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又占我便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什么破土豪!说好的财大气粗呢!全都是资本主义家,小气!

    宋轻笑站在原地,瞪着傅瑾宴的后脑勺,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副颇为怨念的样子。

    傅瑾宴没听见动静,停下步子往身边一瞧,果然没人。

    他回头,眉毛微挑,看向宋轻笑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戏弄,“手机不想要了?”

    此话一出,宋轻笑立马没出息的敛去了所有的怒意,换了个嬉皮笑脸的讨好脸,“要!怎么不要!”

    傅瑾宴微垂了眼,眼底却是藏不住的喜悦,面上却继续揣着那副矜贵冷傲的模样,面瘫道:“还不快跟上来。”

    “得勒!”虽然在负债的基础上又添了新账,但想到自己也算因祸得福,拥有了一直想买的手机,向来心大的宋轻笑心情瞬间就变好了,乐呵得差点就要一蹦一跳了。

    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在返回车子的路上,宋轻笑小人之心的认为,她要是不夸夸傅瑾宴,他多半是要出什么幺蛾子。

    正想着时,她已经将嘴里那昧着良心的夸赞说出了口:“可真是劳烦傅先生费心了。”

    傅瑾宴回头睥了她一眼,显然不知她又是打的哪门子主意,面无表情的没有搭腔。

    宋轻笑却天真的以为自己马屁拍对了地方,继续加大火力,“虽然这钱还是由我出,但是傅先生您亲自为我爸妈挑选礼物的这份心情,还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闭嘴。”还没等宋轻笑把嘴里那些违心的称赞一吐为快,傅瑾宴就及时制止了。

    这臭丫头,不就是拐着弯的骂他?

    傅瑾宴见宋轻笑还有张嘴的趋势,一个恶狠狠的眼刀子甩过去,“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我立马收了你的手机。”

    宋轻笑识相的立马闭紧了嘴,按住自己的包,护住手机,那模样活像一个守财奴。

    没办法,谁叫她人穷志短呢。

    两人很快返回了车里,宋清蓝淡淡瞟了眼傅瑾宴拎着的礼物,眸中的情绪晦涩难辨。

    再说宋轻笑,她的反射弧可不是一般的长。挑选礼物和傅瑾宴打嘴仗的时候都没捉摸出什么,眼下离家越来越近了,她才有些后知后觉,宋清蓝为啥邀请他去家里吃饭?

    重点是!他就这么欣然接受了?

    宋轻笑觉得一定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导致她脑子有点蒙,她得理理。

    坐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第一天见面,吻了她好几次,现在已经是要见家长了?这节奏,坐火箭都不带这么快。

    怨念的盯着傅瑾宴的侧脸,这个男人,身为抢了自己前男友的小三的小舅舅,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坐在这里?

    许是宋轻笑的眼神过于怨念,傅瑾宴突然回了头,两人毫不意外的来了个四目相对。

    宋轻笑眼里纠结,情绪纷乱无章,傅瑾宴倒是面色平静,静若处子。

    两人就这么静静对视数秒,宋轻笑看着傅瑾宴深邃的眼,再一次为自己是个花痴颜控而颇为苦恼,不自觉又红了老脸,正欲别开眼神。

    原本离自己有些距离的帅脸,突然快速靠近。

    温软的唇突然触上了自己的额头,宋轻笑惊得只能睁大了眼睛,等反应过来自己又被占了便宜以后,才用力推开他。

    宋轻笑炸毛,粗暴的揉着额上被亲吻过的地方,气得已经忘了车上还有一个宋清蓝,大吼道。

    “傅瑾宴!你又占我便宜!”

    傅瑾宴却不为所动,甚至都没有看一眼暴躁的宋轻笑,目视前方,轻微的掀了下眼皮,“你这么深情的看着我,不是在暗示?”

    暗示你妹啊!他是不是眼睛瞎!她眼里明晃晃的纠结看不到吗?

    “我……”宋轻笑本想发作,又压下了,目前还不是暴走的时候。

    车开到了小区外,宋清蓝要去地下停车场停车,宋轻笑还想垂死挣扎,拽着傅瑾宴在门口下了车。

    两人站在小区门外,傅瑾宴两手拎满了东西,她殷勤的想去帮忙,却被拒绝了。

    深呼吸一口气,情绪稳定了,她才再度凑到他身边,“你真要去我家?”

    “上门礼买来玩儿的?”傅瑾宴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宋轻笑气急,心不甘情不愿的碎碎念,“虽然我是欠了你钱,签了卖身契,但仅限于给你当秘书,可没包括还得假扮你女友啊。”

    傅瑾宴却扯了下薄唇,语气有点欠揍,“你说错了。”

    嗯?宋轻笑不明所以。

    “是我在假扮你的男友,说到底,我是在帮你的忙。”

    纳尼!有他这么倒打一耙的吗?怎么就成了帮她的忙了?

    宋轻笑还想反击,可宋清蓝已经停好了车返回来,瞧着两人还在小区门口磨磨唧唧,脸色很不好看,“宋轻笑你属乌龟的吗!到家门口了还能这么慢。”

    宋轻笑一边应着,一边以三步当一步的龟速往自家方向移动,傅瑾宴倒也不着急,尾随其后。

    宋清蓝一个人走在最前面,偶尔回头瞪宋轻笑一眼,她脸皮厚,当做没看见,仍然走的极慢。

    可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回家的路就只有这么长,就算宋轻笑再慢,路也很快到了尽头。

    再转一个角就到家了,宋轻笑猫着身子在拐角处探头探脑,果然不出所料,看到了正在家门口四处张望的亲妈——苏梅女士。

    原先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可当宋轻笑真看到怒气外露的苏梅女士以后,她忍不住又要打退堂鼓。

    身体永远比大脑诚实,大脑还想着时,身体已经自动往后退去了。

    一双大手却突然抵上她的后腰,推着她,一步步的被迫的朝着“危险源”靠近。

    宋轻笑还来不及挣扎,苏梅女士已经转过了头,正好活捉一只扭捏的小白兔。

    “你别推我,我自己会走。”她脸上挂着笑,却侧着脸没好气的冲傅瑾宴撒气。

    傅瑾宴倒也没废话,松了推在她后腰的手,收拾了下脸上的表情,对上了一脸好奇打量着他的和善眼神。

    宋清蓝此时已经走到了苏梅的身边,破天荒的挽住了她的手臂,唇角竟还带了点笑,瞧着走近的两人,自顾自介绍起来,“阿姨,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笑笑的男朋友,傅先生。”

    “阿姨您好,我是傅瑾宴。”

    宋轻笑悄悄翻了一个白眼,啧啧啧,瞧瞧这幅道貌岸然的模样,跟占自己便宜时简直是判若两人。