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真有想过嫁给他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此时的模样只能用爆丑来形容,泪水糊了一脸,头发乱成一团,还有好多黏在了脸上。

    她脸气的通红,盈满泪水的眼仇视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傅瑾宴手里端着碗面,正在冒着热气,香味也顺着热气一起飘到了宋轻笑的鼻腔里。

    原本瞪向男人的眼神,瞬间就看向面条。

    宋轻笑咽了口口水,刚才的怒意瞬间被食欲给占据了,“给我的吗?”

    她说完就伸出手去,想从傅瑾宴的手中抢面,却被他的大手一把按住了脑袋,语气相当的嫌弃,“先去洗脸。”

    “这不重要!我饿了,你给我面!”

    傅瑾宴态度强硬,用眼神示意宋轻笑去洗手间洗脸,他则往后退开一步,与她保持距离,“我在餐厅等你。”

    宋轻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碗香飘飘的面从自己眼前端走了,顾不得难过,瞬间冲向洗手间。

    等看到镜中自己的模样时,她顿时哭笑不得,也真是难为傅瑾宴,每天都要看自己发疯的一面。

    迅速收拾好,她以最快的速度冲下了楼。

    傅瑾宴已经坐在了餐桌的另一边,低垂着眼,像是正在等待自己。

    宋轻笑本来还在奔腾的脚步,瞬间慢了下来。

    她还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抚了抚头发,这模样,矫情得厉害。

    等她落座后,傅瑾宴看了她一眼,才拿起筷子,“吃吧。”

    她原本想淑女一点,可这实在是太为难她了,反正傅瑾宴已经见识过她吃饭的狼狈样子了,也不多这一回吧?

    吃面的时候,她大脑也没停下来。虽然傅瑾宴这人有时候的确非常可恶,但对她已经算很好了吧。

    她明明才是那个欠债的人,可是受他照顾的,次次都是她。

    有时候宋轻笑都觉得,她一点都没有欠债人的自觉,脾气挺大,说话的语气也很欠揍。可是一般情况下,傅瑾宴除了嘴上占点便宜,倒也没真的把她怎么样。

    想到这里,她竟然有些良心发现,“那什么,明天是要去你爸妈家?”

    傅瑾宴正在慢条斯理的吃着碗里的面条,对于宋轻笑突然的问话,也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算是默认。

    她突然豪爽的拍着自己的胸脯,一脸的义气,“你放心!明天你爸妈那里我一定好好表现,你一点都不用担心。”

    傅瑾宴定定的看了她一阵,放下筷子后才道:“你不用刻意讨好我爸妈,像平常一样就行。”

    雄心壮志的宋轻笑,犹如被人从头泼了一盆冷水,脸上的表情只剩尴尬。她赶紧埋下头继续吃面,恨不得将脸都伸进碗里。

    她干嘛要自作多情!也不是真的要跟傅瑾宴怎么样,在他爸妈面前表现那么好干嘛!

    她正一脸的纠结,这时候,傅瑾宴却突然叫了她一声,她抬头去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她是个藏不住事的,看着傅瑾宴那模样就难受,“有话你就直说。”

    “你和霍子桦,是怎么认识的?”

    傅瑾宴的话,不仅让宋轻笑惊讶,连他自己都没想过,他当真问出了口。

    虽然再次提起那个人渣,但宋轻笑此刻的心情已经相当平静,没有贫嘴,而是认真的回答起了他的问题。

    “我和他是大学校友。”她身边没什么朋友,几乎从没对别人提起过她和霍子桦的种种。今天傅瑾宴问了,她索性第一次全说了出来。

    “他追的我,追了整整四年。”宋轻笑想起那时候的事,嘴角带了点笑,现已物是人非,可当时的感受却是真实的。

    “我不喜欢他的优柔寡断,可是他对我好,是真的对我好。自从我爷爷去世以后,他是第一个打心底里对我好的人。”

    傅瑾宴只是默默的听着,期间并未插话打断她。

    “我没有说过是吧?我是爷爷照顾着长大的。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也是上了高中,才改姓宋。”

    “刚上大学那会儿,爷爷生了重病,都没等到我返回a市,就已经去了。”宋轻笑原本就红肿的眼,此时又盈满了泪水。

    爷爷一直都是她心中的软肋,要是没有爷爷,她能不能平安长大都不知道。当年她爸爸去世,她妈妈苏梅经受不住打击,离开了家。

    后来再回到家时,苏梅已经和宋华年在一起了。

    也是真正进了宋家的门,宋轻笑才从宋清蓝和家里佣人的口中听说,原来苏梅,是宋华年养在外面多年的女人。

    而宋清蓝的妈妈,在宋华年娶苏梅进门的前两年,自杀了。

    所以后来不管宋清蓝对自己做了什么,她都从来没有理会,由着她去。

    宋轻笑抹了把眼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你看,我都扯远了。反正吧,我和霍子桦在一起两年,不说爱得有多么轰轰烈烈,但我是真有想过有一天会嫁给他。”

    宋轻笑没有看到,傅瑾宴垂在腿上的手一点点握紧,连青筋都冒了起来。

    明明傅瑾宴已经说过不需要过度表现自己,第二天,宋轻笑还是从头到脚将自己包装了一遍。

    她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妆发得宜,一身及膝水蓝色连衣裙清新养眼,非常称人,显得她特别清纯。

    宋轻笑满意的摸着自己的脸,眼睛下方的红肿还是有点盖不住,但也挡不住她的清纯动人啊。

    她哼着歌,一蹦一跳的往外走,一点都没有穿裙子的自觉。

    傅瑾宴早就打理好了自己,此时正倚在栏杆处等她。

    他今天穿的比较休闲,简单的灰色t恤搭配黑色西裤,脚上踩了双小白鞋,乍一看,还有点像一个大学生。

    两人在看到彼此的模样时,都有些呆愣。

    还是傅瑾宴先回过神来,假意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走吧。”

    宋轻笑抚了抚自己的裙摆,踩了双玛丽珍单鞋就跟他出门了。

    车程并不算远,可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宋轻笑第一次去见别人的家长,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她坐在车里,不自觉咬着手指甲,跟她那一身淑女气质完全不搭。

    “你不用紧张,照平常那样就行。”

    宋轻笑回头去看傅瑾宴,他却只是专注的开着车,看都没看她一眼。

    “你上次去见我妈的时候,为什么一点都不紧张?”

    傅瑾宴刚想回答她,宋轻笑却又截住了话头,“算了,我不想听。”

    宋轻笑觉得自己这是在自取其辱,所以打断他。她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即使和他的关系是假的,但像傅家这样的家庭,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