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被逼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哪里是大惊小怪!”一直看热闹的傅夫人抢先说道,“女人就该天生被宠着,那是一点委屈都不能受的。笑笑,你可不能对他放松要求,不然以后你会吃亏的。”

    额…请问,傅夫人您确实是傅瑾宴的亲妈吗?

    “妈,你可不许带坏她。”

    傅夫人佯装出生气的模样,“这还没娶媳妇儿呢就忘了娘?还是咱老话在理,这儿大不中留,养的再好,也都是别人的老公。”

    老太太这话太新潮了,搞得宋轻笑一时接不上话茬,只能干笑着掩饰尴尬。

    比宋轻笑更尴尬的,当属对面的沈大灯泡。

    她眼珠子转的飞快,突然心生一计,“小舅舅,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卧槽!沈心愿尼玛这是要放大招啊!

    她是听信了自己刚才的那番话才问的吗?

    真特么悔不当初,早知道就不为逞一时之快而张嘴乱说了。

    谁知道沈心愿还没高兴的咧开嘴角,傅瑾宴却已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笑笑什么时候愿意嫁给我,我们就什么时候结婚。”

    此话一出,惊呆了在场的三个女人。

    宋轻笑带着赞许的眼神看他,这厮这么会演戏,这题答的,满分一百她准给一百零二,多两分让他拿去骄傲。

    傅夫人的眼神最好理解,那叫一个欣慰。

    沈心愿的稍显复杂,最多的,是她无法接受宋轻笑是她小舅妈的事实,几乎是崩溃着逃离了花房,背影略显狼狈。

    宋轻笑看着沈心愿匆忙离去的背影,这么长时间以来从她那里受到的委屈,终于一点点消散开来。

    等她再看向傅瑾宴时,就越发顺眼了,这人的人品也没自己想的那么差嘛。

    只是在发出这句感叹不到五个小时后,她就气的想收回。

    傅瑾宴特么的就是十足的大坏蛋!

    原本以为下午在花房说的话只是帮自己解围,没想到吃晚饭时,傅家两老口都开始关心起这件事来。

    傅夫人最先开口,一脸的和善:“笑笑,你考验宴儿是对的,但阿姨觉得,这个时间还是不要太长的好。”

    “你阿姨说的没错,”傅军安妇唱夫随,立马紧接着说道,“我和你阿姨随时都有时间,只要你点头,我们随时可以去见你父母。”

    宋轻笑正在啃一块儿骨头,听到这话,差点把嘴里的骨头都给咽了下去。

    她懵逼的看向傅瑾宴,怎么剧情发展的这么快?她有点跟不上进度了呢?不是说好的只是陪他回家见个家长应付了事?怎么都快变成讨论婚期了?

    接收到她抗议的眼神,傅瑾宴只是淡淡的回望了她一眼,“这件事,笑笑有自己的考量,你们都别逼她做决定。”

    很巧妙地,这个问题最终还是抛向了宋轻笑。

    三双眼睛齐刷刷的全看向她,都充满了期待。

    美食也没心情吃了,她放下碗筷后左思右想,最后只能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需要再想想。”

    看了自己太太一眼,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她不高兴的撅起嘴巴,小孩子气十足。

    傅军安只觉得可爱的紧。

    因为事先答应了傅家两老留宿,宋轻笑也不好临阵脱逃,想着住一晚也不会怎样,便没有纠结这个事情。

    可是,开放的傅家两老居然把两人安排在傅瑾宴的房间。

    卧槽这确定不是开玩笑?

    会闹出人命来的!

    宋轻笑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开门出去。

    傅瑾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坐在沙发上,看都没看某个极度纠结的小女人,却对她的行为了如指掌。

    “你如果现在开门出去,那么今天所做的一切都白搭了。而我和你的协议,也不会作数。”

    纳尼!当初可是谈好了省掉一半债务,她才答应来的,可不能得不偿失。

    某人秒怂,认命的走回沙发,看了眼床,又看了眼沙发,斟酌后才道:“那今晚我睡沙发,你睡床。”

    虽然宋轻笑也很想睡床,但念到傅瑾宴好歹是个债主,她还是有点自觉比较好。

    对于此,傅瑾宴倒是没发表什么意见。

    吃饱喝足在沙发上躺平平的宋轻笑,突然想起餐桌上的“被逼婚”一事,顿时又来气了,愤愤的质问道:“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我只答应你回家见父母应付一下,什么时候答应要跟你结婚了?”

    “怎么你爸妈关心的问题都是什么时候结婚?不奇怪吗?”

    “奇怪?”傅瑾宴合上手中的书,盯着宋轻笑的眼神,犹如看着一只猎物:“那你说我爱你,征求过我本人的意见了吗?”

    卧槽,他怎么知道她说了这句话?

    难不成他听到了?

    宋轻笑讪讪的笑着,尴尬癌都犯了,不确定的问道:“你都听到了?听到了哪些?”

    “大概,我求着你来见我爸妈,你要不要嫁给我,得看我值不值得。”

    她她她………她可以选择现在挖个地洞钻进去吗?

    这简直是年度最丢脸场景,不,也叫做年度最打脸场景。

    她脸红得抬不起头来,所以说啊,不要乱说话,报应迟早会来的,只是她的报应为何来得这么快啊摔?

    宋轻笑真是欲哭无泪。

    不过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倒不如痛快点,早点解决。

    她如英雄就义般昂着自己的小头颅,一副豁出去的模样:“痛快点说吧,你想怎么样?”

    傅瑾宴这次倒也不啰嗦,开口道:“你今晚睡床。”

    eee?她没听错吧?

    就这么简单?

    宋轻笑怀疑的打量着傅瑾宴,想从他冷峻的面容上察觉出一丝破绽,然并卵。

    疲倦的打了个哈欠,今天折腾了一天,现在放松下来,倒是真觉得有点累。

    先不想那么多了,不管傅瑾宴想干啥,她见招拆招不就行了?

    这么想着时,她人已经抱着傅夫人准备的睡衣去卫生间了,等裹好睡衣出来,直奔床的方向而去。

    速度飞快的钻进被窝里,宋轻笑刚想夸赞傅瑾宴还挺有人性的,结果就觉得身边一沉,她立即惊得坐起。

    “你干嘛!”警惕的看向已经坐上床的男人。

    傅瑾宴却只是依旧继续着自己未完成的动作,翻开被子,躺下,闭眼。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犹豫。

    宋轻笑只在一边看着,秀眉紧蹙:“你不是把床让给我了吗?为什么你也睡上来了?”

    闻言,傅瑾宴也并没有睁开眼,只语气平静道:“我没说过,我不睡床。”

    靠,居然又这厮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