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选男人的眼光更差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瑾宴闻言,只是勾起嘴角,笑容清浅,“你想多了。”

    是她想多了吗?宋轻笑摇摇头,一定是她太敏感了。

    都怪傅瑾宴,要不是他总是搞什么突然袭击,她至于像现在这样疑神疑鬼的,像得了被害妄想症一样嘛?

    说完,她看向傅瑾宴的眼神里又多了一丝哀怨。

    这饭是傅瑾宴做的,宋轻笑也不好意思再让人家洗碗,自己自觉的承包了洗碗。

    她经常走神,洗着碗时也不例外,脑袋里正在思考着,既然要跟着傅瑾宴去市,她是不是应该回家收拾个东西?

    她正想的出神,脸颊边却突然拂过一只手臂,刚好擦着她的侧脸。

    宋轻笑吓了一跳,这男人又想干嘛?

    她几乎立马转过身,一脸的怒意,顺带还带起了手上的水,洒了傅瑾宴一身。

    傅瑾宴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水,拿杯子的手也收了回来,改为两手撑在宋轻笑的身侧。

    俯身,向前。

    “你…你干什么!”宋轻笑一边炸毛的惊呼,一边身子急速往水池边靠。

    她都能感觉到水池边的水渍已经浸湿了她的衣服。

    傅瑾宴又靠近了她一些,整个身子几乎都压在了她身上。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一脸紧张的她,语气清冷,“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她不敢与他对视,下垂的视线刚好落在他的胸前,气氛好像变得更加微妙尴尬,“我什么都没想。”

    傅瑾宴笑,似真有不解,“那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靠!宋轻笑低咒,就不能争气点吗?

    她气急败坏的推开身前的男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热还不行吗!”

    谁知道这话刚说完,傅瑾宴这混蛋就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冰凉的大手与她炙热的体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宋轻笑觉得,她的脸真的是要烧起来了。

    打开男人的手,她迅速背过身,用自己冰凉的手揉搓着通红的脸颊,不愿意再搭理身后的男人。

    她算是想明白了,只要她搭腔了,傅瑾宴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让她难堪。

    她这回学聪明了,她不理他总行了吧!

    她不住的给自己做着心里安慰,傅瑾宴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妖孽啊,而且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那一种。

    她这段位太低了,根本玩不过他。

    傅瑾宴静静的站在宋轻笑的身后,看着她还带着红晕的侧脸,心情说不出的好。

    陈盛虽然在休假,但修车师傅那边联系他车修好了,他立马就给傅瑾宴去了电话。

    傅瑾宴挂断电话后,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的行李,便去叫宋轻笑准备出发。

    这是早上就确定过的事情,她倒是没什么疑问,老老实实的提着随身携带的电脑,就跟着傅瑾宴离开了。

    乘坐电梯时,刚好有别的住户也在,目光落到宋轻笑身上时,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再将眼神偷偷瞄向傅瑾宴,暗自揣测着两人的关系。

    谁说不是呢?宋轻笑这身穿的不伦不类的,衬衣太大了,此时已经垮下了一边。

    宋轻笑正在刷微博玩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注意。

    傅瑾宴突然将人往自己身边带,力气之大。

    这突然的动作,惊得宋轻笑手里的手机差点飞了出去。

    “你干嘛啊!”

    宋轻笑不满,担惊受怕的将手机揣回包里。

    此时的傅瑾宴却比她毛躁多了,直接将人拎到眼前,将她解开的两颗衬衣扣子,一颗一颗的系上。

    她一脸呆滞的看着他完成一系列的动作,电梯刚一到1楼,傅瑾宴就拽着她出了电梯,脚下生风,走的飞快。

    宋轻笑那小短腿怎么跟得上一米八六的大长腿,被扯得非常难受,直叫唤:“你干嘛要走这么快,赶着投胎啊!”

    傅瑾宴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接拉着人到路边,伸手拦车。

    将行李以及宋轻笑塞上车,他报了地点。

    正在休息喘气的宋轻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回市不是该去机场,怎么报的是个商场名?

    “去商场干嘛?”

    傅瑾宴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颇现鄙夷,“买衣服。”

    什么鬼?他回市买不是一样的?干嘛非得在这儿买?

    不过她也不打算问了,照傅瑾宴目前这态度,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她还不想跟他说话呢。

    哼!谁还不能傲娇了。

    市中心的商场很快就到了,两人一前一后步进了商场。

    直到跟傅瑾宴走进了一家女装店,宋轻笑才有些后知后觉,嘴角带了点谄媚的笑,“原来是要给我买衣服啊?”

    傅瑾宴都懒得看她一眼,从衣架上拿起一套裙子递给她,言简意赅,“去试。”

    宋轻笑听话的接过,还没完全转过身,就发现傅瑾宴在往门外走,连忙叫住了他,“你去哪儿?”

    “取车。”修车的地方就在这儿附近,傅瑾宴计划着她在这儿试衣服,他刚好可以趁这个时间去把车取了。

    宋轻笑却突然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下意识的问道:“你该不是想把我扔在这儿自己走了吧?”

    傅瑾宴皱眉,这小家伙是被骗大的吗?

    “我没钱。”她哭丧着脸。

    他只好又走了回来,掏出自己的钱包塞到宋轻笑手里,然后才转身走了。

    傅瑾宴的身影刚一消失,导购小姐就一脸笑意的凑了过来,“您真有福气,男朋友不仅长得帅,还对您这么好。”

    宋轻笑嘴角抽了抽,你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他对我好了?要不是身上没钱没有安全感,她才不会叫住她呢。

    她自问也是一个会审时度势的人,照目前情况来看,傅瑾宴是不打算让她回一次家的。那么也就是说,她得多选几件衣服,不然之后穿啥啊。

    这么想着时,她的脚已经自动自发的靠近了衣架,导购小姐热情的跟在她的身边,帮她拿着她准备试的衣服。

    宋轻笑选了一大堆衣服,一件接着一件的试。

    来服装店就是这点好,不管你长得啥样,身材多不好,在导购小姐的眼里,你都是最完美的。

    她满意的听着导购小姐的一顿猛夸,心里跟灌了蜜似的,直到傅瑾宴那厮冰冷的煞风景的声音出现。

    “你选衣服的眼光竟然也这么差。”

    宋轻笑听出他话里有话,不满意的挑眉,“什么叫‘也’?”

    傅瑾宴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怼,“选男人的眼光更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