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下衣失踪的诱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房门被打开了,傅瑾宴迈着他的大长腿走了进来,倚在门口的位置不动了。

    宋轻笑连忙捂住听筒,朝他吼道:“你怎么又不敲门!”

    “这是我家。”

    卧槽,这是理由吗?

    宋轻笑瞪着傅瑾宴,她还正想找他呢,来的正是时候。

    她匆忙跟苏梅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她气势冲冲的冲向傅瑾宴,脑海里却想起昨晚被他偷亲的事情,又非常胆小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跟我妈说我要跟着你去市见家长?是,我承认,我的确要跟着你去市工作,可是见家长是个什么鬼?”

    傅瑾宴不满意宋轻笑口中的词汇,眉头紧锁,沉默着没有搭腔。

    “你倒是说话啊!”

    宋轻笑是个急性子,被这样冷冰冰、慢吞吞的傅瑾宴磨得难受,急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礼尚往来。”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又不确定的问了一次,结果傅瑾宴还是只说了这四个字。

    见眼前这个蠢笨的小家伙实在是不明白,他只好一字一句的解释,“我跟着你去了你家,解决了你的烦恼。作为回报,你是不是应该也去我家,帮我解决我的烦恼。”

    什么烦恼什么回报的,宋轻笑是个直脑筋,很容易就被傅瑾宴的话给绕晕了。

    “我问你,我去了你家,你妈妈是不是很高兴?”

    她点头,妈妈确实很高兴啊。

    “我的出现让你妈妈变得开心,我是不是在帮你的忙?”

    宋轻笑迟疑了一下,最终只能勉为其难的应道:“也算是吧。”

    “那作为回报,你是不是应该也去我家,帮帮我的忙?我都假扮过你的男友了,为了公平,你也应该假扮成我的女友,讨我爸妈的欢心。”

    咦…似乎没毛病?

    上次傅瑾宴好像也说过,他爸妈对他的婚事非常着急,自己现在还欠着他,帮他的忙不是理所应当?

    宋轻笑想了一下,眸中闪过狡黠的光,“我跟你去你家见你爸妈也行,那我欠你的钱,能不能减少一半?”

    这个可不能说她心大啊,有钱人家那么难搞,谁知道是不是个个都像沈心愿那么变态啊。她答应去见他爸妈,这是顶着多大的风险啊,指不定有人身伤害呢。

    她提点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可以。”

    “这是你说的!”宋轻笑喜出望外,还嚷嚷着要立马写到合同里,就怕傅瑾宴这个不要脸的到时候不认账。

    傅瑾宴却难得的没有任何意见,完全依照她的说法去做。

    她捧着那张减少了一半金额的合约书,心情大好。

    我的乖乖呀,这可是直接缩短了大半年的工期啊,想着能够提前摆脱傅瑾宴这个男人,宋轻笑嘴角的笑容都快要咧到后脑勺了。

    傅瑾宴见她开心的像丢了魂,不忘提醒,“你妈妈那边?”

    宋轻笑大手一挥,豪气的应了下来,“你别担心,我来搞定。”

    傅瑾宴点了点头,在宋轻笑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却勾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傻乎乎的宋轻笑依然沉浸在喜悦之中,就连给苏梅打电话时的声音都还透着欢乐。

    “你这孩子,怎么一天到晚大喜大悲的,刚刚还跟我嚷嚷着不是,现在这又是怎么了?”

    她脑瓜子转的飞快,大脑有限的活动空间,正在构思着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她的反常行为。

    “我是不好意思嘛,我说我要自己跟你讲,可他见我一直没跟你说,着急了,就自作主张通知你了。我在和他怄气呢,所以才说我没同意。”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动不动就怄气、赌气,这样多不利于感情发展啊。”

    “是是是,母上大人您说什么都对。”

    “你就知道跟我贫!”苏梅没好气的念叨了一句,又耐着心思跟她讲了一些见家长的注意事项。

    宋轻笑想着自己又不是真的去见他家长,要留什么好印象,完全没放在心上,只间或应上几句敷衍,整个就是一神游状态。

    等到母上大人终于交代完了,宋轻笑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昨晚就只吃了点虾,都是靠着愤怒的情绪才支撑到现在。

    傅瑾宴这屋子里根本没有女性用品,给宋轻笑准备的换洗衣服也是他自己的。衬衣除了大了点啥都好,可这长裤就穿得宋轻笑崩溃。

    她最后忍无可忍,只能一剪刀下去,把长裤剪成了及膝短裤,再套上傅瑾宴的衬衣,完全一下衣失踪的穿法。

    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露在外面,分外吸睛,她刚出现在客厅,傅瑾宴就对她的装扮颇有意见。

    “你这穿的什么?”

    宋轻笑直翻白眼,是谁非得把人困在这里的?她但凡要是能出去,能这么委屈的穿他的衣服?

    “你这裤子太长了,我穿不下。”

    这一点确实是傅瑾宴疏忽了。

    他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和女性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他只知道宋轻笑需要换洗的衣服,却没想到自己的体型和她相差太多。

    宋轻笑不再理会他,自己拉开椅子坐下,桌上摆着非常简单的两菜一汤,看样子是傅瑾宴做的?

    难不成他开门进她房间,是为了叫她吃饭?宋轻笑偏着头想了想,他才没那么好心呢。

    她正想着,傅瑾宴突然将饭端到她面前,言语中竟还有些温柔,“吃吧。”

    宋轻笑抬头瞄了他一眼,见并没有什么异样,才接过饭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别看这菜色看起来简单,味道倒比预料之中好了很多。

    她是真的太饿了,全程只顾着吃吃吃,完全没注意到傅瑾宴看着她的深邃眼神。

    直到吃的差不多了,她才渐渐的慢下动作,一抬头就撞上他深邃的眼。

    她连忙摸了下自己的脸以及嘴巴四周,直到确定没有米饭黏在上面,才开口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她有没有说过?傅瑾宴的眼睛长得特别好看,睫毛又长又翘,眼睛细长有神,目不转睛的看着人时,感觉心神都要被蛊惑了。

    宋轻笑连忙垂下眼,避开了这个令人备显尴尬的对视。

    不过好奇怪啊,怎么她觉得傅瑾宴看着她的眼神,就好像她是待宰的羔羊一样?有侵略性,又有势在必得?

    “你想说什么吗?”宋轻笑还是不放心的开口问道,“你这么看着我,我心里发毛啊。就跟我是待宰的羔羊一样,我怎么瘆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