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谁要给你生孩子啊!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沈心愿只能尽量装乖巧,噘着嘴倚在老人的肩膀上,把乖巧外孙女的模样扮了个十成十,“愿愿要永远做外公的小棉袄,才不要长大呢。”

    傅军安拉着她边走边继续说,“就知道说浑话,婚姻讲究的不是般不般配,而是合适。当年你外婆要嫁给我,也遭到一众人反对。可结果呢?我俩心系在一块儿,谁都拆散不了。”

    “同理,你小舅舅真想娶,那便娶。咱们傅家从来都不在乎这些个虚礼,你小舅舅认定了谁,谁就是咱傅家的儿媳。”

    他这席话虽然没有一个字提到宋轻笑,但这字里行间却不难透露出是站在她那边的意思。

    沈心愿又不傻,这老爷子从来都是和老太太一伙的,刚俩老人可劲儿的使眼色,她也不是没看见。

    她拽紧拳头,脸上却要继续维持着乖乖女的笑容。

    这个宋轻笑,可真是好本事啊!她倒是小瞧了她!

    傅军安握握她的手:“不管你和小宋之前有什么误会或过节,只要你小舅舅娶了她,她在辈分上就是你的小舅妈,你就算再任性,也不能乱了辈分,知道吗?”

    这话算是表明态度,也是一个警告。

    他的儿子他清楚,如果沈心愿胡来,吃亏的只有她而已。

    沈心愿心不甘情不愿的应承下来,那恨意啊,真是犹如汤汤江水延绵不绝。

    位于二楼的宋轻笑,心情却是纠结到要疯。

    这个傅瑾宴又发什么神经啊,死活要拽着她去他的房间!

    “傅瑾宴,我说了,我不去!”

    拽着她的手臂不松开,劲儿用的大,可宋轻笑这回是铁了心的不肯妥协,拼命死磕。

    “这可由不得你。”

    话音刚落,她便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大力猛地一扯,回过神时,已经身处傅瑾宴的房间了。

    她一个眼刀子飞过去,这人是不是有某种暴露癖?哪有硬拽着让人欣赏房间的道理?

    宋轻笑孩子气的与傅瑾宴保持着距离,揉着自己被拽红的手腕,一脸哀怨,“傅瑾宴你下手太狠了,你怎么不直接把我手给拧断呢?”

    她支着自己的手给他看,表情委屈极了。

    傅瑾宴作势伸手过去,她连忙缩了回去,一脸警惕:“你还想干嘛?”

    他挑眉,回答得理所当然:“你这意思,不是要我呼呼?”

    呼你个大头鬼!我这明明就是索债来的好嘛,什么破眼神啊!

    宋轻笑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她也算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这门都进了,该欣赏该吐槽的一样都没落下。

    她像个扫描机似的,将傅瑾宴房间里每一件东西都给吐槽了一遍。

    什么装修风格太差,摆件太丑,床单太娘等等等,事无巨细。

    直到看到他摆放在床头柜上的相框,她才闭上了嘴。

    她拿起相框,一脸的不可置信:“这是你?”

    这是什么蠢问题?

    傅瑾宴觉得有点想笑,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难道是你?”

    宋轻笑却笑得异常诡异,活像捡了个宝。

    她本来就对长相好看的人没什么抵抗力,曾经,不!现在的梦想也是以后要生一个帅气可爱的儿砸啊!

    这照片里的人,真是符合了她的所有想象好不好!

    “宋小姐,能别对着我小时候的照片露出这么猥琐的表情吗?”傅瑾宴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照片。

    手中东西被抢,她下意识的眼神就跟着移了过去,想起他的话,才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的样子很猥琐吗?”

    见男人嫌弃的点头,她捧着自己的脸,做出一个害羞表情,娇嗔:“人家哪有…”

    这个声音一出,犹如唤醒了傅瑾宴心中的噩梦。

    傅瑾宴觉得他太阳穴都跳的更快了,刚想怼她几句,她却好似突然清醒了过来,背转过身,不知道在干什么。

    背转过身的宋轻笑,是一脸的痛苦。

    她这个花痴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完全不分时间、地点,这迟早是要玩完的节奏啊!

    她哈哈大笑几声试图掩饰尴尬,可傅瑾宴哪那么容易就放过她?

    他突然将相框重又塞回她手里,看着她盯着照片的双眼放着光,循循善诱:“很喜欢?”

    明明上一瞬间才发誓要表现正常点的宋轻笑,轻易便臣服于“美色”之下,眨着双星星眼表露心声:“我做梦都想有这么一个可爱帅气的儿子啊,这长睫毛,这大眼睛,萌死了好嘛!”

    傅瑾宴勾唇一笑,周身突然散发出危险气息,一步步朝她逼近:“这很简单。”

    拿走她手中的相框,将呆愣住的人往身后一推。

    身后就是床,宋轻笑堪堪倒了上去,还没反应过来,傅瑾宴已经欺身上前。

    他将人禁锢在床与他胸膛之间,言语暧昧:“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美梦成真。”

    宋轻笑脑子有点蒙,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什么意思。

    “靠!”等反应过来时,不由气的骂出了声,她操起身边的枕头就砸向身上的人,“臭流氓!谁要给你生孩子啊!”

    傅瑾宴躲过她的袭击,笑得一脸得意:“如果你自愿报名的话,我没有意见。”

    “你大爷的!”她实在是忍受不住爆粗口,傅瑾宴眉头微皱,显然不喜见她如此粗暴的一面。

    他一把捏住她砸过来的枕头,往旁边一扔。

    宋轻笑再抓一个枕头,砸,他再捏住,再扔。

    两个人就这么保持着在床上的暧昧姿势,一直打打闹闹,直到满地都是床上用品…

    突然闯进来的佣人惊呆了,看看地上乱做一团的枕头、被子,再看看床上男上女下、衣衫凌乱的两人,立马红着脸背转过身。

    上下嘴唇直打哆嗦,也不知道是太过紧张还是太过激动,颤颤巍巍的说道:“少…少爷,夫人…夫人让我叫您和宋小姐去客厅。”

    傅瑾宴坐起,声音平静无波的回道:“知道了。”

    佣人逃也似的奔出了房间,宋轻笑也连忙坐起整理衣裳,心里又忍不住开始骂娘。

    她今天早上好不容易给自己画了个美美的妆,现在全毁了!

    “都怪你!”

    走在傅瑾宴背后碎碎念,他堪堪停住,她又撞了上去。

    她揉着被撞疼的脑袋,怨念深重:“你为什么非得和我过不去?”

    傅瑾宴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问题,老太太已经满面红光的从一个角落里蹦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