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他想睡她?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这才发现,这男人居然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此时他站在离自己一段距离外,懒洋洋的朝着她挥了挥手。

    门确定打不开了,宋轻笑也不再挣扎,缓缓朝傅瑾宴的方向走去。

    “卫生间在那儿,”他用手指了指,眼神颇为嫌弃,“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进卫生间。”

    “我凭什么听你的?”宋轻笑永远学不乖,还在据理力争。

    “你如果再想延长合约期限,我没有意见。”

    算你狠!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乖乖的去了卫生间。

    等看到卫生间里那张花的跟个鬼一样的脸,她终于明白傅瑾宴的嫌弃眼神是为哪般。

    匆忙洗了个脸,再抬头时,发现傅瑾宴不知道什么时候倚在了卫生间门口,吓得她差点又失声叫了出来。

    “你能不能出个声音?这样突然出现很吓人啊大哥。”

    “干净衣服在床上,”傅瑾宴说完就往外走,一脸懵逼的宋轻笑跟在他身后。

    “提醒你一下,今天就是你工作的第一天。”

    这一次宋轻笑倒是没有再狡辩,默默的听着。

    直到快走到大门口了,他才再次转身,看着宋轻笑吩咐道:“你需要休息,今天的工作内容就是睡觉。”

    睡觉?宋轻笑赶紧捂住自己的胸口,一脸紧张,“你想干什么?我说过,我不……”

    她还没慷慨激昂的说完,傅瑾宴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了,“我有事需要出门一趟,冰箱里有新鲜食材。”

    然后呢?宋轻笑还没来得及将疑问说出口,傅瑾宴那厮已经开门走掉了。

    靠!什么男人啊!就只说自己想说的话?完全不给别人说话的空间,太过分了!

    这男人还能再自恋一点吗?连他家的门都要刷他的脸才能进出,真是自恋到极点了。

    吐槽归吐槽,不过倒真被傅瑾宴说对了一件事,她是真的需要休息。

    昨天忙着破坏渣男婚礼,她计划筹备了许久,光说服买通保洁阿姨就费了不少功夫,可谓是又出钱又伤脑。

    后来又遇上傅瑾宴这个难缠的男人,不仅没有成功复仇,还被迫签下了不平等合约。

    最可气的是,还逼迫式的见了个家长。

    她昨天的整个行程简直就是浓缩了人家一整年的分量好吗,她能不累吗?

    算傅瑾宴这个男人识相,给了她足够的休息时间。

    宋轻笑伸了个懒腰,虽然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但也出不去,还不如好好睡一觉。

    心大的她,就这么换上了傅瑾宴给她准备的睡衣,愉快的睡觉去了。

    再说傅瑾宴,昨晚同样没休息好,却不得不去处理一件棘手的事情。

    才刚出电梯,助理陈盛已经等在那儿了,边走边交代情况,“傅总,您猜的没错,我确定过了,夫人昨晚的确在a市。”

    “现在呢?”

    “已经在返回市的航班上了。”

    傅瑾宴点了点头,又不放心的再三警告,“我在这处的房产,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属下明白。”陈盛一一应下,脑子里却想起刚刚无意看到的那一幕,傅总扛着小姑娘进电梯的那姿势,那叫一威武。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多看了傅瑾宴几眼,眼神可谓是意味深长。

    傅瑾宴疑惑的看着他,“有事?”

    陈盛连忙摆手,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不过说起来,他在部队时就跟着傅瑾宴,这么多年,出现在傅瑾宴身边的男人不少,女人倒是真没见过。

    怪不得,老夫人一得到消息就从市急匆匆的赶过来,估计是真着急吧。

    傅瑾宴说的有事处理倒不是诳宋轻笑的,公司刚接了一个经济公司的安保工作,地点刚好就在a市。

    合同谈得还算顺利,就在傅瑾宴和对方老板握手准备说再见的时候,沈心愿那小妖精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

    “小舅舅,你怎么在这里?”

    傅瑾宴看都不看她一眼,收回手,礼貌一笑就欲离开。

    沈心愿却不依不挠的跟在他身后,“小舅舅,你甩掉宋轻笑那个贱女人了吗?”

    一听到“宋轻笑”这三个字,大步流星的傅瑾宴立马停了下来。

    跟在他身后的陈盛有些吃惊,宋轻笑是谁?难不成就是刚刚被傅总扛进电梯的女人?

    他一副八卦小青年的模样,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表面上却装的云淡风轻。

    “沈心愿,我郑重的警告你一次,我的事,少管。”傅瑾宴说完就重提脚步继续往前走。

    沈心愿却没有就此放弃,跟在后面嚷嚷着,“明明就是那个贱女人的错,眼看着抢不到我老公,又把主意打到你身上。小舅舅,你一定不能被她骗了!”

    傅瑾宴脚步未停,眉头却不悦的皱起。

    “你别看她表面上长得挺傻气,看着善良,其实就是朵白莲花,心眼可坏了。”

    电梯到了,傅瑾宴站进了电梯里,与沈心愿四目相对。

    他唇角带了点笑,竟比不笑的时候还让人觉得可怕,沈心愿不由觉得有点后怕。

    “如果我再听到一句你诽谤宋轻笑的话,我不介意,把你勾搭身为她男友的霍子桦的视频,发给你爸妈好好看看。”

    “宋轻笑!我沈心愿跟你势不两立!”几乎是傅瑾宴乘坐的电梯门刚一关上,沈心愿就愤怒的踢倒了一旁的垃圾桶,淑女形象荡然无存。

    不管傅瑾宴对她态度如何,反正她一股脑全算在了宋轻笑头上。

    跟在沈心愿身后的助理向甜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头疼,忙上前安慰这个小祖宗,“我的愿愿小祖宗,咱走的可是甜美歌姬路线,你这么暴躁的一面要是被有心人拍到,那可就麻烦了。”

    “谁敢拍我?”沈心愿此时正在气头上,耍起大小姐性子来谁都没有办法。

    向甜也是个倒霉催的,今年刚毕业,好不容易应聘上梦寐以求的经纪公司,却被分配给沈心愿这个大小姐当助理。

    要说这沈家大小姐,为何结了婚还跑来当什么明星,全凭了霍子桦一句无心的称赞。

    你要说她有多喜欢唱歌,那也不见得,她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手艺,也没兴趣经营自家公司。有一次和霍子桦去ktv唱歌,他夸了她一句唱歌好听,她就记在心里了。

    隔天回家就跟她爸爸沈建北撒娇,非得要进军演艺圈。

    沈建北就她一个女儿,打小就宠的很,走了不少关系,才把她硬塞进了这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