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宋小姐不是很有骨气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瑾宴很快就将厨房收拾干净了,并且命令宋轻笑不准靠近厨房。

    宋轻笑早就饿了,生着气的她连肚子也非常不争气的在唱空城计,却不肯先向傅瑾宴妥协,昂着头,像只骄傲的小孔雀。

    傅瑾宴被她这模样逗笑了,率先开口,“想吃什么?”

    “我不饿。”

    话才刚说完,肚子以更大的声音抗议了。

    这脸打的,啪啪的响,宋轻笑没好气的别开了一张红脸。

    兴许是觉得留在这里太丢脸了,她一个人灰溜溜的返回了卧室。

    一关上卧室的门,她就后悔了。

    宋轻笑啊宋轻笑,你是这么有尊严的人吗?是肚子饿重要,还是尊严重要啊啊啊。

    饿的要死了,你低一下头会死吗?

    这么想着,她又奔到了门口,手放到门把上,却怎么也下不去力去拧开它。

    不对!她从来没有把尊严看的重要,但是傅瑾宴这厮太欺负人了,凭什么把她吃的死死的?签了不平等条约就能被这么不公平对待吗?

    可是肚子真的好饿啊,宋轻笑揉着饿到难受的肚子,委屈的都快哭了。

    她就这么一个人在房间里天人交战了许久,最后实在忍不住,悄悄打开门溜了出去。

    一打开房门,浓郁的香味直扑鼻腔,宋轻笑忍不住深嗅了几口。

    她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朝着“香源”靠近。

    耳边却传来嘲讽的声音,听得她汗毛都竖了起来。

    “宋小姐不是很有骨气吗?是谁说不饿的?”

    阿西吧!宋轻笑拧眉,这个男人真要命,当真不给她留活口吗?

    “怎么哪儿都是你,你真是太阴魂不散了!”

    傅瑾宴不置可否,“这是我家。”

    麻蛋,怎么忘记这茬儿了。

    宋轻笑囧的要死,却还得拼命作死,收拾好脸上对食物那强烈的诉求,很有骨气的直起了腰,口是心非,“怎么?我出来散个步不行吗?”

    “散步?”明知道她是在张口胡说,傅瑾宴却极力配合,“哦,宋小姐真是雅兴啊。”

    雅兴你妹啊!宋轻笑,你得挺住!

    宋轻笑不住的给自己做着心里暗示,可是来自生理的需求根本不由她控制,原本已经消停下的肚子,此时又在“咕咕咕”的叫个不停。

    “看来宋小姐是真的不饿,”傅瑾宴看向她叫个不停的肚子,嘴上的话却无情极了,“这一桌子菜算是傅某自作多情了。”

    他说完就欲转身,却被宋轻笑突然伸出的手给拽住了。

    宋轻笑,你真没出息!

    虽然心里这么吐槽着,但是她觉得,人嘛,还是活命最重要。

    傅瑾宴收回被她拽住的手,挑眉,“宋小姐这又是什么意思?”

    她努力的笑,笑的既谄媚又油腻,声音还刻意甜腻了好几个度,“老板…人家肯定只有吃饱了饭才能好好为你工作呀…您说是吗?”

    话说完了,她还不嫌事大的猛眨了几下眼睛,画面非常辣眼睛。

    傅瑾宴难受的凝起了眉,表情阴森恐怖,“你要是再这么说话…”

    他话还没说完,宋轻笑突然拽住了他的衣角,摇摆着左右晃动,典型的小孩子撒娇模样,声音里的甜度还在,“人家如果再这么说话,你要怎样?”

    她都快被自己的声音给甜吐了,可见到傅瑾宴满脸不适的模样,竟然心情大好,这几天被欺负的情绪终于消散一点了,有种扳回一城的感觉。

    原来天不怕地不怕、怼得人心窝疼的傅瑾宴傅总,受不了女生撒娇啊。

    “宋轻笑!”傅瑾宴觉得他太阳穴都被刺激得乱跳,有点气急败坏,“你给我闭嘴!”

    “傅总…你干嘛要凶人家…”她垂着头,一副委屈极了的模样,因为憋笑而抖动的肩膀却出卖了她的真实情绪。

    好呀!傅瑾宴反才应过来,他被这小家伙耍了。

    愤怒的深呼吸几口气,他突然唇角一勾,语气已经恢复平静,“既然宋小姐不想吃,我拿去扔了就行。”

    “别!谁说我不吃了!”

    一听到自己的食物受到了威胁,宋轻笑哪里还有心思装嗲嗲女逗他,一门心思的护食,声音瞬间就变正常了。

    “会好好说话了?”

    “会会会。”宋轻笑点头如捣蒜,生怕他再拿食物威胁她。

    傅瑾宴什么都没说,提步往餐厅去,宋轻笑识相的立马跟在后面,活像一个小仆人。

    两人在餐桌前站定,傅瑾宴朝她使了使眼色,她赶紧坐下,等着他为她派送美食。

    哇咔咔,傅瑾宴当真没有诳她,真是一桌子的菜啊。她匆忙瞄了眼菜色,竟有好几样都是她的最爱!

    她眼睁睁的看着傅瑾宴端起了一盘糖醋排骨和一盘酱骨头,缓缓的、缓缓的朝着她的方向移动。

    她的眼神一会儿看着酱骨头,一会儿看着糖醋排骨,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已经在想着要先吃哪一个才好。

    我的肉啊,快到姐姐肚子里来吧!

    眼见着肉已经到眼前了,宋轻笑伸手准备去接,傅瑾宴的手却往外一偏,“啪”的一声,连盘带肉一起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你干什么啊!”宋轻笑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气势汹汹的咆哮。

    傅瑾宴淡淡一笑,“手滑。”

    手滑?开什么国际玩笑!有那么巧?刚好端到她面前就手滑了?

    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在报复她刚刚的卖萌行为?

    宋轻笑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桌上还有其他的菜。她才不相信,这个男人当真会这么幼稚。

    不过她却猜错了,傅瑾宴这个人的确就是这么幼稚!

    从来都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哪能轮到别人欺负到他头上?更何况,这人还是宋轻笑。

    宋轻笑抢也抢不过,手短腿短的,架势还没摆好,已经被傅瑾宴一手按头给阻止了。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心爱的肉肉从她眼皮子底下,一点一点的填满了垃圾桶的胃。

    她眼睛都气红了,刚刚还只是饿,现在是又气又饿,难受的要命。

    桌上还剩下了最后两盘,是宋轻笑最爱的虾,一盘清蒸鲜虾,一盘蒜香小龙虾。

    她恶狠狠的瞪着傅瑾宴,颇有一种要和他“同归于尽”的势头。

    其他的菜她也就忍了,到了她最爱的虾,她说什么也要守住!

    宋轻笑趁傅瑾宴一不注意就飞奔了出去,却还是没能逃出他的魔掌,直接被他从后面拎住了衣服后颈,那轻巧模样,跟拎只小鸡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