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和子桦,是真心相爱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他一看老太太那眼神就知道,佣人肯定已经将房间里的所见所闻跟她交代了。

    老太太投给儿子一个赞许的眼神,再看向宋轻笑时就更加的善意与满意了。

    还没等宋轻笑走下来,老太太已经跨上一步台阶牵上了她的手,这重视程度,直看得旁边的沈心愿眼红。

    沈心愿坐在沙发上喝着花茶,那挑剔的眼神里像带着刺,一针针扎向宋轻笑。

    某人假装没看见,只顾着和老太太聊天。

    不甘被冷落的沈心愿赶忙坐到老太太的另一边,撒娇的搂着她的手臂:“外婆,你变了。”

    说完还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

    老太太果然中招,忙看向她,一脸的关心:“愿愿怎么了?外婆怎么就变了呢?”

    “以前人家过来,外婆都巴不得每一秒钟都看见我,现在我就坐您旁边,您都不带看我一眼呢。”

    宋轻笑有点想笑,这沈大小姐,该不是从小缺爱吧?怎么什么都想和自己争一争?

    坐在沈心愿身旁的霍子桦却一直拿眼神偷瞄宋轻笑。

    傅瑾宴坐在,并不参与三个女人之间的对话。可霍子桦若有若无的眼神总瞄向宋轻笑,让他觉得碍眼的很。

    聊着聊着,老太太突然提议去花房,沈心愿正想单独找个时间跟宋轻笑谈判,便应允了下来。

    “我说宋轻笑,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本事挺大嘛。”老太太一离开,沈心愿就开始发动攻击了。

    宋轻笑看着她,态度却比以前硬气多了:“我之前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什么都不缺的沈大小姐,偏偏喜欢抢别人的二手货?”

    顿了顿,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神,继续暴击,“今天我算是看明白了,原来你这是打小就缺爱的表现啊。”

    果然,沈心愿暴跳如雷:“你说谁缺爱呢!”

    宋轻笑撇撇嘴,一脸的无所畏惧:“谁应说谁咯。”

    “呵,”沈心愿哼了一声,嘴角带着恶毒的笑容,“你自己守不住男人怪我?我看你当初就是故意吊着子桦,要说白莲花,你才是最大的那一朵!”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清楚?你别以为我没听到佣人刚刚跟我外婆的对话,你这么迫不及待的爬上我舅舅的床,当初却连手都不肯和子桦牵?”

    “你到底是装清纯还是真清纯,我看的比你清楚!”

    沈心愿的话彻底逗笑了宋轻笑,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沈心愿吵架这阵势,完全就是小学生姿态啊。除了翻旧账,她还能有点创新精神吗?

    见宋轻笑只是笑,并不理会自己,沈心愿心里跟猫抓似的七上八下,摸不准她的意思,又试探性的开口:“无话可说了?你承认吧宋轻笑,就算我不介入,你和子桦也走不到最后。”

    是吗?

    宋轻笑在心里反问了一句,嘴上却什么也没说。

    她只是觉得有点可笑,霍子桦对她来说,已经翻篇了,她不想再想起与他有关的回忆。而沈心愿的敏感多疑,对她的敌意,似乎时刻在提醒着她。

    “沈大小姐,你总是和我过不去,该不会是对你们这段shui出来的感情不自信吧?你处处针对我,难不成是担心你老公对我余情未了?”

    “你少胡说八道!”沈心愿厉声叫道,俨然一副被戳到痛处的模样。

    “我和子桦,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这个词真特么讽刺。

    “那恭喜你啊,找到了真爱。”她极其敷衍的说完这句话就想走,却被沈心愿又给拽住了手臂。

    她不耐烦的拨弄开她的手,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你还想干嘛?”

    沈心愿却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眼里的鄙夷清晰可见。

    “你真的以为,就凭你,就能套牢我小舅舅?你这种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家境还如此平凡的女人,你到底哪来的自信?”

    不给宋轻笑说话的机会,沈心愿又继续化身挑刺狂魔,兀自在那里yy,“我舅舅带你回家,不过是被我外公外婆逼得狠了,没有办法而为之。你看到老人家对你态度友好,就真以为自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

    “我告诉你宋轻笑,你少白日做梦!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最好趁早清醒,我小舅舅可不是你这样的人配得上的。”

    “说完了?”宋轻笑始终面带笑意,“你问我哪儿来的自信?”

    她笑的俏皮极了,嘴角的笑容似陷入热恋中的少女:“难道你没听过,被爱着的女人就是她自信的最大源泉?”

    “至于你说的被逼着见家长这事儿,正好说反了呢,要不是你小舅舅死活求着我来,我是肯定不会来的。”

    “套牢?”宋轻笑嗤笑一声,“他如果想套牢我,我还要考虑看看,到底值不值得。”

    “你以为我会信你这些鬼话!”沈心愿气急败坏的吼,宋轻笑却只是摊摊手,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模样。

    沈心愿还想找她闹,傅夫人却从里屋里拿了东西回来,见两人气氛有些不对,也并没有多嘴说什么。

    不敢当着老太太的面造次,沈心愿只能生生咽下了那股子怨气,只是眼神若有若无的看向宋轻笑时,都是带着怒意的。

    宋轻笑、沈心愿以及傅夫人三人围坐在桌前修剪花枝,宋轻笑从来没做过,只能像个婴儿般模仿着其他两人的动作。

    她学的认真,也不知道傅瑾宴这厮是啥时候来的,直到他的大手包裹住她小巧柔软的小手,她才一惊。

    抬头,只能看到他线条硬朗的下颌弧线,专注而认真的在教她修理花枝。

    傅夫人见到此情此景,当然是乐得不行,就是苦了沈心愿这个大小姐,需要忍受来自对面秀恩爱的摧残。

    见傅瑾宴对待宋轻笑的态度如此认真,她也开始有点动摇,难不成真像宋轻笑那贱人说的那样,真是小舅舅对她情有独钟?

    沈心愿这厢心思百转千回,却被对面突然而来的惊呼声与斥责声给拉回了心神。

    一抬眼,就看到傅瑾宴紧张兮兮的握住宋轻笑的手,语气宠溺又生气:“你怎么总是这么笨手笨脚的!”

    骂过了以后似乎又觉得心疼,立即又软下语气:“疼吗?”

    宋轻笑忍住内心翻腾不息的恶心,强装出一副“我是全世界最小鸟依人、最脆弱的女人”的架势,声音都放柔了好几个度:“我没事,你就是爱大惊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