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长得真像一个包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都不等她拒绝,傅夫人就先开口道:“这个汤先晾在一边,等凉一些你再喝。”

    宋轻笑高兴得直点头,只要不是让她现在喝,说什么都好。

    先前播的综艺节目演完了,此时,电视里正在回放宋轻笑最近在追的那部言情剧,各种羞耻台词6得飞起,此时和长辈一起看,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宋轻笑趁傅夫人不注意,抓起遥控板就想换台,一边的傅夫人却比她还要激动,“回放终于开始了。笑笑我跟你说,这部剧可好看了,要不是小老头不准我晚上追剧,我就不用每天辛苦等回放了。”

    宋轻笑惊得眉毛都拧在了一起,原来老太太这么时髦?

    她都觉得台词羞耻得让人想入非非,她老人家还看得这么入迷真的好吗。

    不过get到了老太太这颗大龄迷妹的属性,她心底那点紧张,彻底烟消云散了。

    两人相谈甚欢,比之前的画面更和谐。

    傅瑾宴来到客厅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和乐融融的模样,嘴角轻挑起一抹笑容,他果然没有看错人,宋轻笑啊,真的是他妻子的不二人选。

    他极其自然的挨着宋轻笑身边坐下,这个女人正在给傅夫人剧透,根本没察觉到旁边坐了人。

    百无聊奈的傅瑾宴玩起了她垂在身后的一丝头发,饶有兴趣的把玩,画面却说不出的暧昧与诡异。

    宋轻笑这厢给傅夫人讲完了剧情,顺带加了不少自己的吐槽,一回头,就看到了傅瑾宴的两条大长腿。

    我去,这男人什么时候来的?

    她头稍微转得猛了点,只觉得头皮有点小小的撕扯疼痛感,轻皱眉头,“怎么我头皮有点疼?”

    闻言,傅瑾宴忙松了自己把玩的那戳头发,像没事人一样,看着寻找疼痛根源的宋轻笑。

    宋轻笑莫名其妙的抚着脑袋,眼神却怀疑的看向傅瑾宴,无声的控诉:是不是你暗算我?

    傅瑾宴笑着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无边无际的宠溺,“你就这么爱看这部剧?”

    这人怎么答非所问呢?她问的是这个吗!

    不打算搭理他了,她想转过头继续看电视,却被傅瑾宴用双手捧住了脸。

    肉嘟嘟的脸顿时被他的大手挤成了奇怪的形状。

    臭男人!她吹胡子瞪眼的去打他的手。

    傅夫人虽一门心思都在电视剧上,但眼角余光还是将两人的“打情骂俏”看在了眼里,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她突然轻咳一声,蓦地站起了身,压抑住脸上的笑意,淡定自若的道:“我上楼去拿个东西。”

    说完,也不等沙发上的两人有什么反应,腿脚灵便的走开了。

    “你干嘛啊!”傅夫人的身影一消失,宋轻笑就嚷了起来,没敢太大声,这毕竟是在傅瑾宴的地盘上。

    “你长得真像一个包子。”云淡风轻的评价完,男人停止了对宋轻笑的蹂躏行为。

    宋轻笑气得嘴角都在抽搐,你才包子呢!

    她揉着自己被捏痛的肉脸,心里早将傅瑾宴诅咒了百八十遍。

    这个人多半是有病!动不动就对她进行人身伤害,不仅严重伤害了她的,还让她的精神饱受折磨,简直欺人太甚!

    不行!

    她宋轻笑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她一向信奉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它个二三四五六七八次!

    揉我脸是吧?

    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难道他傅瑾宴就没有脸了吗?

    长得好看的脸,不是更应该被蹂躏吗?

    想到这里,她的手已经先于大脑伸向了傅瑾宴。

    男人急速往后退去,结果却阴沟里翻了船,直接仰倒在了沙发上。

    说时迟那时快,宋轻笑的手飞一般的伸过去,准确的捏住了他的脸颊。

    “咦?手感竟然很不错哎?”她自言自语道。

    原本是捏的手势,瞬间改为了轻抚。

    没想到这男人生了一副糙汉子的性格,皮肤却比她还细腻,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她这里是满腔怒火与不甘,被吃豆腐的傅瑾宴却乖乖躺平,没有任何怨言,反常得根本不像他的作风。

    在摸了好一阵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什么混账事,顿时缩了手就想跑。

    宋轻笑啊宋轻笑,你怎么能够对着债主犯花痴呢,你这是在玩命啊你知不知道!

    她一边抱怨自己,一边皱着眉哭丧着脸。

    手被傅瑾宴捉住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像被小偷被抓了现行一样,心脏“咚咚咚”好似要跳出来一般。

    “占了便宜就想跑?”

    傅瑾宴笑得和颜悦色,宋轻笑却生生从那笑眼中看到了杀气,不由紧张的往后缩了缩。

    想从傅瑾宴手中救回自己的手,却被他一个使劲往回拖,身体急速朝他靠近,堪堪撞上了他结实的胸膛。

    “唔……”宋轻笑三魂七魄都快给撞散了,一时呆愣着没有反应。

    而此时,正在拐角处默默盯梢的傅夫人,猫着个身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两人的互动。那一脸的笑意与猥琐,看得身后的傅军安好气又好笑。

    这小太太,怎么这么可爱!他不由在心里感叹,伸手托着老太太的后腰,生怕她站着太辛苦,闪了她的老腰。

    傅夫人回头看了丈夫一眼,冲他会心一笑,接着又将注意力放到了客厅沙发上的两人身上。

    被桎梏在男人怀里的宋轻笑此时终于清醒了过来,极度不乐意的在他怀中挣脱,“到底是谁占谁便宜?”

    傅瑾宴睁眼说瞎话,明明是他的大手覆在别人背上不松开,撒谎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你占我便宜。”

    我去!这男人忒不要脸了。

    那炙热的大手就覆在她后背,他当她没有知觉嘛!

    傅瑾宴却誓死将他的不要脸进行到底,“你看,明明是你赖在我怀里,刚刚还轻薄了我的脸。”

    你大爷的!不要脸也得有点程度啊,谎话说得这么6,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对,傅瑾宴这厮根本就是没心没肺!

    宋轻笑越想越气,心底却也没有对策,只能很没气力的说着:“你到底松不松开?”

    傅瑾宴不回答她,抱着她的手却越收越紧。

    靠,她都快不能呼吸了。

    “这可是在你爸妈家,你这样不太合适吧?”见别的招不行,她只能搬出他的父母来。

    谁知道,傅瑾宴听了这话,唇角的笑意更深了,说出口的话像是冰渣子一样,狠狠的砸向宋轻笑,“你不会明白,一个单身了三十多年的儿子,突然带了个女人回家,你说他家父母,该有多高兴啊?”

    宋轻笑:“……”

    她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