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配不上小舅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瑾宴明显是个不嫌事大的,她已经很纠结了,他还非得火上浇油,“说不定我爸妈正在哪个地方躲着,悄悄的偷看。”

    头皮一炸,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为嘛要招惹上傅瑾宴这个祸害!

    “呵!”

    一身嗤笑传进耳里。

    傅瑾宴和趴在他身上的宋轻笑同时回头,就看到沈心愿一脸怒意的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唯唯诺诺的霍子桦。

    “我说宋小姐,你是每次都在给我秀下限吗?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随时都在刷新我的三观?你的不要脸程度,真是让我不知道从哪儿吐槽才好。”

    她说完还不忘冲宋轻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讽刺意味明显。

    扶宋轻笑坐起,傅瑾宴起身整理了下衣服,顺便帮宋轻笑理了理她脖颈上歪掉的蝴蝶结,才淡淡的看向沈心愿,“你来干什么?”

    “我听说小舅舅你带着这个贱人…”

    “贱人”两个字刚刚说出口,傅瑾宴饱含怒意的目光就射了过去,那眼神带着凶狠,仿佛沈心愿再敢多说一个字,他能当场把人给撕碎。

    “我警告过你,我的事情少管。”

    “可是她根本不配做我的小舅妈!她凭什么啊!”

    傅瑾宴听着这话只觉得可笑,倒也真的笑了出来,“我和谁在一起,还要你沈心愿的批准?”

    宋轻笑一直被傅瑾宴按着手,她明白他的意思,一切交给他来处理。

    她不能拂了他的好意,忍着怒火暂时没有发作。

    霍子桦站在沈心愿身后,目光却好多次落向宋轻笑,还有傅瑾宴紧握住她的手。

    她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可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鲜少有这种亲昵时候。

    他忍不住捏紧了垂在身侧的手,最终也不过上前握住了妻子的肩膀,温言惜语,“愿愿,小舅舅做事有自己的考量。再说了,他想要和谁在一起,也不是我们晚辈可以干涉的。”

    沈心愿却像被刺了一样,瞬间激起了身上的逆鳞,“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怒指着霍子桦的鼻子质问:“你是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骑在我头上?霍子桦啊霍子桦!你到现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是不是还放…?”

    “沈心愿!”一声怒吼打断了她的质问,傅瑾宴拉着宋轻笑站起,脸上已经全被怒意覆盖。

    “你要是还要继续无理取闹,现在就给我滚回a市。”

    沈心愿还想说什么,一直藏在拐角处的傅氏夫妇赶紧站了出来,阻止了这场一触即发的争吵。

    “愿愿来啦?”傅夫人笑着招呼沈心愿,又看向她身后的霍子桦,“子桦,快过来让外婆瞧瞧。”

    沈心愿是个能将撒泼和撒娇任意切换的奇女子。

    此时奔到傅夫人面前那小女孩儿的撒娇模样,看得宋轻笑直了眼睛。

    这沈心愿怕是个精分吧?脸变这么快,她怎么不去唱戏呢?

    “外婆,你不知道,刚刚小舅舅有多凶,吓死愿愿了。”她撒着娇,倚在老太太怀里,先告了傅瑾宴一状。

    老太太却只是看了傅瑾宴一眼,完全没有站在沈心愿这边,态度中肯的说道:“你小舅舅打小就是这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就是声音大了点,看着吓人。”

    沈心愿却不依,皱着个小脸好不委屈,“才不是呢!舅舅刚刚那凶狠的模样,恨不得撕了我呢。”

    说完,她还不忘抽空瞪宋轻笑一眼。

    宋轻笑只好翻着白眼,配合她的怒视。

    傅瑾宴揽着宋轻笑的肩膀,并不理会她,“我们上楼。”

    宋轻笑却有些摸不准这个女人到底想干嘛,该不会是想在老太太面前中伤她?说她是霍子桦的前女友?

    傅瑾宴却看出了她的心思,覆在她耳边小声道:“她不敢。”

    宋轻笑不解。

    直到拉着人上了楼,他才解释道:“如果她告诉我妈你和霍子桦的关系,那就意味着,她必须承认她抢了你的男朋友。”

    “你别看老太太好像挺好说话,但三观比好多年轻人都正。沈心愿她了解我妈,不敢胡来。”

    “那她今天又来捅什么幺蛾子?”

    傅瑾宴却完全没放在心里,“她不管怎么闹,都闹不出花样。”

    笑话!他傅瑾宴想要的人,哪轮得到她指手画脚。

    不过傅瑾宴倒猜得没错,老太太确实喜欢沈心愿,但如果知道她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肯定会对她的好感大打折扣。

    沈心愿才没有那么傻,不会弄得既中伤不了宋轻笑,又害得自己失了宠爱,只能另想着法子数落宋轻笑的不是。

    “外婆,我看那个女生一点都配不上小舅舅,长得不好看,个子也不高,外形上一点都不登对。”

    傅夫人却面带笑意,一一将沈心愿的问题给顺了回去,“个子小巧,站在你小舅舅的身边小鸟依人,多可爱啊。再说了,长得好看能怎么样?要合眼缘才行。”

    傅夫人虽没说几句,但沈心愿大概琢磨出来了,她对宋轻笑很满意。

    她心里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现下更是怒火中烧!

    这个宋轻笑到底有什么本事?勾搭上小舅舅就算了,居然连外婆这么快就搞定了?

    不死心的她又将视线投向了一家之主傅军安,老爷子也很疼他这个外孙女,事事依着她。

    “外公…”

    “乖,”傅军安轻拍着挽上他手臂的手,一脸慈祥。

    “外公,你看小舅舅找的那个女生,家庭条件那么一般,对小舅舅的事业一点帮助都没有。就算咱家不找门当户对的,也不至于找个这么不济的吧?”

    傅军安老早就接收到自家夫人传递的眼神信号,对于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回答,已了然于心。

    “愿愿,你觉得外公就这么大点本事吗?”

    沈心愿不懂傅军安话里的意思,一脸懵懂的望着他。

    “还是你认为,你小舅舅能力有限,竟连自己的公司都经营不下去,需要靠女方家支撑?”

    “外公,我不是这个意思。”

    沈心愿连忙摆手,内心的焦躁汹涌得更加厉害。

    傅军安握住宝贝外孙女的手,言语间很是有些感概,“你和小宋之间有什么过节?”

    的确有过节,但她绝对不能实话实说,只能昧着良心道:“那倒没有,就是觉得小舅舅和她在一起,怎么看都不般配。”

    傅军安慈祥的笑着,宠溺的勾了勾沈心愿的鼻子:“你啊,结了婚都还没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