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你叫我什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车子平稳前行,以至于宋轻笑一觉就睡到了下午。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坐起身来揉捏着肩膀与四肢。

    傅瑾宴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此时她睡眼惺忪,头发乱的像个鸡窝,脸上的表情挣扎而痛苦。

    等腿麻逐渐消失以后,宋轻笑才开口问道,声音有些沙哑,“我们到哪儿了?”

    傅瑾宴没回头,却拿了瓶水递给她,“大概还有五六个小时。”

    她自然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喉咙是真的干的难受。

    睡了这么长时间,现下是完全清醒了,想着傅瑾宴从昨天起就一直在开车,她不免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需要我换你吗?”

    傅瑾宴有些没料到,“你会开车?”

    宋轻笑揉着酸痛的肩颈,一脸的得意,“小看我了吧?姐可是正儿八经的老司机!”

    他倒也不是很累,不过既然她都开口了,他也正好可以借机休息下。

    将车开到服务站换人,顺便简单吃了点东西解决了午饭。

    宋轻笑说自己是老司机,完全不是诓人的。高中毕业后她就早早的学了开车,如今已有超过8年驾龄,虽然比不过身旁的男人,但论驾驶技术,她还是相当自信的。

    熟练地起步、加速、换挡,几乎是一气呵成。

    沉默的坐在一边的傅瑾宴难得露出了欣赏的目光,可是说出口的话,就没眼神那么友善了。

    “我还以为你什么事都干不好,没想到驾驶技术还勉强过关。”

    一听到男人夸她,宋轻笑就有点绷不住,全然没注意到他话里的讽刺,自发自觉地接受了夸赞。

    等反应过来傅瑾宴在嘲笑她做事废材时,气得尖叫,“傅瑾宴,你一天不怼我你就不自在是吧!”

    傅瑾宴欣慰的一笑,“你终于变聪明了。”

    宋轻笑正想转头臭骂他一顿,男人突然伸手把住了方向盘,“看路。”

    他们此时还在高速路上,她忍住内心想要发作的心情,听话的专心当起了司机。

    傅瑾宴也不再怼宋轻笑,闭着眼假寐。刚刚还没觉得有多累,真的坐到副驾驶上了,疲惫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他最近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好,一边要随时应对宋轻笑的突发状况,一边又要提防傅夫人或者沈心愿那边搞什么小动作,公司的事也没落下,可谓是又伤神又伤身。

    两人大概是晚上八点才抵达市,傅家别墅位于远郊,虽然这个时间点开过去也就个把小时车程,但傅瑾宴嫌麻烦,直接带着人去了他市里的公寓。

    将车停进地下车库以后,宋轻笑总有这种想法冒出来:他是在跟她炫富吗?

    就他在a市的那个公寓,是整个a市卖的最贵的公寓楼,他还选的是顶楼。

    据说那层楼能观赏到a市最美的夜景,可惜当时她住在里面都在跟傅瑾宴置气,根本没时间好好欣赏风景。

    而位于市市中心的这套公寓,可比a市的华丽多了。复式结构,空间宽敞,装修风格倒是比较符合傅瑾宴的人设。

    宋轻笑还在左右打量,傅瑾宴却吩咐道:“跟我上楼。”

    她一脸警惕,又不自觉的双手捂胸,“你想干嘛?我跟你说啊,你别以为这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就怕你……”

    “你如果再多说一句废话,我马上把你赶出去。”

    她立马就闭嘴了,乖乖的抱着自己的电脑,跟在他身后。

    他在其中一间门外停了下来,指了指,“你的房间。”

    说完也不等宋轻笑有什么表示,就自顾自的迈着大长腿往楼下走。

    宋轻笑也没管他,进了门。

    房间内的装潢也偏简约风格,只是在摆件上费了不少心思,看起来比较像一个女生的房间。

    宋轻笑就纳闷了,客房不是一般都比较简单吗?怎么她觉得她住的这间,像是原本就给她准备的一样?

    瞧你这点出息,就知道胡思乱想,宋轻笑摇摇头,晃掉了大脑内奇奇怪怪的想法。

    她拿出今天新买的衣服准备挂进衣柜里,拉开衣柜门一看,不由有些咋舌。

    卧槽!这房间该不会真的就是为她准备的吧!

    她不可置信的拉开衣柜内的每一个抽屉,里面满满当当的全是女士用品,还分门别类的全部分类整理好了。

    她有点方。

    虽然衣橱内的衣物都不是她平时的风格,但是看这标签都还在,都还是新的,一看就是刚买的。

    傅瑾宴这是什么意思?搞的她好像被包养似的,感觉挺奇怪的。

    她拎起自己的电脑,匆匆忙忙的就朝楼下奔去。

    “傅瑾宴,你在哪儿?”

    楼下的房间门都关着,她也不确定他到底在哪个房间,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进行呼唤。

    可是喊了半天都没听到傅瑾宴的回应。

    宋轻笑一拍脑门,可真是傻,放着好好的手机不用,干嘛非得用最原始的方式?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宋轻笑开门见山,“你在哪儿?”

    “你身后。”

    什么鬼?宋轻笑皱眉,傅瑾宴是在跟她玩浪漫?

    可是当她转过身后,握着手机的傅瑾宴还真就站在她的身后,只是中间隔了一层可移动实木门。

    他一边摁掉电话,一边转身往回走,宋轻笑连忙跟上。

    “有事?”

    宋轻笑怀里抱着电脑,点了点头,“之前接的设计稿,还有没交稿的,可以借你的书房用用吗?”

    书桌上的电脑还泛着光,看来傅瑾宴是在处理公事。

    宋轻笑原本是抱着兴师问罪的态度来的,可是看到他这么晚了还在处理公司的事情,已到了嘴边的话就有些难以开口了。

    算了,反正她要问的事情也不是特别重要,除了觉得有点奇怪以外,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话已经说出口了,宋轻笑也确实有需要完工的设计图,她也没敢闲下来。

    两人各据一片天地,彼此互不干扰,画面竟说不出的和谐。

    不知道什么时候,宋轻笑趴在桌上睡着了,傅瑾宴处理完公司的事情一抬头,就看见她眼镜被挤的歪七扭八的,悬在鼻梁间,画面说不出的滑稽搞笑。

    他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这个小家伙,到底还有多少未知的一面是他不曾见过的呢?

    他伸出了手,急速的朝她的脸靠近,最后却在仅有1的位置堪堪停了下来。

    他握紧了手收回,最后改为摇了摇她的肩膀,声音带着深夜的磁性与喑哑,“宋轻笑,回房间去睡。”

    宋轻笑却睡得死得很,完全没有任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