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最要命的是,傅瑾宴那厮还不嫌事大的突然捉住了她放在桌上的手,笑的人畜无害,语气中都是难掩的宠溺,“没事儿,叔叔高兴,我就陪他喝一点。”

    喝你妹啊!宋轻笑觉得她脸上的青筋都在颤抖着表示愤怒。

    她面上虽笑着,眼里却一个刀子甩过去:你到底想干嘛?

    后者却像没看到似的,直接忽略了她的眼神。

    喝着小酒,宋华年和傅瑾宴的话题明显比刚才聊得更宽泛。

    罕见的,傅瑾宴竟聊起了他在部队的那些时光。

    有了这层身份背景,不说其他的,宋氏夫妇对他就一百二十分的满意。

    时至晚上八点,这顿饭才有了收尾的趋势。

    饭后,宋轻笑和宋清蓝被分配去洗碗,宋氏夫妇则留在客厅陪傅瑾宴看电视,明摆着就是还要进行“深度对话”。

    吃饭时宋轻笑一直没说话,宋清蓝亦是。

    此时两人肩并着肩洗碗,宋清蓝突然清冷的开口,“这位傅先生,可比霍子桦那小白脸厉害多了。连他你都守不住,你能守住傅先生吗?”

    宋清蓝看向宋轻笑,深邃的眸中藏着太多情绪。

    宋轻笑一时有些懵,她的行为实在太过反常,一口咬定傅瑾宴和她关系匪浅不说,现在的警告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她从来都不喜欢绕圈子,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姐,为什么你非得认定我和傅瑾宴是男女朋友关系?”

    宋清蓝却答非所问,突然凑近她,压低了声音,“你一直都在戒备我,现在不肯承认,是怕被我抢走?”

    眼看着宋轻笑的脸色一点点变冷,宋清蓝却并没有停住口中的话,“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笑笑,你已经长大了。”宋清蓝突然伸手抚上宋轻笑的脸,眼神冰冷。

    宋轻笑看着她,眼前的女人似乎与高中时的她完美重合。

    那一年,宋轻笑刚随着苏梅嫁进宋家。

    那一年,宋轻笑还不姓宋。

    那一年,宋轻笑的初恋被宋清蓝抢走了。

    时光如水飞逝,事情已经过去太多年,久到宋轻笑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可宋清蓝突然提起那会儿的事,她不得不警惕起来。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那时候的初恋可以当做是宋清蓝对她妈妈嫁进宋家的抗议,所以抢走她的初恋,报复她。

    那这次呢?她和傅瑾宴不过一面之缘,至于为了他针对自己吗?

    难道,她之前就认识傅瑾宴?

    “你认识他?”宋轻笑最终还是将疑问抛了出来。

    宋清蓝还没回答,苏梅突然走进厨房,脸上佯装惊慌,“蓝蓝,你三伯伯家的狗生病快死了,你爸非得嚷着要去看,你方便开车载我们去吗?”

    “布丁吗?”宋轻笑却比宋清蓝率先回道,那是一条博美,长得小巧可爱,她很喜欢来着。

    宋轻笑见苏梅没回答,就要着急的往外冲,却被她拦了下来,“你留在家里,你姐姐开车送我和你爸爸过去就好了。”

    她不信,挑着眉将信将疑,“你说的是真的吗?”

    苏梅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别在这儿耽误我时间了,一会儿你爸该着急了。”

    就这样,宋清蓝被苏梅和宋华年拽走了,刚才还热火朝天的屋子,转眼就只剩下宋轻笑和傅瑾宴大眼瞪小眼。

    突然变安静了,宋轻笑还有些不适应。

    她很久没回家了,也没怎么陪在妈妈身边,今天能回来其实挺高兴的,如果没有傅瑾宴这颗“老鼠屎”的话。

    傅瑾宴陪着宋华年小酌了几杯,有些上脸,此时脸红润了许多,面容却比面瘫时看起来还要俊上几分。

    这大晚上的,宋轻笑不敢多看,生怕自己有了什么万恶的非分之想,匆忙狼狈的别开目光。

    “水。”傅瑾宴边松着脖颈上的领结,边大爷似的吩咐宋轻笑。

    宋轻笑也是脑抽,竟然听话的给他端来了水,活像一个女佣。

    等把水递向了傅瑾宴,她才后知后觉,她为什么要这么听话?刚刚是谁让她陷入困境的?

    这人啊,就得学会找准时机报仇!

    就在傅瑾宴的手要触上杯子的那一刻,她一抬手,一仰脖,咕噜咕噜的将杯中的水一气儿给喝完了。

    这还不算完,她还当着傅瑾宴的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嗝,炫耀意味明显。

    傅瑾宴漂亮的眼眸眯了眯,似有危险的情绪在酝酿。

    宋轻笑正在为自己报复了傅瑾宴而沾沾自喜,压根就没注意到他的眼神,更不知道,危险正在慢慢靠近她。

    “你耍我?”下巴被抬起的瞬间,傅瑾宴略带恼怒的嗓音同时传进耳里,宋轻笑被迫仰起了头。

    “傅瑾宴,到底是你耍我还是我耍你啊!”宋轻笑打掉他的手,说起这事就来气,好不容易安抚下的暴躁情绪瞬间被激起。

    “我说过了,我只是欠你钱,我不!卖!身!你凭什么又占我便宜!还跟我妈聊得那么欢,我妈要是真以为你是我男朋友怎么办?”

    “然后呢?”

    “什么然后?”宋轻笑被傅瑾宴这不疾不徐的态度弄得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你这个做法太不厚道,你知不知道,欺骗感情是会被雷劈的。”

    “所以呢?”不管宋轻笑在这边多么的抓耳挠腮,一脸暴躁,傅瑾宴始终像个没事人一般。

    “还所以!”宋轻笑气的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你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到底打算怎么收场?”

    “要是我妈知道你是假男友,她估计会打死我。”

    原本有好多抱怨要一吐为快,可真和傅瑾宴面对面了,宋轻笑却又觉得无从说起。

    说到底,她就是怕她妈失望。

    虽然极度不想承认,但傅瑾宴“硬件条件”确实过硬,他还是第一个以她“男朋友”身份进家门的人。

    直到宋轻笑彻底安静,傅瑾宴才语气平静的开口,“说完了?”

    她抬起头看向他,眼里怨念丛生,她倒是要看看,他有多神通广大,能把这件事情给抹平了。

    傅瑾宴再次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口,这次直接将领带拽了下来,还顺势解开了几颗纽扣,结实的胸肌在薄薄的衬衣下隐约可见。

    宋轻笑很没出息的盯着他这一系列动作,喉间翻滚了一下,竟没控制住,露出了垂涎的表情。

    “我要喝水。”

    冷漠的声音敲醒了宋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