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不会跑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瑾宴和苏梅在寒暄,宋轻笑却为宋清蓝突然而来的亲昵感到意外。

    笑笑?

    她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进宋家这么多年,宋清蓝可从没用过这么温柔的语气和她说过话。

    苏梅和傅瑾宴交流的间隙,看向宋轻笑的眼神却有点冒火的迹象。

    “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眼见形势不妙,宋轻笑见缝插针的打断两人的谈话,声音软软糯糯的,甜到发腻,她自己都有些不自在了,苏梅却不为所动。

    念在有客人在,苏梅也没立即发作,领着三人进了屋。

    虽然心里对傅瑾宴好奇的紧,但她也没忘了正事,招呼丈夫宋华年陪着傅瑾宴,自己则拽着女儿猫进了厨房。

    一到厨房,苏梅就劈头盖脸的将问题砸向宋轻笑。

    “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是想急死我吗?”

    “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叔叔有多担心你?生怕你想不开,为了那个臭小子寻死觅活。”

    听到这里,宋轻笑就不服气了,她是那么想不开的人吗?是吗!

    “你这什么表情?我说错了吗?自从知道那臭小子要结婚以后,你每天都浑浑噩噩的……哎,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小傅,又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宋轻笑回答,苏梅又继续道:“你这孩子,就是喜欢什么事都闷在心里,自己的事从来不说。要不是你姐今天撞见了你和小傅,你是不是还要瞒着我们不说?”

    咦,宋轻笑秀眉紧蹙,这事和傅瑾宴有毛关系啊!今天以前,她根本不认识谁是傅瑾宴好吗!

    “阿姨,要不是我今天去找笑笑,都不知道她和小傅已经同居了呢。”宋清蓝不咸不淡的声音插进来,却像一颗定时炸弹,炸得宋轻笑一脸懵逼。

    同居?同哪门子的居,这误会真是大发了。

    宋轻笑不解的看向宋清蓝,对方则是睁着双无辜的大眼冲她眨了眨,一点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姐,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宋轻笑思前想后,觉得只有自救才行。

    “笑笑,人你都肯带回来了,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呢?”宋清蓝的嘴角带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得宋轻笑莫名其妙。

    是她要把人带回来的吗?明明就是宋清蓝自己邀请的好不好!为毛啥屎盆子都往她脑袋上扣?

    宋轻笑觉得自己真是冤,比窦娥还冤。

    宋清蓝今天大概是抱着一定要气死宋轻笑的打算,眼见着她要开口解释,立马抢先说道:“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同居也没什么,你也这么大了,咱阿姨也不是什么封建保守的家长,还能对你们有意见不成?”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宋轻笑就算解释的再真诚,估计也会被曲解为狡辩,她索性闭上了嘴巴。

    隔了许久,一直沉默的苏梅才询问道:“你姐说的,是真的吗?”

    宋轻笑刚想否认,苏梅却又摆了摆手,作罢,“你姐说得对,你都26岁了,是个成年人了。既然都能带小傅回家,说明你心里是真的喜欢他。”

    what?这哪儿跟哪儿啊?都不对好吗?

    宋轻笑真是欲哭无泪。

    人家窦娥好歹是屈打成招,搁她这儿,就变成白捡一个男友?

    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失恋的是她,被强吻的是她,被逼着见家长的人,为什么还是她!

    厨房“逼认男友事件”算是暂时告一段落,虽然当事人宋轻笑全程没表态,但苏梅女士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已经将宋清蓝的话全都当真了。

    母女三人帮着厨房阿姨端菜上桌,打从宋轻笑一从厨房探出脑袋,傅瑾宴的眼神就不自觉的飘了过去。

    坐在他对面的宋华年默默的将这一切看进眼里,心里对这个年轻男人的赞赏又多了一些。

    菜都上齐了,宋华年坐在首位,苏梅挨着他旁边。

    宋轻笑原本是想挨着苏梅坐到傅瑾宴对面去的,却被宋清蓝给抢了位置。

    她只能一脸垂头丧气的往傅瑾宴那处走去。

    这男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搭对,原本好好的坐在位置上,偏偏等她走近了,突然起身给她拉座椅?

    神经病啊!宋轻笑内心咆哮,又不是去西餐厅,拉什么座椅啊!

    其余三人目光瞬间看向宋轻笑,她就算脸皮再厚,此时也有点撑不住的烧了起来。

    偏偏傅瑾宴还一副理所当然心甘情愿的表情。

    宋轻笑赶紧坐下,省的再出什么幺蛾子。

    一顿饭,其余人吃的倒是挺欢畅,谈笑风生,唯有宋轻笑一语未发,全程食不下咽。

    席间,不管宋家父母抛了什么样的问题过来,傅瑾宴都能一一应对,话语轻巧,分外讨喜。

    宋轻笑斜着眼睛打量他的表情,得,这厮把这个准女婿的态度拿捏的真是好,要不是知道两人是做戏,她还真以为自己白捡了个男朋友呢。

    还没来得及收回偷看的眼神,傅瑾宴突然夹着鸡腿放进她的碗里,眼神柔和,嘴边都是清浅的笑意,“好好吃饭,我不会跑的。”

    宠溺的话语响在耳边,宋轻笑听得想要原地爆炸。

    什么鬼!

    这厮肯定是故意的,把话说的这么暧昧,她现在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气氛陡然变得有些尴尬,宋华年假意咳嗽了一声,顺着傅瑾宴的话往下说,“小傅这话没错,笑笑,你今天吃的实在是太少了。”

    她吃的下嘛!要不是人是她看着带进来的,宋轻笑真有一种,这人是她爸妈硬塞过来的相亲对象的错觉。

    苏梅女士的目光好几次探过来,她都堪堪避过,实在是心虚啊。

    妈妈对傅瑾宴越满意,她心里越难受,傅瑾宴玩儿这么大,想怎么收场?

    宋轻笑这厢还在纠结,宋华年突然起身离开了座位,返回来时,手里赫然多了一瓶酒。

    她一瞧这阵势,不由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级别这待遇,完全是对待上门女婿的态度有没有?

    宋华年这几年身体不太好,医生不让他喝酒,宋轻笑几乎是下意识的劝道:“爸,医生不是不让你喝酒吗?”

    宋华年却笑的开怀,“今天我心情好,你妈也允许我破例一次。刚好小傅也在,正好能陪我喝两杯。”

    宋轻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宋华年却又揶揄道:“怎么?现在就怕我欺负你男朋友了?”

    才不是呢!她在心里大声的否认,可面上只剩一张红脸,怎么看怎么像在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