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带去他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瑾宴摇头,“你本来就是——幼!稚!鬼!”

    “你!”

    被堵得差点没心肌梗塞,她深呼吸又深呼吸,控制!控制!

    她觉得,总有一天,她会被这个叫做傅瑾宴的男人,气得得心脏病。

    “傅先生,到了。”司机先生的话打破了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

    宋轻笑先下了车,抬头一看,竟是一幢陌生的公寓楼。

    傅瑾宴迈开长腿走在前面,见宋轻笑愣在原地没动,他停下脚步,“傻愣着干什么?”

    “这是哪儿?”

    走到宋轻笑身边拽住她,他回答得言简意赅,“我家”。

    “你家不是在市吗?”

    “你觉得我穷到只有市才有房子?”

    她竟无言以对。

    但是,这男人带她到他家是想干嘛?

    快被拖进电梯了,宋轻笑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挣扎,死死拽住墙边的瓷砖不肯撒手。

    “松开。”傅瑾宴压抑着怒火,声音都压低了好几个度。

    宋轻笑却不为所动,言语间都是急切,“我不去你家。”

    想了想,她又说,“也别拿合同压我,合同可没规定我一定要跟着你去你家。”

    “很好。”傅瑾宴突然松开了对她的钳制,怒极反笑,“是提心吊胆被人绑着去市,还是舒心的和我一起回市,你自己选。”

    宋轻笑虽然神经大条,这回却也捕捉到了他话里的重要信息,顿时一脸警惕,“谁要绑我?凭什么要绑我?”

    “我只问你,是现在跟我走,还是留下来自生自灭?”

    混蛋!一定要把话说得这么可怕吗?她宋轻笑虽然自认胆子比普通女孩大,但是被傅瑾宴说得这么夸张,内心还是有些胆怯。

    而且他侄女可真是一个狠角色,曾经为了能够得到负心汉霍子桦,下了不少黑手,现在想起来脊背都还发凉。

    难道真被自己猜中了?沈心愿这么快就来报复她了?而傅瑾宴只是好心的想要帮她?

    正分神之际,被不知什么时候靠近的傅瑾宴一把扛上肩头,钻进了电梯。

    “混蛋!”宋轻笑破口大骂!

    现在是上班时间,电梯里根本没有人,这又是个高档小区,进出都有门禁卡,里面安静得像一个孤岛,不管她叫的多么凄惨大声,都没人理会她。

    可她惨烈的声音却搅得傅瑾宴思绪纷乱,他忍不住抬手,重重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

    闹腾得欢实的宋轻笑,终于安静了下来。

    叫骂声消失,宋轻笑挣扎的动作也渐渐消停了下来。

    傅瑾宴虽然体格健硕,但她一直挣扎不休,他扛着也确实费力。此时见她终于不闹了,才将人放了下来。

    谁知道,脚刚一落地,宋轻笑突然冲向了电梯角落里,迅速蹲下,将头埋在了膝盖之间,这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看的傅瑾宴都傻眼了。

    这又是玩什么?

    沉默数秒,他才隐隐觉得情况不太对,宋轻笑的肩膀在微微发抖,该不会是哭了?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可蹲在角落里貌似在哭泣的宋轻笑却没有任何反应。

    傅瑾宴不禁有些头大,这小家伙现在是在闹情绪?

    他只好小心翼翼的靠近,将头埋在膝间的宋轻笑像能看见似的,他一靠近就往旁边移。

    傅瑾宴只好蹲下身,死拽住她的手臂,耐着性子问道:“怎么还哭了?”

    宋轻笑猛地抬头,狠狠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那满脸的泪水,配上又恨又委屈的眼神,活生生一个怨女。

    “就只准你欺负人,我连哭的权利都没有吗!”宋轻笑怒骂着,眼泪又不受控制的飚了出来,这模样,真像受了极大的委屈。

    男人最惧怕的,大概就是女人的眼泪吧。

    傅瑾宴不是一般男人,但遇到宋轻笑这种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女性,也着实有些招架不住。

    身为怼怼小能手的他,甘愿败下阵来,配合宋轻笑的步调,拽住她手腕的力道都变得温柔了许多。

    他伸出另一只手时,宋轻笑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一躲,后脑勺直接撞到了冷硬的电梯上,这下由小声啜泣直接变成了嚎啕大哭。

    傅瑾宴觉得脑仁都疼了,又好气又好笑,“我就是想给你擦个眼泪,你躲什么?你头是铁做的?砸着不疼?”

    本来委屈极了,被他这么一说,宋轻笑突然不哭了,断断续续的怼回去,“我…我铁就是头…头做…做的,不行吗!”

    “行行行,”傅瑾宴特别认真的点着头,可憋在嘴角的笑刺眼极了,“你最厉害,铁都是你头做的。”

    宋轻笑像看神经病一样盯着傅瑾宴,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一时心急把话说反了,小脸顿时就红了。

    她气冲冲的奔出电梯,傅瑾宴倒是喜闻乐见,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没想到宋小姐还有这种绝活,傅某人倒是见识短了。”

    傅瑾宴这臭不要脸的非得在后面怼她,她气的咬牙切齿,猛地刹住车,回头,双手叉腰怒气冲天的模样,“你再说!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傅瑾宴挑眉,完全不带怕的。

    就她这种段位的,只要不哭,根本玩儿不过他。

    他一步步靠近她,直到将人逼到墙角。

    宋轻笑发现,她再一次被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给壁咚了。

    傅瑾宴凑得离她极近,显然已经把逗她玩儿当做了日常,不亦乐乎,“如果我再说,你要怎样?”

    两人离的太近了,宋轻笑都能听到傅瑾宴规律有序的心跳声响在耳边,她垂了眼睛,语气里没有了嚣张跋扈,“我想回家。”

    傅瑾宴的表情有一瞬的凝滞,随即拉上宋轻笑的手,走到就近的那道门。

    输入密码,开门,进屋,关门,一气呵成。

    “到家了。”

    他扔下这句话就径直朝屋内走去,留下宋轻笑一人在原地凌乱。

    什么鬼?

    她是要回她家!谁说要进他的家了!

    还有,把她一人扔在这儿是几个意思?

    搞笑,她还不会自己开门离开吗!

    这么想着时,脚步已经迈向了大门口,小手放在门把上,却怎么也拧不动。

    这门成精啦?也没见傅瑾宴怎么操作啊,怎么会打不开?宋轻笑一脸懵逼。

    就在她恼怒纠结时,那男人欠打的声音又飘进了耳里,“别白费力气了,这门,没有我,你是打不开的。”

    宋轻笑一个回身,眼刀子毫不留情的飞过去,“你什么意思?”

    傅瑾宴摊摊手,无赖道:“字面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