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还有这种神操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是喝醉了吗?”最后,宋轻笑只能做出这样大胆的猜测。

    如果不是喝醉了在说胡话,为什么宋清蓝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呢。

    “你别装了,宋轻笑,你骗不过我的。”

    她气的都要翻白眼了,她怎么以前没有发现,原来宋清蓝还有这种神经质的特质?怎么偏说不听呢?

    “我没骗你,也没骗你的必要,信不信由你。”

    “还想骗我?你忘了吗?当年你的初恋你也不肯承认,结果人跟我在一起了,你却哭的昏天暗地。”

    宋清蓝不提还好,一提起这茬她就生气。

    当年初恋被抢,她也很难过好吗!再说了,那时候是早恋啊,她不敢承认多正常啊。谁知道看她不顺眼的宋清蓝会不会回家打小报告,告她状呢。

    不过当时的事情可以理解为折磨她才抢了初恋,那傅瑾宴呢?宋轻笑脑子转的飞快,虽然不确定,但还是尽量猜想着宋清蓝反常的可能。

    “你难道对他一见钟情?”宋轻笑说这话时,目光不由自主就看向了坐在身旁专心驾车的男人。

    虽然他确实长得好看,非常好看,眉眼深邃,鼻梁高挺,性感薄唇加上轮廓分明的脸型,身材也堪称完美。

    但是!想要一见钟情,总也得讲究点情节什么的吧?

    她可记得当时宋清蓝闯进她公寓时,自己和傅瑾宴正腻歪的抱在一起,那可是相当的尴尬啊,怎么也不可能产生荷尔蒙这种东西吧。

    不管宋轻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而问出这句话后,宋清蓝却把她电话直接给挂了。

    宋轻笑连喂了好几声,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结束了通话。

    什么鬼?宋清蓝鬼上身吗?莫名其妙的打来一通电话,指责她一顿,然后又给挂了?

    宋轻笑盯着傅瑾宴,总觉得问题好像出在他身上。

    上次她和宋清蓝在厨房时也是这样,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要不是苏梅突然进来了,说不定还能探出点什么。

    察觉到宋轻笑的目光,傅瑾宴突然回头,说得好不欠揍,“不要爱上我。”

    神经病啊!宋轻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您还能再自恋一点吗?”

    傅瑾宴挑眉,“这叫自恋?”

    宋轻笑继续翻白眼,“不然呢?”

    “我陈述的是客观事实。”

    她只能笑笑不说话了,不过转念一想,倒是可以问问傅瑾宴。

    “你和我姐之前认识吗?”

    傅瑾宴似乎对宋清蓝没什么印象,宋轻笑描述了一大通,他才隐约有些印象。

    照这情况来看,两人之前应该是不认识。

    宋轻笑又再看了他一眼,然后才问道:“以前对你一见钟情的人多吗?”

    傅瑾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关心我的情史?”

    她含糊应付,“算是吧。”

    “你和我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嘿,这男人,还蹬鼻子上脸了。

    不说就不说,搞的谁多稀罕似的。要不是本着她那点良心,她才不爱管宋清蓝是鬼上身还是怎么着呢。

    两人就这么一路斗嘴斗到了小镇上,天色已经不早了,傅瑾宴决定今晚就留宿在这边。

    小镇后边有个山,空气质量很好,只是晚上起雾,有些冷。

    宋轻笑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裹了又裹,光溜溜的腿却冷得发抖。

    所以她才不喜欢穿什么裙子,像她这种奇葩体质,冷一点恨不得穿棉袄,热一点恨不得钻冰箱的人,裙子这种淑女范真的不适合她。

    “很冷?”

    宋轻笑连脸都不想抬了,又不是瞎,看不到她浑身上下都在发抖吗?

    点的饭菜还没开始上,她现在可谓是饥寒交迫,埋着头搓着手不住的跺着脚取暖。等她再次抬头时,原本该坐在她对面的傅瑾宴却不知去向。

    老板娘正巧端菜过来,她忙问道:“老板娘,你看到跟我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去哪儿了吗?”

    “出去好一会儿了。”

    “没说去哪儿?”

    老板娘摇头,正说着呢,傅瑾宴突然拎着一个塑料口袋回来了。

    他正在微微喘着气,似乎是跑着回来的。逆着光,额间的头发被雾水雾湿了,徒增了几分慵懒气息。

    他个子高,迈着长腿朝她走近。

    眼前这画面,竟莫名的有些感人。

    卧槽!宋轻笑打开傅瑾宴扔给她的塑料袋以后,激动的只剩下这句粗话了。

    傅瑾宴这男人,居然好心的去给她买袜子了!

    不过等将袜子全部掏了出来,宋轻笑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大哥,你这尺码买的是小孩儿的吧?”

    见他没说话,宋轻笑继续吐槽,“这一双我都穿不下,还买这么多双?”

    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袜子,蹲在了她面前。

    宋轻笑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被傅瑾宴抓住了腿,动作实在算不上温柔。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小镇上的店铺几乎都关门了,好不容易有一家没关,卖的只有小孩儿的码。

    傅瑾宴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将大爷店里的袜子全买走了。

    此时他蹲在宋轻笑身前,将袜子打横系在她的腿上。

    她的腿顿时就暖和了,还非常的…恩,五彩缤纷。

    宋轻笑不禁咋舌,还有这种神操作?

    她算是长见识了,原来过膝袜还能横着穿。

    老板娘此时正在给他们上最后一道菜,见到眼前场景,不由笑弯了眼,对傅瑾宴赞不绝口,“小伙子人真不错,姑娘,你眼光很好嘛,男朋友对你这么好。”

    除了笑,宋轻笑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算合适。

    吃饭的时候两人出奇的安静,宋轻笑是有点尴尬,傅瑾宴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难得的有些呆愣。

    饭后,从老板娘那里拿了房卡,宋轻笑就匆匆忙忙的回了自己的房间,速度之迅速。

    她倒在床上,抬起脚,看着腿上绑得奇奇怪怪的过膝袜,嘴角竟不自觉的扬起了笑,她自己却丝毫都没有察觉。

    翌日一大早,傅瑾宴就将宋轻笑给叫了起来,她犯困的厉害,到了车上直接缩到了后座,非常不淑女的躺着睡觉。

    她打小就有这毛病,坐车时喜欢猫在后座躺着睡觉。昨天是对傅瑾宴不太放心,今天还有一整天的车程,她光是想着就觉得特别困。

    傅瑾宴从后视镜里能看到她,她没把自己当外人,睡得歪七扭八的,一点都没有女孩子的淑女形象。

    以往换做别的人,他肯定既嫌弃又鄙夷。

    可这人换做宋轻笑,他却只觉得她对自己放心的模样,令他非常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