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爱你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沈心愿接连两天吃了闷亏,心里憋屈的要死,可偏偏又拿罪魁祸首没有办法,气的脸色发青。

    向甜跟着她的时间不长,但脾性倒也摸了个一清二楚,此时站的离她稍有些距离,免得怒火溅到她身上,伤及池鱼。

    傅瑾宴这次之所以会来a市,第一是为了参加沈心愿的婚礼,第二就是谈经纪公司的合同。现下两件事情都已解决,按计划应该返回市了。

    陈盛按照之前的行程安排,正在跟傅瑾宴报备,“傅总,今天下午一点的飞机回市,四点公司有一个会议需要您出席……”

    话还没说完,傅瑾宴就打断了,“我往后三天的行程全部取消。”

    陈盛一脸懵逼,全部取消?还是三天!

    要知道,对于身为工作狂魔的他的助理,陈盛可连一次额外的假期都没有休过。

    可是现在,bss居然要推掉三天的行程?这种惊讶程度不亚于太阳从西边升起。

    傅瑾宴原本是倚在后座上假寐,一直没听到陈盛的回答,只好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陈盛夸张的张大的嘴。

    “不想休假?”

    “想想想!做梦都想!”陈盛如梦初醒,生怕傅瑾宴反悔,连忙应了下来。

    傅瑾宴却听得眉头一皱,“你这么积极,我平时苛刻你了?”

    陈盛哭丧着一张脸,语气里是满满的委屈,“老大,你不会是真的不知道吧?我已经接连三个月没有放过假了,我再不休息,我女朋友都要放弃我了。”

    傅瑾宴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他对假期没什么概念。他酒量不太好,平时应酬的时候都会带上陈盛,只知道他总是随叫随到,完全没有意识他有没有休假这回事。

    不过傅瑾宴瞬间就将话题给转移了,明明是关心的话,可到了毒舌的他嘴里,整个话都变味了。

    “都有时间找女朋友,这个假对于你来说,意义倒也不大。”

    陈盛的脸变得更委屈了,对着傅瑾宴直倒苦水,“老大你忘了吗?这个女朋友还是之前夫人给你介绍的,你不肯去见,非得让我替你去。”

    陈盛说的事,傅瑾宴完全没有印象。

    过去的这么多年里,傅夫人为了他的婚姻大事可谓是操碎了心,各种类型、各种家世的女生都领到他面前见了个遍,他偏偏一个都不中意。

    这两年老太太倒是消停了不少,但还是明着暗着的制造了不少“偶遇式相亲”。

    比如他谈生意的地方,刚好就有个相亲对象在那儿等着。

    要不呢,就是秘书室的人隔三差五的换。

    不过这些事情影响都不大,傅瑾宴便没有明着表示抗拒。

    陈盛还在抱怨,“我和小娜都认识小半年了,正经约会都没几次,人爸妈本来对我就有意见,现在更是巴不得他们的女儿能甩了我。”

    “行了,瞧你那点出息。”傅瑾宴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没听几句就觉得厌烦,“准许你再多休两天。”

    “真的吗?”

    陈盛喜出望外,傅瑾宴却不打算再搭理他。

    “老大,我爱你!”

    “闭嘴。”

    车子抵达公寓后,傅瑾宴下了车,陈盛从前座伸出脑袋来询问,“傅总,需要我提前给您订飞机票吗?”

    傅瑾宴没回,反而问道:“我的车修得怎么样了?”

    “我今早问过了,大概明天下午能修好。”

    傅瑾宴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冲陈盛挥了挥手,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刚一踏出电梯门,他的手机就响了,果然不出所料,来电人是傅家夫人何秀雅。

    何秀雅会从陈盛那里得知他的行程,他是老早就知道的。

    “宴儿,我听陈盛说,你这几天要留在a市不回来,是有什么特别的打算吗?”

    老太太心里什么都清楚,偏还要装作不知情的模样,傅瑾宴也不拆穿,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我的确有重要的事要办,如果顺利的话,您大概可以见到您梦寐以求的儿媳妇了。”

    老太太等这句话已经太久了,当即就高兴的挂了电话。

    傅瑾宴之所以会这么做,一方面是给老太太一个交代,让她放心,另一方面也是提醒她,不要再像上次那样去找宋轻笑。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必说那么清楚。

    傅瑾宴回到家时,宋轻笑还在沉睡中。他也困得厉害,径自到了客房去睡觉。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是被弥漫在家里恐怖的尖叫声给吵醒的。

    傅瑾宴穿着睡衣就冲了出去,睡眼惺忪的他被一屋子的烟味呛的直咳嗽,“你在干嘛?想拆了我的房子吗?”

    宋轻笑从一堆烟雾中走出来,脸上都是乌七八糟的痕迹,狼狈极了,偏偏手里还抓着被烧破了的锅。

    “我想煮点粥,但是锅被我煮坏了。”

    “那个又是什么?”傅瑾宴头疼的指着另一个锅里,正在冒烟的不明物体。

    “这是我煎的鸡蛋,虽然卖相不怎么好看,但还是能吃的。”

    能吃?傅瑾宴满脸黑线,这黑黢黢的东西居然是鸡蛋?

    “你家煎鸡蛋长这样?”

    傅瑾宴嫌弃的语气让宋轻笑非常难受,刚才还有一瞬因为毁了他的厨房的愧疚心,一眨眼就烟消云散了。

    “我又没叫你吃。”

    这小家伙好像特别喜欢跟他顶嘴?先不说合同的事情,作为他的手下败将,她为什么一直都学不乖?

    眼见着自家厨房被毁成这般模样,傅瑾宴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他要是不把她送去厨艺培训班,他就不姓傅!

    傅瑾宴动作麻利的将被宋轻笑毁掉的东西全部扔掉,包括那个黑黢黢的煎鸡蛋。

    宋轻笑不依,非得闹腾。

    那可是她好不容易做“成功”的煎鸡蛋啊,怎么能就这么扔了?这个男人到底懂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啊?

    傅瑾宴将人赶出厨房,还下了最后通牒,“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话,罚你今晚不许吃饭!”

    宋轻笑瘪嘴,她厨艺不精,难道叫外卖还不会吗?

    她的小心思第一时间就被傅瑾宴看出来了,他无情的向她泼着冷水,“如果你在指望外卖,我奉劝你最好死心。”

    “什么意思?”

    “没有业主的同意,外卖进不了小区。”

    “你…你…”宋轻笑气得用手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弱弱的憋出一句,“你欺人太甚!”

    “多谢抬举。”傅瑾宴云淡风轻的怼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