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深怕被他发现她的窘态,慌不择路的又奔回了厨房。

    靠!这男人居然用美色诱惑她?

    她也太没用了,真丢人。

    忍不住开始嫌弃自己,她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脸,提醒自己要振作!

    宋轻笑啊宋轻笑,你可得挺住,就算美色当前,你也要为咱女同胞守住尊严。

    虽然这么做了心里建设,但等她返回客厅时,傅瑾宴那个妖孽已经坐到了沙发上,修长结实的手臂懒散的撑在沙发椅背上。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那诱人的锁骨和胸肌一览无余。

    将水递给他,宋轻笑选了个离对方远点的位置坐下,这才回归到正题,“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办?”

    傅瑾宴却盯着她的脸,没有说话,这个男人,就连喝水的姿势都要这么优雅吗?

    “你看着我干嘛?让你说方法。”

    “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人艰不拆啊大哥!

    “关你什么事。”她又要炸毛了,猜测着傅瑾宴也没啥解决方案,想着干脆把人撵走算了,反正宋家夫妇也不在。

    “水喝好了吗?”她突然一脸温柔的看着傅瑾宴,与上一秒炸毛的她简直是天壤之别。

    傅瑾宴警惕的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

    “既然傅先生饭也吃了,戏也演完了,该说的不该说的话统统都说了,”她说的咬牙切齿,面上却带着笑容,“是不是应该回家了呢?”

    “你在赶我走?”

    “嗯哼。”不置可否的语气。

    傅瑾宴没说什么,只是放下水杯,从衣服包里掏出一张纸,慢条斯理的展开,薄唇轻启,“真可惜,宋小姐这么年轻,记性却如此糟糕。”

    what?

    “下午才刚刚签的东西,这么快就忘了?”

    这男人!居然又拿合约威胁她!

    “我倒是不介意帮宋小姐回忆回忆,第一条,要将老板的需求排在第一位,满足老板的任何要求…”

    “等等!”宋轻笑虽然反应比较慢,但记忆还是可以的,“我们约定的合约里没有这一条。”

    相比起宋轻笑的暴躁,傅瑾宴显得平静多了,他从容的点点头,“的确没有。”

    “那…”

    “因为是我刚加的。”

    “什么鬼?”宋轻笑一脸懵逼,签订好的合约还可以临时再加吗?

    可以吗?啊?

    “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惊呆了,这个男人真是臭不要脸到了极点。

    傅瑾宴却只是给了她一个“讽刺”的笑容,“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宋轻笑一口老血闷在喉间,分分钟要原地爆炸的节奏。

    “如果宋小姐非得要我离开也可以,根据我们签订的合约,违约者需赔付对方双倍价格。我是无所谓,这是我卡号…”傅瑾宴说着,当真掏出了钱包。

    宋轻笑立马就怂了,赔着笑脸道:“傅先生真是,我在跟您开玩笑呢,您别当真。”

    她压下他拿钱包的手,虽然心里气的要死,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啊。

    谁让她不仅是个穷人,还是个没什么志气的穷人呢。

    古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宋轻笑虽然不是好汉,但还是不喜欢吃亏的。

    “我不走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竟连一句话都不肯输给她。

    “随您开心,您就当我这是您家,您自便。”

    傅瑾宴掀了下眼皮,讽刺意味明显,“我家可没有这么伶牙俐齿、忘恩负义的人。”

    神啊!谁来救救她啊,她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要派这个家伙来惩罚她?

    好在傅瑾宴并没有打算一直和她打嘴仗,他酒量不算太好,刚刚和宋华年喝时有点没注意度,现在后劲十足。

    他再次摆起了主人架子,开始吩咐宋轻笑,“我需要干净的衣服。”

    宋轻笑眉间一跳,他还真打算住这儿啊?

    傅瑾宴一挑眉,“有意见?”

    “不不不,”宋轻笑连忙摆手,装的跟个孙子似的,“我这就去给您拿。”

    等背过身,嘴已经自发自觉的开始无声咒骂。

    傅瑾宴在她身后幽幽道:“背后诽谤老板,在原有合约基础上,延长一天工作时间。”

    你妹!

    心里虽然气得炸开了锅,她面上还能维持笑容,站在楼梯口冲着他道:“傅先生且等着,小的很快就回来。”

    傅瑾宴摆了摆手,显然有些不耐烦。

    还不耐烦了?你大爷的!

    宋轻笑算是彻底认清傅瑾宴这个人了,简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坏蛋!

    不过被他这么一闹,因为霍子桦那人渣而崩坏的心情,似乎好转了许多。

    宋轻笑忍不住少女情怀的想,要是她今天没有遇到傅瑾宴,事情又会变成什么样呢?她如果真的成功报复了人渣,就会开心了吗?

    这么想着时,已经到了房间。

    一套崭新的男士睡衣安安静静的平躺在宋轻笑的床上,上面还压着一张纸条。

    她拾起看了一眼就气得揉碎了。

    她还是苏梅女士的亲闺女吗?有当妈的这么将女儿推入火坑的吗?

    有吗?

    怕傅瑾宴再拿合约的事压她,她没敢耽误时间,拿起衣服返回了楼下客厅。

    “呐,干净的睡衣。”

    傅瑾宴睥了一眼,果然如她所说,很干净。

    接过睡衣的那一刻,他还特别欠揍的说了一句,“看来你妈妈期望的事情,还挺多的。”

    宋轻笑觉得她太阳穴在疼,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手撕了傅瑾宴这个大坏蛋,可羞涩的钱包却在拼命拉扯着她:要克制!要克制!

    “傅先生您这么优秀,我妈妈会有所期待,也是应该的嘛。”

    她说得违心,傅瑾宴那厮却听得很是受用,竟然没有再折磨她,只是问了浴室的位置,就沉默的离开了。

    宋轻笑总算能喘口气了,可她也没功夫闲着,手上有个设计稿必须今晚就得出来,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她得赶紧去弄。

    跟阿姨交代了一声,就猫进了书房。

    赶设计稿的宋轻笑分外认真,竟连傅瑾宴进来,也只是匆匆抬头看了一眼,便又立马投入到工作中去。

    宋家虽不像傅家、沈家这样的大门大户,倒也还算富裕之家。小公司在没有沈心愿以私人名义打压之前,经营的还不错。

    书房还算宽敞,平常主要是宋华年在这里办公,里面的陈设偏稳重大气。

    宋轻笑小小的身影陷在宽大的实木沙发里,鼻梁间架着副大框架眼镜,模样认真而专注,傅瑾宴竟看的有点呆。

    原来不张牙舞爪的她,其实挺耐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