是和小傅还没起床吧?”

    宋轻笑扶额,这真的是亲妈吗?

    有这么诬陷自己女儿清白的吗?

    “我在车上,怎么了?”

    “嘿,你这孩子,妈妈打电话当然是关心你了。”

    “是是是,母上大人您说什么都对。”

    “不许贫嘴,”苏梅的语气带着些轻快,“小傅在你旁边吧?”

    宋轻笑不明所以的看向一旁的男人,她妈找他干嘛?

    “你把手机给小傅。”

    她刚想反问“为什么”,苏梅女士却已经命令道:“别废话,快点给他。”

    宋轻笑也不疑有他,觉得她妈反正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便把手机递向傅瑾宴,用口型说道:我妈要跟你通电话。

    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聪明的打开了免提。

    “小傅啊,阿姨有个事情想问问你。”

    “阿姨您说。”傅瑾宴边回答,边观察着车流情况,寻着时机将车靠边停了下来。

    “你家爸妈,对我家笑笑还满意吗?”

    听到这里,宋轻笑忍不住就想要抢手机,却被傅瑾宴眼疾手快的给拿远了,手短的她够不上,只能张嘴就嚷:“妈,你听说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宋轻笑吼得大声,苏梅那边却听不完全,傅瑾宴干脆的关掉了免提。

    他一手控制着想要抢夺手机的某人,一边态度诚恳的回复着苏梅的提问。

    “如果阿姨您没意见的话,我爸妈想约个时间跟您见一面。”

    苏梅那边回复了什么宋轻笑听不到,可是听傅瑾宴这意思,这双方家长见面,不就是结婚的最后一个关卡吗?

    通过了这一关,就直通婚姻殿堂了?

    等等,这剧情开展得怎么越发离奇了?

    还有,她什么时候答应要和他结婚了。

    昨晚本想因为这个事情理论,却被傅瑾宴轻易带歪了楼。宋轻笑认为自己现在思维清晰,一定要好好找他理论清楚。

    “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傅瑾宴挂断电话后将手机还给她,顺便将她一腔怒意堵在了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