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长得丑的才叫饭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厢毁得肠子都要青了,她这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傅夫人却分外高兴,满口应了下来,“我还怕你觉得和我这个老太婆说话无聊,不愿意陪我呢。”

    “你是不知道,平时这家里就只有我们老两口,宴儿这孩子也不常回来。”傅夫人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哀怨。

    被点到名字的傅瑾宴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谁让他每次回家老太太都得跟他念呢?还每次都给介绍对象,他就算搪塞,也觉得很辛苦。

    而且老太太被傅军安宠了这么多年,一丁点委屈都受不了。傅瑾宴对她的态度,还不能太过强硬,每次都只能智取。

    即使上次知道老太太冒冒失失跑去找宋轻笑,他也不敢当面质问,刚刚宋轻笑险些说漏了嘴,他也跟着紧张了一下。

    只是这小家伙,好像总有办法将自己陷入窘境。

    留宿?

    对于这一点,傅瑾宴当然是喜闻乐见。

    宋轻笑一边应着老太太的话,一边将求救的眼神投向傅瑾宴。

    我说大哥啊,你倒是说点什么岔开话题啊!她又不是真的要留宿!

    傅瑾宴却生生错开了她的眼神,反而站起身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碗里,话却是对傅夫人说的:“妈,你要聊,也等笑笑把饭先吃了,她该饿坏了。”

    什么鬼!

    宋轻笑心里喷涌着怒火,脸上的笑容却无懈可击,我是让你解围啊,不是火上浇油啊摔!

    傅夫人笑着满口答应,又往她碗里夹了不少菜。

    她刚好又是一个饭桶……哦不,吃货。

    长得丑的才叫饭桶,像她这种漂亮的才有资格称为吃货。

    给她多少吃多少,除非是真的吃不下了,不然到她碗里的都会被消灭。

    餐桌上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氛围。

    宋轻笑只顾着埋头吃吃吃,傅夫人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在心里给她加满了分。

    现在的女孩子,大多嚷着要减肥,不肯吃东西,像宋轻笑吃得这么努力的,格外讨长辈们的喜欢。

    这才是福相好嘛。

    傅瑾宴仍是慢条斯理的吃着饭,动作优雅,眼神却看向对面其乐融融的两人,嘴角那几乎看不见的笑容,却被坐在主位的傅军安全都看在了眼里。

    傅家虽是大门大户,但也没那么多条条框框,对于晚辈们的择偶,也从没有门当户对这一说。

    他们傅家的人,将“情”字看得极其重要。傅瑾宴从小到大,看着自己的妈妈被宠得像个小公主,耳濡目染的也学会了不少。

    先前还没见到宋轻笑本人时,傅军安对她的印象就不错。自家夫人每天在耳边念叨着,真见了本人,只觉得比她形容的还要讨喜几分。

    他的儿子他比谁都清楚,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内心虽也温柔细腻,但很少有人愿意真正去了解他的内心。

    宋轻笑却和他完全相反,性格活泼,内心善良,看起来傻傻愣愣的,对事情却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两人不管从性格还是外形上都极为相配。

    想到这里,一向以严谨模样示人的傅军安,嘴角也染上了一抹笑意。

    吃完饭后,宋轻笑已经撑得快走不动路了,幸好她今天穿的裙子还稍微有些空间,不然指不上多难看呢。

    她被傅夫人拽着去客厅看电视,傅瑾宴却被傅军安叫去了书房。

    本来宋轻笑好好的被傅夫人拉着往客厅走,傅瑾宴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突然走过来,伸手擦了擦她的嘴角,语气温柔的像三月的风,“你啊,吃饭总像一只小花猫。”

    卧槽!太恶心了!

    宋轻笑眼神怪异的看着眼前笑得温柔的男人,就算是演戏,这也用力过猛了吧。

    至于演得这么逼真吗?

    她把桌上的菜全塞进胃里已经花了不少体力,为什么还要来精神折磨!

    傅瑾宴却对她抗议的眼神视而不见,宠溺的理了理她耳边的碎发,“你先去陪妈妈看会儿电视,我跟爸谈完事情就过来。”

    他那温柔的一颦一笑,有那么一瞬间,还真让宋轻笑产生了错觉,难道自己真是他货真价实的女朋友?

    他这么事事都照顾她的情绪,真的是温柔大发了!

    不过,她很快就从幻境中清醒了过来,回头一看傅夫人,老太太脸上的笑容都能开出花来了。她只觉得心里发毛得厉害,总有一种欺骗老人感情的罪恶感。

    傅瑾宴跟着傅军安到了书房,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傅军安看了他一阵,才开口道:“打算定下来了?”

    傅瑾宴收敛了平时那些吊儿郎当,态度端正,“是。”

    傅军安点了点头,“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你也知道,你妈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操心你的婚事。如今你自己也打算定下来,她肯定会催着你尽快把事办了。”

    “我知道。”

    “你妈很久没这么高兴了,我看呐,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宋。”

    提起宋轻笑,傅瑾宴的唇角也扬起了笑。

    傅军安捕捉到这个笑容,不由得问出了口,“以前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小宋?”

    对于他的提问,傅瑾宴也有些意外。

    他们父子之间几乎没有交流,傅军安给了他足够的自由,不管是他的事业,还是感情。像今天这样过问他的私生活,还是头一次。

    傅瑾宴却没直接回答傅军安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记得您曾经说过,您对妈妈是一见钟情?”

    他笑着点了点头,布满皱纹的脸上瞬间覆盖上一层柔情,似乎陷入了回忆中,“那时候我去那家餐厅相亲,刚推开门进去,就被你妈妈撞了个满怀。”

    想起自己与夫人的第一次相遇,傅军安一脸的神往,“你妈妈那天被人甩了,哭得妆都花了,模样看起来又丑又笨。”

    “但您还是第一眼就爱上了她。”傅瑾宴淡淡的陈述,想起自己与宋轻笑的第一次相遇,滑稽程度可一点都不亚于他爸妈。

    说到这里,傅军安也大概明白了。他的儿子和他一样,认定了一个人,便就是那个人。他再问旁的,也没有多大意义。

    他又询问了些傅瑾宴最近公司的近况,两人聊得还算愉快。

    再说宋轻笑与傅夫人这边。

    老太太拉着宋轻笑的手就没松开过,一会儿问她要不要吃水果,一会儿又问她要不要吃手工饼干。

    宋轻笑只觉得头大,她虽然一直以大胃王著称,但是中午也吃得太多了,还没来得及消化好嘛。

    一一婉拒了傅夫人的好意,可还没消停几分钟,傅夫人又吩咐佣人给她端来了银耳红枣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