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卧槽!你干嘛亲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放开我!”她手脚并用的挣扎。

    “放开你可以,”傅瑾宴缓缓说道,“以后还跟我闹吗?”

    宋轻笑一脸懵逼,谁跟他闹了?她什么时候闹了?

    等等,难道他说的闹是指撒娇卖萌这档子事?

    “人家什么时候和你闹了…”

    “宋轻笑!你是真不想吃了是吗?”傅瑾宴说完就放下了她,长臂一伸,两盘虾都被握在了手里。

    “大侠,手下留情!”宋轻笑可怜巴巴的望着两盘虾,一脸痛不欲生。

    傅瑾宴扬起的手,渐渐收了回来。

    他将盘子放下,拉开椅子坐下,双手交叉握于胸前,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宋轻笑蹑手蹑脚的靠近食物,伸出手试探,发现傅瑾宴并没有什么表示,便放心的端起了两个盘子,嘴角终于露出了一点开心的笑容。

    “去哪儿?”端起盘子还没走出一步的她,被傅瑾宴一句话就给定在了原地。

    “坐下,在这儿吃。”

    她乖乖坐下,现在已经没精力再挣扎了,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太大起大落了。她觉得现在整个人没劲透了,急需吃点虾补充体力。

    傅瑾宴要看就让他看吧,反正自己吃饭的模样,和淑女完全不沾边。

    结果没看几分钟,傅瑾宴就受不了了,忍不住出言讽刺,“又没人跟你抢,你吃那么快干什么?”

    “肉啊,咦。”嘴里的东西还没没咽下,她急于表现自己的不满,含糊不清的吐槽傅瑾宴,就是你要抢我的肉!

    画面实在不忍直视,傅瑾宴嫌弃的看了她几眼,最后自己移步去了客厅。

    傅瑾宴没有看电视的习惯,平时休息的时候看书以及杂志的时间最多,此时他正在客厅安静的看书,吃饱喝足的宋轻笑一屁股坐到他旁边,并且很没礼貌的打开了电视。

    电视上正在播放某偶像剧,傅瑾宴间或抬头看上几眼,完全搞不懂里面的剧情。

    而坐在一旁的宋轻笑,一会儿笑的像个傻子,一会儿又咒骂着像个疯子。

    傅瑾宴频频侧目看了她好几眼,她都毫无察觉,看的相当入迷。

    “靠!这什么烂剧情,男主你是不是傻!”

    傅瑾宴:“……”

    “卧槽!还不表白,你要看着女主被人抢走吗?气死老娘了!”

    宋轻笑愤怒的起身,将抱在怀里的抱枕随手往旁边一扔,显然已经忘了旁边还坐着一个大活人,不,大魔王。

    这抱枕好死不死的,刚好砸在了傅瑾宴的脸上。

    等宋轻笑反应过来自己又闯祸了时,傅瑾宴已经黑着脸捏着那个抱枕,嘴角带着可怕的笑容,“宋轻笑,你一直在挑战我的忍耐力。”

    她连忙苦笑着抽回“罪魁祸首”,无辜的眨着大眼睛,“这次我真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

    她瞄了眼电视剧,立马将锅甩给了电视剧男主,“这事都怪他!要不是他一直犯傻不跟女主表白,我能生气嘛,我不生气,怎么可能失手扔出抱枕砸到您呢?”

    论甩锅能力,宋轻笑可是独一份的。

    趁傅瑾宴还没有发作,她连忙示好,“傅总,您该渴了吧,我这就去给您倒水。”

    其实渴的人是她,她一生气就会猛灌水,刚刚起身,也是为了去厨房拿杯水的。

    宋轻笑端了两杯热水过来,她就离开这么一会儿工夫,电视剧剧情突然斗转,男主显然是后知后觉准备给女主表白了。

    她眼睛盯着电视,端着水杯的手却递向了傅瑾宴。

    傅瑾宴却只是看了一眼冒着水汽的被子,淡淡道:“我只喝温水。”

    宋轻笑看剧情看的认真,他说要喝温水,她就下意识的把手收回来,眼睛继续盯着屏幕,嘴巴却在给水杯呼着气降温,用最原始、也最笨拙的方法。

    脸颊突然被什么碰了一下,宋轻笑迟钝的转身,反应过来时,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傅瑾宴不悦的皱了皱眉,因为她煞风景的粗话。

    “你干嘛亲我!”

    谁知那厮却面无表情的站起身,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转过身后才不咸不淡的吐出两个字,“饭钱。”

    背对着宋轻笑,他唇角却轻勾起了一抹笑。

    他只是突然发现,专注于某件事情的她,很可爱。

    隔天一早,宋轻笑是在电话的喧嚣中清醒过来的。

    她压抑住内心的愤怒,最近连睡个觉都不清净,真是太让人不爽了。

    “喂,干嘛?”宋轻笑接起了电话,语气却没好到哪里去。

    “你这孩子,怎么跟妈妈说话的?”苏梅佯装着生气,可声音里的兴奋却怎么也掩藏不住,隔着屏幕,宋轻笑都能明显感觉出来。

    她不悦的皱着眉头,从床上翻身坐起,彻底清醒了过来。

    “妈,您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怎么笑的这么可怕?”

    “你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按照以往这种情况,苏梅早就将宋轻笑劈头盖脸一顿骂了,结果今天却画风斗转,话还是那个话,语气却全然不对。

    她被这种未知的情况弄得心里发毛,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妈,你就别卖关子了,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到底什么事?”

    “还早?已经快十二点了。”

    不是吧?宋轻笑皱眉,连忙移开手机看了眼屏幕,果然,已经十一点半了。

    昨晚被傅瑾宴偷袭以后,他倒是潇洒的拍拍屁股走人了,害的宋轻笑跟患了被害妄想症似的,生怕他再突然冲进她房间把她怎么着,一晚上翻来覆去的都没睡好。

    还好他识相,早上没来叫醒她。

    “笑笑,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苏梅急切的叫唤声换回了她的思绪,她含糊的应了几声。

    “去那边一定要见机行事,别傻愣着不说话,也不要说太多,大人都喜欢懂事的女孩儿。还有啊…”

    “等等!”宋轻笑突然出声打断了苏梅的滔滔不绝,“妈,你在跟我说什么?”

    “嘿,你这傻孩子,睡觉睡糊涂了吗?你不是今天就要跟着小傅回市去见他爸妈吗?你说你这孩子,跟爸妈都不好开这个口,还非得让人家小傅来请示我们的意见。”

    “我和你爸能有什么意见?我们看,小傅也是真的为你好,处处为你着想,一点都没有亏待你的意思。”

    “我什么时候答应去见他爸妈了?”

    宋轻笑这句话刚刚问出口,被她锁住的房门突然有了动静,她目不转睛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