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今晚可以留宿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家别墅到了。

    她忐忑的下车,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她无措的站在车边没动。

    傅瑾宴走过来,非常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紧张的她,竟就这么默认了他的行为。

    别墅的门已经打开了,佣人站在门口笑脸相迎。

    宋轻笑反拽住傅瑾宴的手,朝他招了招手。

    傅瑾宴非常配合的俯身靠近,却听见她说:“我现在的表情有没有很奇怪?”

    她将笑不笑的,脸跟僵了一样,非常奇怪。傅瑾宴直接伸手戳向她的嘴角,生生给她半笑的脸,戳成了咧嘴笑。

    “这样就行。”

    就这样?宋轻笑保持着咧嘴的笑容,怎么感觉自己跟个二傻子似的?

    “宴儿回来了?”

    两人才刚迈进屋,就有个女人的声音飘进耳里,照这亲密程度,应该是傅瑾宴的妈妈无疑。

    妇人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旗袍,岁月虽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但气韵尚好,保养得宜,一点都不像年过七旬的人。

    妇人脸上带着慈祥的笑,眼神在宋轻笑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便直奔傅瑾宴而去,免去了宋轻笑的尴尬。

    傅瑾宴拉着人到傅夫人身前站定,“她是宋轻笑。”

    傅夫人心里跟明镜似的,此时却装得像是第一次见到宋轻笑一般,抚着人的手笑得慈祥而善意,“笑笑,来。”

    笑笑?

    宋轻笑有些肉麻的受不了,除了她亲妈,几乎没人这么亲切的叫过她,可脸上的表情不敢表现出来,笑得人畜无害。

    傅夫人拉着宋轻笑到沙发上坐下,阿姨端来了果茶,她实在太紧张,直接伸手去握杯子,结果被烫得立马缩回了手。

    可她的手还没收回去,却被傅瑾宴给中途截胡了。

    他握住她的手,眉头微皱,这紧张模样,任谁看了都觉得他们两人绝对有一腿。

    “你总是这么不小心。”他说完还作势吹了吹。

    妈呀,宋轻笑肉麻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傅瑾宴这又是搞什么?秀恩爱吗?在他亲妈面前,这样合适吗?

    可是在老太太面前,又不能暴露出两人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宋轻笑只能略带娇羞的抽回自己的手,声音甜甜的道:“你就知道瞎紧张。”

    老太太坐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互动,一点也没觉得没大没小,反而心里甜的跟蜜一样。她们家的这颗高岭之花,终于有人可以摘下了。

    傅夫人重又握回宋轻笑的手,脸上的笑意比先前更浓,“笑笑你别紧张,你能来见我这个老太太,我打心底里高兴。”

    “阿姨,您愿意见我,我才是打心底里高兴呢。”宋轻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把老太太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昨晚信誓旦旦今天要好好表现,可真到了该她发挥的时候,她的脑袋就紧张得一片空白。她以前吧,老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如今看来,也并不是这么回事。

    比如说见家长,她那是相当的忐忑。虽然老太太看着非常和蔼可亲,但是她还是没来由的紧张到抓狂。

    “笑笑对吃的有什么忌口的没有?”老太太突然问道。

    宋轻笑倒是有几样不能吃的东西,但都不是大事,便没有说出口,乖巧的摇了摇头。

    “那就好,女孩子不挑食,身体才好。”

    宋轻笑只能点头表示赞同,可是这话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正想得出神,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傅瑾宴突然站起了身,朝着她身后恭敬的唤了声:“父亲。”

    这话一出,原本已经没那么紧张的宋轻笑,又变得更紧张了。

    她异常僵硬的站起身,慢慢的一点点转身,根本没敢直接看人,直接来了个90度鞠躬,“叔叔您好,我是宋轻笑。”

    她一直保持着弯腰的动作,还是一旁的傅夫人拉了她一把,声音里都是笑意:“傻孩子,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家老头子,别看着很凶的样子,其实是个挺可爱的小老头。”

    呃…宋轻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啥,可爱的小老头?莫名觉得这个词好萌。

    有这么可爱的老妈,为啥傅瑾宴这个男人,说话却总能气死人呢?宋轻笑表示非常不能理解。

    傅军安打量了几眼站在夫人身边的女孩儿,温顺谦卑,模样非常讨喜,想必他的夫人是非常喜欢的,不然怎么会一直拉着人家的手不松开?

    再看他的小儿子,三十几岁的人,还是头一回带女孩子回家。他虽然从不过问儿子的事情,但能见到他终于安定下来,内心还是放心不少。

    “都傻愣着干什么?吃饭吧。”

    老爷子一放话,众人都慢慢挪步去往餐厅。

    老爷子坐在主位,傅夫人落座于他身边,宋轻笑走在最后,纠结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坐到傅瑾宴身边去?

    傅夫人却在这时朝她招了招手,“笑笑,到我身边来坐。”

    宋轻笑如蒙大赦,立马高兴的坐在傅夫人身边。坐在这,总比坐在傅瑾宴身边好。

    可是才不到五分钟,她就有些后悔了。

    傅夫人一直往她的碗里夹菜,才一小会儿功夫,碗里就堆成小山了。

    “你就是太瘦了,要多吃点。”

    宋轻笑一边像个小兔子一样喂着食,一边认真的听着傅夫人的话。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更耳熟?

    她的记性不算好,可是那晚的记忆太印象深刻,以至于她瞬间就想起来了!

    傅瑾宴去她家见家长那晚,她扔垃圾的时候不是遇到一个奇怪的妇人吗?难道,那个人是傅夫人?

    宋轻笑越想越觉得可能,尤其是傅夫人一直在强调她太瘦这个事情,跟那晚奇怪妇人的举动别无二致。

    她是个直肠子,想起了就要说出来,咽下了嘴里的肉,才凑到傅夫人耳边问道:“阿姨,你是不是那天晚上…”

    宋轻笑话还没说完,傅夫人突然在桌下拍了下她的腿,她就算再迟钝,也明白这件事不能在这里说,连忙闭紧了嘴巴。

    一直沉默用餐的父子二人,却同时抬头望向她。

    傅军安看了自家夫人一眼,才再次将目光落向宋轻笑,“宋小姐刚刚想说什么?跟家妻有关?”

    宋轻笑此时只能以笑化解尴尬,随便胡诌了一个理由,“我是想问,我跟阿姨聊得这么开心,今晚可以留宿吗?”

    留宿?

    话说出口了,一桌人都愣住了。

    卧槽!宋轻笑啊宋轻笑,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大中午说什么留宿,留宿个毛线啊!你让人家父母怎么想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