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姐,你怎么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卧槽,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吧!选衣服就选衣服,干嘛要扯到霍子桦那个人渣!

    他重新去衣架上拿了几套衣服,全是连衣裙,宋轻笑不由看的头大,她可一点都不淑女啊,穿裙子什么的只会超级不自在。

    “那个…可不可以别老拿裙子啊?”

    “不行。”

    宋轻笑正想怼回去,傅瑾宴却又轻飘飘的来了一句,“你只有穿裙子的时候,才稍微能看。”

    她一口气堵在嘴里,这是在变相的夸她穿裙子好看?这下好了,她是怼回去也不好,不怼心里又难受。

    导购小姐都是人精,这时候就立即站在了傅瑾宴那一边,“小姐,您男朋友说的没错,您身材比例这么好,穿裙子刚好能展现你的身体曲线,又美又有气质。先生的眼光是真的好,选的裙子都是最近刚上的新款。”

    宋轻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抱着傅瑾宴选好的裙子进了试衣间,一件一件的穿出来给他看,这种感觉也太微妙太奇怪了。

    衣服试完了,傅瑾宴选的裙子全被买了下来。

    而宋轻笑心仪的短裤套装,只被留下了两套,还是在她强烈要求自己买单的情况下才留下的。

    拎着大包小包跟在傅瑾宴身后,宋轻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强迫症吧?也太大男子主义了。她可真心疼他未来的老婆,什么都被管的死死的,还有没有一点自由了?

    反正她是一点都受不了这种,人嘛,应该是为自己而活,怎么能因为别人的喜好而轻易改变自己呢!

    两人坐上车后,车子并没有朝机场的方向开去,宋轻笑不确定的问道:“我们该不是要开车回市吧?”

    傅瑾宴回头看了宋轻笑一眼,没有搭腔,可这默认的态度,明明就是肯定了她的猜想。

    她扶额,有点不太理解这个男人的想法。

    “坐飞机两个多小时就能到,开车得开两天吧。”

    “我乐意。”

    傅瑾宴一句轻飘飘的话,怼的她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俗话说的好:千金难买他乐意。

    他高兴就好,她宋轻笑还能说什么啊。债主是大,她这种小喽喽只有听话的份儿。

    傅瑾宴开车的时候特别安静且专注,宋轻笑是个闲不住的,掏出手机就开始追剧。

    她还算有良心,把声音调小了一些,可她时而抽风的压抑笑声还是很容易就影响到了旁边男人的心情。

    堵车的一个空档,傅瑾宴突然伸手一把夺了她的手机,宋轻笑眼神随着手机移动,最后定格在他的脸上。

    她脸上还挂着“姨母般”的微笑,在傅瑾宴深邃的眸里,都能看到她这个有点小变态的表情,她赶紧揉了下脸,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男人却只是将她的手机没收,重新发动车子后,才道:“和我聊天。”

    尬聊吗?

    问题是,聊什么啊?

    傅瑾宴抛出的这个问题,可比怼她一顿还难受。

    宋轻笑绞尽脑汁的想,可怎么也想不出她该和,或者说可以和傅瑾宴聊的话题,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还好,她的手机铃声在这时欢快的响了起来,她如蒙大赦,立马叫嚷道:“我手机响了,肯定是急事,你快把手机还我。”

    傅瑾宴单手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宋清蓝,他便将手机换给了宋轻笑。

    一看来电显示,宋轻笑有点蒙。

    虽然她和这个继姐的关系处的还可以,但是完全不能用“关系好”来定义。上次宋清蓝去她宿舍找她,也只是因为联系不上她才去的。

    私底下,两人联系甚少。

    她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怎么不接?”电话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宋轻笑却只是傻愣着,没有接通,不知道想什么想的出神,傅瑾宴只好出声提醒她。

    “哦哦。”她嘴里小声应着,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宋清蓝的声音还是如记忆中那般清冷,自带一种优越感,“这么久才接通我的电话,怎么?你是不想接,还是不敢接?”

    一开场就这么语气不善?宋轻笑不由有点头疼。

    自从上次从家里离开以后,两人也没联系过。她回想了下,最近也没跟她有什么过节,为什么宋清蓝会对她意见这么大?

    宋轻笑不想和她吵架,直奔主题,“找我有事吗?”

    “你跟着傅先生回市了?”

    “对。”她问这个干啥?宋轻笑不解。

    她的回答,却换来了宋清蓝那边突然暴躁的声音,好似有什么东西打翻了?听起来有些吓人。

    她不由坐直了身体,有些紧张的问道:“姐,你怎么了?”

    没有人回应,可是打翻东西的声音却越来越响。

    “姐?”

    宋轻笑又连忙唤了两声,电话没有挂断,却也没有人回答她,气氛尴尬而诡异。

    傅瑾宴侧头看了她一眼,看她一脸的紧张,“怎么了?”

    宋轻笑捂住听筒,眼神里是真的染上了焦虑的情绪,你说好好的通着电话,怎么突然就没听到人声了?

    “不知道我姐怎么了,突然之间不说话,但好像能听到东西碎掉的声音。”

    傅瑾宴刚伸手准备接过电话,宋清蓝的声音却再次传进耳朵里。

    宋轻笑赶紧凑近听筒,“发生什么事了?”

    宋清蓝却在冷笑,那声音冷漠极了,“宋轻笑,你口口声声的说我误会了你,说你们两个没有关系,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我…”她被问的哑口无言,和傅瑾宴交易的事情,总不能张口就随便说吧。这点素质,她还是有的。

    “说不出话来了吧,你这个骗子!”宋清蓝突然破口大骂,平时的那点矜贵小姐模样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暴躁与疯狂。

    宋轻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惹来她一阵骂?

    “我猜对了吧,你不敢承认,就是怕你争不过我。”宋清蓝突然又笑了起来,开始自我肯定,“也对,你连沈心愿这种大小姐都斗不过,还怎么跟我斗?”

    宋轻笑莫名其妙的移开手机,揉着眼睛,再三确定这的确是宋清蓝的电话号码,憋屈的要死。

    她没骗人啊,她和傅瑾宴本来就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有现在有点特殊情况,必须呆在一起而已,又不是要一直在一起,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啊。

    再说了,她和不和傅瑾宴呆一起,是不是跟他回市,这和宋清蓝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